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鬼故事 -> 《我是阴阳人》我天生能看到鬼,遇到的也和你们不同 -> 正文阅读
 

[鬼故事]《我是阴阳人》我天生能看到鬼,遇到的也和你们不同[第1页]

作者:灵灵七七2016  更新时间:2017-05-15 22:30:04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我出生的时候,像大多数孩子一样,重六斤五两,身体特征良好。
    我生出来第一天,便被妈妈扔到了路边的花圃里,靠吸食一朵山茶花滴下的水珠活了三天三夜。
    当时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的雨,而我幸好被放在山茶花的花丛里。
    那年,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气温是二摄氏度。
    是我现在的父亲喝醉了酒,骑着自行车翻在了我的身边,看到了我。
    父亲后来告诉我说,看到我的那一刻,昏暗的路灯照在我的眼睛上,亮晶晶的,没有一丝泪水。
    父亲以为我是一个哑巴,后来把我送到医院的时候,还一再要求医生检查一下我是不是一个哑巴。
    后来医生说我一切正常,就是有一点点的感冒发烧,还有营养不良,父亲当时惊异地看着我,一直想不通为何我一个刚出生三天的孩子呆在那种地方竟然不哭不闹?
    长大以后,父亲还拿这个事津津乐道,说我就是为他生的。
    父亲没有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当年遇到我时,不过才五十岁。
    他把我当成了他一生中最宝贝的女儿,尽其所能给我一切,除了母爱不能给我,别他孩子有的,我几乎也没有缺什么。
    慢慢的,我长到了六个月。
    后来父亲说,那天他刚从工地上回来,一身的脏,脸上全是泥,手上脚上也全是泥,因为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而我一直就被他关在一个木制的轮椅中,在轮椅上放着一个塑料水杯,里面放着白糖水。
    父亲出去一天才回来,因此,那个时候,我几乎一天到晚就靠着那瓶白糖水来维持生命。
    那晚,父亲回来之后,急匆匆地打开家门,拉亮电灯,然后便看到了我。
    而此时的我正坐在床上,脸上充满了笑容,似乎正与什么人说话,而且,在我的面前,竟然有一杯牛奶!父亲说,当时看到那杯牛奶的瞬间,头皮都麻完了,因为装着那杯牛奶的杯子,是他几年前随手扔到了后屋里的一个红卫兵时代的水杯,上面还写着“工农红卫兵”五个毛体字,还有两个头像,一个是工人兄弟,一个是农民姐妹。
    水杯明显刚从泥土里挖上来的,还带着泥印。
    可明明水杯里的牛奶却是真的,而且还十分新鲜,似乎刚从奶牛身上挤下来似的。
    父亲说,当时我就当着他的面拿起那杯牛奶,一口喝光,还伸出小舌头来,舔了一下小嘴巴,突然说道:“爸爸,爸爸,还喝。”
    父亲说,当时他吓得就往门外跑去,而且还边跑边大声呼救,引得所有的邻居都跑过来看个究竟。
    父亲说,虽然他从未真正生养过孩子,但也从邻居朋友亲戚那里了解过,一般孩子都会到一岁左右才会开口叫爸爸的,当然七八月时也可以发出一些简单的音符,但十分模糊的。
    而我当时只有六个月,还说得十分清楚,并且还不是一个简单的音符,而是一整句话:“爸爸,爸爸,还喝。”
    联想到那杯牛奶,父亲竟吓得叫来了左邻右舍,一起挤到我家里,然后便听着父亲一遍一遍的述说着这件怪异的事情。
    首先,我是如何从那张木轮椅上爬到床上的?
    父亲说,当时他发现那个木轮椅离床有三米多远,而且明显是被人推放到角落里放着的,到底是谁把我从那个木轮椅上拿出来又放到了床上的?
    其二,如果是我自己从木椅子上出来,再爬三米远,那又是如何爬到床上的?毕竟当年那张床足足有一米高,而当时我的身高不过才七十多公分。
    其三,到底是谁从屋后面捡回来这个杯子,然后再倒进如此新鲜的牛奶的?
    其四,这些牛奶到底从哪里来的?因为我们家是在南方,根本就没有人养奶牛,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父亲就这四个问题与邻居们探讨着,各种猜测,各种理由都深挖出来,但没有一个理由可以完全的解释清楚,最后,终于村里的一个道公说了一句话:
    “或许是谢灵灵的奶奶回来了呢?”
    谢灵灵就是我。
    我的奶奶自然便是父亲的母亲李氏,在还未捡到我之前三个月便过世了。
    距离发生这件事不过才九个月而已。
    父亲说,当时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些邻居似乎都明白了什么,纷纷逃离我们家,从此,一直到我长大,我们家里,从未来过一个邻居。
    这个定论对父亲的打击极大,不是因为他老妈回来,而是因为觉得我可怜,他决定给我找一个妈妈,不用出去干活,只在家照顾我就行。
    于是接下来,我父亲便背着我到工地上干活,顺便找人介绍个女人,条件很简单,只要是个女人,能做饭给我吃就行。
    当时我不知道父亲干的那些活叫砌房子,只知道父亲一遍一遍的拿着一块四方的东西往墙壁砌,然后渐渐的,就出现了一面墙壁。
    我不停的在他后背上踢腿,不停地用手打他的后背,后来,干脆就用啊尿来抗议。
    因为当时我真的好难受,被他一直这么勒着,他一俯身,我就得倒挂,他一直身起来,我就又晃一回,如此反反复复的,我真的是受不了了。
    但当时便只会说几个简单的音符,所以,父亲一听到我发出:“爸爸爸爸”的音符时,就知道我累了,于是又把我解下来,放在潮湿的砖头上,倚在墙壁上坐着,再给我用绳子挂着那瓶白糖水,插上一根吸管,塞进我嘴里。
    女人一个一个的来到我家相亲,但不知为何,看到父亲时都是挺满意的,一看到我,就全都脸色大变,转身就走,连饭也不吃了,有时候,父亲说,有些来得远的,想给她们一些路费回去,她们都不要,直接就跑了。
    父亲一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看着我一切都十分正常,一脸的纯真美丽,一笑起来,更是十分的甜美。
    到父亲死的时候,一直也没有想明白这个事,还一直把这归为他的命,他说他命中只有女儿,没有老婆,因此,他认了。
    其实,长大以后,我一直想嫁给父亲的。
    特别是了解到父亲因为我而一生未娶时,我更是十分的感动,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
    我就这样一直陪着父亲在工地上日晒雨淋的,渐渐的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学会了吃东西,然后在我三岁的时候,父亲终于把如木炭一样黑的我放进了村里一所私立幼儿园。
    幼儿园的老师是我的一个邻居的媳妇,长得很漂亮,据说原来是一个老师,后来爱上了我的邻居,便一起回到村里生活,可是生活一段时间后,又觉得干农活太辛苦太累,便将她家一间老屋清理出来做了幼儿园。
    当时村里的孩子都不去那里上,宁可花多一倍的钱也要到镇上去上。
    因此,整个幼儿园里,不过才四个孩子。
    父亲说,当时一看到在家门口竟然就有了幼儿园,也不管那老师有没有水平,便第一个报名去了。
    父亲因为实在是到处奔波,因此便多给了那个老师一百块钱,负责我晚上吃饱睡觉。
    其他孩子一到晚上五点钟左右便由父母或者爷爷奶奶领回去了。
    经常便只有我和那个老师呆在那里,一直等到天黑许久才看到父亲回来接我。
    我当时开始有些记忆了,就记得那个老师的脸四四方方的,十分大,像一块煎饼,别人都说她漂亮,但我看到她,一直就想到的便是煎饼。
    也许是父亲曾经为我煎过一张饼的缘故,我当时一边吃着那张饼,一边看着那个老师,就觉得是在吃那个老师的脸一样。
    奇怪的是,我这么想着,吃完了那张饼之后,真感觉到老师的脸不见了一块。
    当时我记得还问过老师,说她的脸什么会缺一块肉?
    老师气得打了我,还在我父亲来时,告了状,说我古古怪怪的,不知道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过后,父亲第一次生气地骂了我。
    当时我不过才三岁而已。
    可我真的就有了这个记忆。
    而且到了我六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那件事当时十分的轰动。
    父亲说,当时他听到这件事时,竟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我三岁时对那个老师说的话,联想到我六个月时发生的那件事,父亲当时便决定带我去算一次命。
    就是那次算命,几乎毁掉了父亲。
    这是后话了。
    暂且不说。
    当时在幼儿园里,其时发生了许多事,这些事都是父亲后来跟我说的,还说,哪怕所有的人都说我是个怪物,但在他心里,他永远将我当成他的宝贝。
    我从三岁的时候起,每天晚上回家,最最喜欢听到的,便是父亲叫我叫做——宝贝。
    我是父亲的宝贝。
    父亲也是我的宝贝。
    我爱你,父亲。
    这部自传体的小说,便是送给父亲的礼物,愿父亲在天堂里,安息,幸福,快乐……
    幼儿园里连同我算在一起,就只有四个孩子。
    父亲说,当时有三个女孩一个男孩。
    那个男孩子长得挺壮的,家里也不是没有钱,而是他父亲一直不重视这个男孩子,好像不是他亲生的,是捡来的。
    但事实上,那个男孩子真是捡来的。
    父亲说,男孩子的父亲已经生了六个女儿,到最后实在是生不出来了,便去到大城市里的妇幼医院里打工,终于有一次被他撞上了一个年轻女孩子跑到厕所里生下了一个男孩子,然后那个年轻女孩便跑了。
    当时那男孩子的父亲急忙抱上那孩子就跑了,一路跑回到家,生怕别人说他偷来的,因此是走走停停,七拐八弯,从大城市里回到我们这里,不过是五百里路,竟用了大半年时间。
    结果,那男孩子刚进家门,当晚便克死了那男孩父亲的老婆,剩下六个女儿加他一个儿子,所有的重担都压在那父亲的身上,从此便对那男孩子另眼相看了。
    后来男孩父亲又娶了一个老婆,一下子就生出两胞胎,全是男的,这样一来,男孩便成了多余的存在了。
    再后来便开了个商店,渐渐有了钱,到男孩子进幼儿园时,他们家成了全村最有钱的人。
    按理说,应该把他送到外面的幼儿园去的,但他父亲一直没把他当真儿子看,便索性让他呆在村里的幼儿园,学不学习的都无所谓,只要不死就成。
    父亲说,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男孩每天总是针对我,一看到我就想打我,而且打起来都特别的狠,每天我都是伤痕累累的回到家里,不是小手臂肿了,就是小腿儿破了皮,要不就是被扯掉几根头发,要不就是屁股被踢了几脚。
    父亲每次都和那个老师交涉,老师说了,就这么点钱,她只能负责教认字,哪里管得这些。
    于是只好去找那男孩的父亲。
    结果他父亲冷冷说道,要不,你把他杀了?我还要送你一块锦旗!
    父亲没有办法,便亲自去威胁那个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在父亲面前就像一个温顺的绵羊,但只要父亲一走,就更加对我狠,有一次甚至就用那只铅笔插进我的下面去,痛得我哭了一整天!
    这件事一直没有办法解决。
    大概过了三个月左右,有一次我和那男孩子都因为父母没有来接,便一起呆在教室里玩耍。
    老师就在里间煮饭菜,也不管我们两个。
    这时,其时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
    外面黑乎乎的,里面开始亮起了灯。
    我饿得有些受不了了。
    便到老师里间想找些东西吃。
    但那个男孩子一直就拦着我,不给我往里走。
    还伸手出来一把推倒了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模模糊糊的印象,我当时嘴里不知道嘟嘟哼哼地念着什么,当时心里实在是太恨太恨他了,就希望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一定要给他两巴掌!
    就在我刚想这样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男孩子啊一声惨叫起来,然后整个人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老师在里间炒着菜,根本不理。
    我则有些害怕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就喊痛了。
    这时,我才看到了一个黑影,就站在那男孩的身后,冷冷地盯着他,他一站起来,那黑影就拧他,然后就推他。
    于是,那男孩子又一次倒在地上,哭得那个声音像打雷一样。
    终于,老师听到了哭叫声,跑出来,扶起那男孩,冲到我面前,便给了我一巴掌。
    当时的疼痛,是我有生以来最最痛的一次,因此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种感觉。
    这是我三岁的时候被打的最痛的一次,甚至比被那男孩子用铅笔捅我的那下面还痛得多。
    我哇哇大哭。
    老师便骂我,说我一个女孩子,竟敢打男孩子,以后长大了肯定没有人要的了。
    还说再哭,就把我扔到外面去,让鬼把我捉去。
    我当即就停了。
    后来父亲说,当晚他来接我的时候,那老师便向他告状,说我打了那个男孩子,还把他的手臂什么的拧得都几乎掉了皮。
    父亲不信,一向都是我被打的,我什么可能打他?
    但当晚,那个男孩子的父亲便领着那男孩气冲冲地来到我家,看到我,便一掌打了过来,将我直接打飞出去。
    父亲当场便和那人打了起来,结果那人又叫来了三个男人,一起打我父亲。
    最后,父亲被打得断了一只手,但还得赔他们三百块钱医药费。
    父亲的左手臂就是这样落下残疾的,一直到老了,还经常在下雨天疼痛。
    我小小的心灵,便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变得阴毒起来。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
    当时也没想到能怎样报仇,就是想着在幼儿园里去欺负那个男孩子,最好每天都让那个黑影来拧他一次。
    结果,一到他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那个黑影便出来拧他,甚至还叉他的脖子,我是亲眼所见,但我就是不说。
    那个男孩子的父亲到最后都已经是拿我和父亲没有任何办法了。
    父亲说,他相信我,绝对不可能把那个男孩子打成这样的,但这样一来,那个男孩子再也不敢欺负我了。
    这反而让父亲更加放心。
    但父亲还是觉得这件事太过奇怪,总是逼问我什么回事。
    我一直没说。
    我怕说了,那个黑影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那样的话,那个男孩子又会来欺负我了。
    不仅父亲觉得奇怪,连那个老师都觉得奇怪,有一次故意留下我们两人呆在一起,等到夜幕降临之后,偷偷从里间看出来。
    我一直呆在一边玩着一只小皮球,那男孩子一个人玩得无聊之后,便想过来找我跟他玩。
    我懒得理他,便用手一推他。
    谁知道,这个时候那个黑影出现了,扬手用力打在那男孩子的脸上,十分的响。
    那男孩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半边脸竟变黑了。
    那老师目瞪口呆。
    她明明看到了一切,我只是轻轻一推而已,甚至于根本就没有碰到那个男孩子,可那男孩子竟然就受了重伤了,整个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老师吓得跑出去,叫来那男孩的父亲,最后自己也说不清楚,只好又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
    父亲说,那一次,他要不是动了菜刀,估计我就被打死了。
    但从那以后,那个老师不敢再把我们两个单独放在一起了,于是便相安无事了半年左右。
    这时,好像是放假了,幼儿园不开门了。
    父亲十分头疼,因为他正好接了一个工程,要离家很远,半个月都不一定能回来一次,可是我才三岁多一点,总不能带在身边的。
    他思来想去,决定把我寄养在我小姑家,当时小姑家很穷,住得比我们还更山,就靠种些玉米,养些羊,养些猪和鸡换些大米来吃。
    父亲其时不想让我去那里的,因为知道小姑家已经十分困难了,养着三个孩子,每一个都饿得皮包骨头的,若再加上我,估计更难了。
    父亲把我带到小姑家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三个表姐,她们长得比我高得多了,一个最大的十岁,一个是八岁,最小的一个,是六岁。
    她们穿得十分的破烂,脚上根本没有鞋子穿,当时我记得一眼看到她们时,她们看向我的眼光都是恨。
    我有些害怕,不想和她们在一起,便紧紧地捉着父亲的手,死活不松开。
    小姑这时候从房里走出来,像一个小老太婆一样,咧嘴对我一笑。
    我心里一惊,竟然看到了那一排牙齿里渗着血,似乎刚吃了人肉出来一样。
    小姑手里拿着两个大大的红蕃茄,递给我一个,另一个已经咬了一大口,笑道:“哟,小美女,怕什么呢,来来来,吃一个山里的大蕃茄,又甜又香。”
    父亲看到我还在犹豫,便从小姑手中接过来,先小小的咬了一口,再递给我,对小姑说道:“灵灵从小就不吃别人给的东西,除非我先吃一口。”
    我鼻子里闻到了一缕清香,从那个大红蕃茄那小口里飘出来,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抬头看了看父亲。
    父亲抚摸着我的头,笑道:“吃吧。”
    我张开小嘴,便咬了一口。
    哗,那种清香,至今过了几十年,我还没有忘掉,淡淡的,甜甜的,香香的,还有一点点微酸,真是人间绝品。
    后来我才知道,那种蕃茄完全就是天生天养的,就长在山里,因此比人工种出来的又大又甜。
    不过,我自从在小姑家吃到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吃过了,我人生中唯一能吃到的便只有那一次那一个。
    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我只在小姑家呆了不到三天。
    父亲还是在我的哭喊声当中依依不舍地走了。
    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小姑家里。
    几个表姐轮流着哄我,逗我,但我还是哇哇大哭,到后来,家里便只剩下了我和小表姐,大表姐和二表姐都和小姑上山砍柴去了。
    我呆呆地坐在小姑家的门坎上,望着父亲离开的方向,手里捉着那个甜美的蕃茄,泪流满面。
    渐渐的,天色黑了下来。
    小表姐一直不理我,自己找她的小伙伴玩去了,丢下我一个人孤伶地坐在那里。
    我再也不觉得那个蕃茄有多好吃了,但我又舍不得扔掉,那上面,至少有父亲的一排牙印,一小口的回想。
    小姑家门前有一个水潭,十分清沏,绿绿的水,上面有三只小鸭子在游鸢。
    水潭靠近岸边有一块大石头,表面有些平坦,许多孩子就是从那里跳下水潭游泳。
    黄昏的时候,那里便热闹起来了,许多哥哥和姐姐都从那块大石头上跳入水潭里,戏水,打水仗,玩得开心极了。
    小表姐从外面跑回来,一把抱起我,边说道:“表妹,我们也去游泳。”
    我当时并没有害怕,反而觉得好玩,我从来就没有游泳过,更没有像这些哥哥姐姐一样,那么开心。
    我和小表姐来到了那块大石头上,小表姐三两下脱光衣服,赤条条的,便跳进了水潭里,然后冒出头来,对我说道:“灵灵,你就坐在那里看,千万别下来啊,我去玩了。”
    然后她便像一条小白鱼一样游向了远方,白白的身子和绿绿的水相辉映,令我都看得呆了。
    只见那绿绿的潭水里都是这样一条条赤白白的小身子,游着,打着水仗,水花飞溅,笑声悠扬。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一直都无法忘记,三岁多的记忆里,几乎是空白的,但这个场景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从来就不知道还可以这样玩耍,从来就不知道离开了我的家还可以看到那么多的小伙伴,我如同一个刚从山洞里出来的人,乍然看到了一片美景,因此那个场景便永久地留存在脑海里了。
    天色黑了下来。
    但那些玩耍声还在不断地飘荡在这群山里,我开始有些害怕了,站在那块石头上,脚步向前迈了几步,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边缘,然后对着水潭里不停地大哭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感觉后面有人推了我一下,我整个人便掉落进了水潭里。
    我在水里奋力地挣扎着,不停地喝着水,水很凉,水下黑乎乎的。
    我一路下沉,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个红色的蕃茄,想哭,但水一直往嘴里嚾,最后,我开始迷糊起来了,感觉到肚子大大的,里面装满了水。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白白的身子向我游过来,然后一把拉住我的手,奋力向上拉去。
    我出到水面的时候,看到有许多的小手从上面向下伸向我,将我从水里拉到了石头上面。
    然后我不停地吐着水,应该是有一个大人将我肚子里的水压出来了。
    感觉十分难受。
    想哭又哭不了。
    听到许多声音在着急地问着什么,然后,便听到了小姑的声音。
    “灵灵,灵灵,灵灵,你醒醒,醒醒啊!”
    我终于醒了过来,看到小姑的脸,顿时哇哇大哭。
    这时,我听到有人大叫一声:“珍珍呢?上来没有?”
    珍珍便是我的小表姐,小名叫珍珍,大名我忘记了。
    小姑发了疯地尖叫一声,放下我,扑进了水潭里。
    然后便听到更多的扑水声和纷纷扬扬的呼叫声。
    小表姐为了救我,自己却沉入了水底,但水潭极深,几乎是深不见底的,因此当晚下去了许多的大人,都找不到小表姐。
    第二天早上,终于找到了小表姐的尸体。
    她双手呈托举状态,小小的白白的身子瘦皮包骨,眼睛紧紧地闭着。
    但奇怪的是,她的身子竟然还是软的,似乎还有温度。
    这让当时所有的人都觉得惊奇不已。
    于是决定找来当地的道公,来给小表姐做法,企图救活她。
    大人们忙活着。
    傍晚的时候来了一个道公,拿着一面锣,敲一下念两句,围着小表姐的身子越走越快,到最后就是跑了进来,跑得气喘吁吁,泪如雨下。
    没有人理我。
    我这个时候又累又饿,经过之前的惊吓,更是觉得很冷,便将手中的红蕃茄吃了,突然便想起父亲来。
    越想就越想,后来就哇哇大哭起来。
    小姑和两个表姐此时都伤心得要死,看到我竟然还在那哭着找爸爸,二表姐气得过来,踢了我一下,骂道:“都是你这个怪物,才来我家一天,就害死我妹妹!你还哭?”
    说完直接就一巴掌拍在我脸上。
    我脸上火辣辣地疼,哭得更加厉害了。
    大表姐也过来,双手一叉我的小身子,气愤愤地说道:“看我不把你扔回潭里去!你还我的妹妹来!”
    我边哭边挣扎,却哪里阻止得了大表姐。
    幸亏小姑跑出来,一掌打在大表姐手上,抱下我,骂了大表姐几句,才把我救了下来。
    当晚便宣布小表姐没有救了,放入了小棺材里。
    道公说要等到明天上午才能封棺,而且等到明日午时才能出殡,然后就走了。
    我记得当时小小的堂屋里,都是哭声一片。
    小姑双手扒在棺材上,嚎啕大哭。
    两个表姐也是哭个不停,不时还用仇恨的目光看向我。
    所有的人都走了。
    便只剩下我,还有小姑,两个表姐。
    漆黑的夜色似乎有些凄凉,连吹进来的风都有一股阴冷。
    我感觉到十分的冷。
    这时,我突然看到了一道黑影,就在屋里的上方,轻轻地飘来飘去。
    黑影似乎怕光,因此总是躲在那些暗处,但不知为何,我却可以看到。
    黑影突然对我一笑,然后做着一个奇怪的手势:关灯。
    它在叫我关灯?
    我就站在开关旁边,伸手便可以拉下开关,这些简单的开关灯的动作在家里经常做的。
    那黑影十分着急,动作很快,并且不容置疑,就是要我马上关上灯。
    它还指了指棺材里。
    我当真明白它的意思了:关上灯,我来救你的小表姐。
    我一喜,毫不犹豫地拉了一下绳子。
    “叭”一声响。
    屋里顿时漆黑一片。
    然后便看到那个黑影迅速地冲下来,化成一缕风,钻进了棺材里。
    一阵阵尖叫声响起来。
    两个表姐的尖叫声里充满了恐惧。
    而小姑的尖叫声里同样如此。
    我却笑嘻嘻道:“小姑,表姐,不要怕,有一个人来救小表姐了,是它叫我关灯的。”
    现在想来,我当时一点都不觉得那个黑影有什么值得害怕的,甚至觉得它比两个表姐还好。
    我的心当时是温暖的,如同见到了亲人一样。
    “灵灵,你发什么颠,快开灯,快点!”大表姐愤怒地吼叫道。
    但这时我还没有看到那个黑影叫我开灯,因此并没有听大表姐的话。
    我说:“真的,那个人说了,他可以救小表姐的,他现在就在小表姐的棺材里呢。”
    “啊——”
    三声尖叫声从小表姐的棺材处尖利地响起来,然后便听到三个脚步声冲向我。
    我以为她们是要来开灯,谁知道竟是夺门而跑了。
    丢下我一个人在那里。
    但我真的没有觉得害怕。
    我定定地看着那个小棺材,终于,看到了那个黑影从棺材里一掠而出,对我做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动作,然后呼一下,化成一道阴风飞走了。
    我吧嗒一下打开了电灯。
    屋里顿时明亮起来。
    这时,从屋外涌进来许多人,有男有女,两个表姐和小姑走在人群中间,他们手里拿着斧头菜刀扁担等东西,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屋里走进来。
    我突然觉得他们实在太胆小了,竟然怕成这样,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突然,棺材盖被从里面推开了。
    小表姐一脸茫然地从里面站了起来,问道:“你们在干嘛?”
    所有人都吓得当场昏倒在地上。
    我咯咯大笑起来。
    累死了,休息一会,大家踊跃留言啊,否则没动力更了。
    这件事后来据说曾经轰动了我们那一片方园几百公里的地方,但我当时还小,根本没料到这件事影响会如此巨大。
    父亲后来说,小表姐最后还是因为这件事而自杀的,小表姐十九岁的时候,正是青春萌芽之时,喜欢上了一个镇上的小伙子,两人热恋了。
    当时小表姐已经在家务农,也经常在外面打工,长得又漂亮,水灵灵的。
    后来双方父母见面,说着说着,竟说到了当初小表姐死而复生的事,对方父母听到这个漂亮的小女人竟然曾经死过两天,当即吓得就带着儿子跑了。
    因为那个时候,各地方将小表姐死而复生的事传得神乎其神,都说小表姐一定是鬼上身了,现在的小表姐根本不是人。
    小表姐当晚便绑了一块石头,将自己沉入了门前那个水潭,至今也没有找到她的尸体。
    唉……
    没想到我当年救下她,却也没有能让她幸福,最后还是回归到那个水潭中。
    不过,经过小表姐死而复生一事后,我终于在第二天见到了我的小姑父。
    他一直在外面打工,后来听说小女儿出事了,才匆匆赶回来。
    他长得极瘦,身高不到一米六,见到我的第一眼,便是两个巴掌!
    我真不明白我不过才三岁多一点,他怎么就舍得用那么大力气抽我?
    我记得当时我哭哑了喉咙,最后看到他们一家人就跑。
    我真是太怕他们了。
    一个一个都拿我来出气。
    可是,我才跑出门外,便被小姑父抱了起来,然后扛起一把锄头,就向山里走去。
    小姑当时应该是追了出来了,我至今还是有一点点印象的。
    小姑拦着小姑丈,跟他来抢我。
    但她被小姑丈一拳打倒在地上,然后再一脚,踢飞了出去。
    我就不明白了,他一个小猴子一样的人怎么力气那么大?
    不过,当时我真的好紧张,不知道小姑丈要拿我去哪里,为何小姑那么疯狂的拦着?
    最后,在我的哭喊声中,我被小姑丈带到了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
    这里满山都是一个一个的小山丘,像一个一个的馒头。
    我当时真的是饿了,来到小姑家三天了,就吃了一个大番茄。
    我看到小姑丈在挖一个坑,便小声说道:“我饿了。”
    小姑丈回头冷笑一声,说道:“再过一会就不饿了,而且永远也不会饿了。”
    我当时很高兴,看着天空。
    天空很蓝很蓝,一轮太阳照在中央位置上,蓝天上飘荡着一个个如同馒头一样的白色山峰。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水田,我第一次在小姑家看到这样开阔的地方,此时我们站在半山腰上,蚊子老是过来盯咬我。
    “我饿了。”我再一次告诉这个小姑丈,真不明白他挖这个坑是来干嘛的。
    “好了,马上给你吃东西。”小姑丈十分认真地说道。
    然后真的就从怀里掏出两个白白的馒头出来,递给我,说道:“吃吧吃吧,再什么说,我也是你的小姑丈,吃饱了好上路。”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接过馒头,便疯狂地咬了起来。
    又香又甜。
    我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每一个都咬上一口,然后小心地看着小姑丈,发现他并没有要抢我馒头吃的意思,才放心地吃了起来。
    这时,我似乎听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小姑的声音,我侧耳听了一下,忍不住说道:“小姑。”
    小姑丈突然对我冷笑道:“我们不要让你小姑找到好不好?我们玩一个游戏,你躲在这个坑里,然后不要出声,让你小姑找不到你,然后,我再带你回家给她一个惊喜,到时候,小姑一定给你吃鸡腿。”
    鸡腿?
    “我吃过鸡腿的,很好吃的。”我说道。
    小姑丈笑道:“所以啊,千万别让小姑找到你,否则你就吃不到鸡腿了。”
    “那好吧。”我看了一眼那个坑,比我高了许多,此时露出湿湿的泥块在上面。
    小姑丈笑着,抱起我,将我放进了坑里,然后拿起铲子,对我说道:“我先把你埋起来,不给你小姑找到,你千万不要出声,明白吗?”
    我当时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恐惧。
    我抬头看着天,看着小姑丈,哇哇大哭起来。
    可是,我等来的,却是无穷无尽的泥土,是那些带着芳香气息的泥土。
    这个画面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如今过了几十年,我想起来依然浑身颤抖不止。
    我无数次从梦中醒来,就是因为这个场景每隔几天就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读大学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和同学们一起睡在宿舍里,因为她们都被我的惊叫声吓醒。
    后来我只好自己去外面租了一间小房子住。
    我竟然被小姑丈活埋了!!
    我当时三岁多点。
    我渐渐失去了光明,渐渐失去了知觉,感觉到全身被一层重重的泥土压迫着。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死去的时候,突然身上的泥土有了一些松动,一缕缕阴冷的风从上面往下吹,我竟然又能呼吸了,虽然空气还是很稀薄。
    而且,我也看到了光亮,虽然是一层朦胧的月色。
    我看到了几道黑影站在我的上面,时而化成风离开,时而化成磷火点亮。
    我突然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过一会,那几道黑影又再一次出现,它们手里拿着一些草,很肥嫩的草芽,递给我吃。
    我接过来,吃了起来,有一种甘甜的味道,最主要是,我真的已经十分口渴了。
    它们见我吃完一根,又化成风走了,不一会,又拿来三四根,我一根一根的吃完。
    我觉得它们就像是我的朋友,亲人,而小姑丈他们一家人,却像是我的敌人。
    它们看到我吃完了,便露出了小小的笑容,其实它们的身子极小,看来和我也差不多的。
    我吃完了草芽,便安安静静地看着它们。
    它们也静静地看着我,都没有任何声音。
    我看到天空中一轮明月升在半空之中,月光照进了我的小坑里,而它们在月光中似有若无,风吹来就走了,然后不知过了多久,才又一次出现。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它们早就不见了。
    我却看到了天空上的太阳。
    我知道,我终于没有死。
    我现在十分感激那几个黑影,但我一直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只知道,它们的家就在我的坑边。
    我吃完手中的馒头,终于有了些力气,然后挣扎着想推开那些身上的泥土,但才推开一点,却又落下更多,反而是将我又重重地压上了。
    后来我再也不敢动了。
    至少,这样子我还可以看到天空,看到太阳,看到月亮。
    我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嘴巴里此时都塞满了泥土。
    就这样,天亮了又黑。
    天黑了,那几个黑影又再次出现,它们依旧给了我一些草芽。
    如此过了三天三夜,终于我听到了一声绝望的呐喊声:“灵灵!灵灵!灵灵!”
    竟然是父亲的声音。
    我的泪水无声地流淌着。
    虽然哭不出来,也无法应答,但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阵的挖土声。
    再接着,我看到了父亲的双手。
    好温暖的手。
    那么大的一双手。
    我至今还记得,那双手上都是血,没有一片指甲。
    还沾满了泥土。
    我听到了父亲那悲伤的哭声:“灵灵,灵灵,你不能死啊,你是我的宝贝,你可不能死啊,爸爸来晚了,来晚了,灵灵!”
    我在心里激动得想叫起来,我只想说,父亲,我终于等到你了。
    父亲把我挖起来后,看到了我的眼睛竟然满是泪水,而且一直死死地盯着他,他还以为我是死不瞑目,然后紧紧地抱着我,大哭不止。
    父亲后来说,当时他真的就以为我已经死了,然后已经决定陪着我一起去死了。
    可是,后来他感觉到一双小小的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他全身大震。
    然后才看到其实我还活着,只是嘴里塞满了泥土而已。
    他小心地掏出我嘴里的泥土,终于听到了我的哭声:“爸爸!爸爸!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父亲每次说起这件事都会泪如雨下,就在他离开人世的那一天,最后说的还是这件事,他一直不停地对我说抱歉的话,一直不停地说,差一点点就失去了我。
    从此以后,父亲再也不让我离开他的视线了,这样一直到我上小学一年级。
    累了,明天见
    今天继续
    我第一次背上书包时,心里真的好激动好激动。
    我不停地问着父亲:“那里是不是有许多的同学?是不是不只是四个同学?我会不会找到一个好朋友?他们都会很喜欢我的吗?那些同学是不是都很漂亮……”
    父亲一一为我解答,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的。
    “有好多好多的同学,每一个人都会很喜欢我的宝贝的,他们也很漂亮,但没有一个比得上我的宝贝……”
    父亲踩着一辆自行车,在后座上垫上一层破布,把我放上去,带着我,走向了位于镇上的中心小学。
    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同学,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我看到了好多女孩子比我穿得漂亮得多了,每一个都像一个蝴蝶。
    我看着自己身上那么老旧的衣服,如同气泡破碎了似的,从走进校门的那一瞬间,就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起来看别的同学了。
    后来,我分到了一年级五班,在我们班的窗口外面,可以看到一张大鱼塘,昨日刚刚下了一场雨,因此那个鱼塘的水十分的混浊。
    鱼塘里不时掠过一只小麻雀,轻轻鸣叫一声,一掠而过。
    鱼塘边有一棵歪着树干的龙眼树,树上早已经没有了龙眼,但却有一窝鸟巢在池塘上方的一根树丫上。
    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是一窝刚生了小鸟儿的麻雀窝,我在家里的后山上经常看到的。
    第一节课,我完全就没有听进去,便只是一味的看着窗外。
    第二节课,上的是语文课,老师是一个胖胖的女老师,长得一脸凶相。
    第三节课,是数学课,老师是一个又黑又瘦的女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她似乎特别喜欢让人上黑板上去写答案,于是整节课都几乎是听到她在点名,终于,我的名字也被她点到了。
    “谢灵灵,你上来写一下这个算式的答案。”那个老师瞪着我,说道。
    我有点紧张,浑身燥热,眼睛看着黑板上那个式子,大脑里一片空白。
    “谢灵灵,你耳朵是聋了还是什么?没听见老师的话吗?上来!”那个老师的脸更加的黑了。
    语气十分的生气。
    我怯怯地站了起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讲台,然后接过老师递给我的粉笔,看着台下几十个同学乌黑发亮的眼睛看着我,我心里真的十分的紧张。
    我想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喜欢我,可是,我从没见过这道题目,根本不知道什么写。
    “你们在幼儿园不都教过了吗,这么简单一道题都不会吗?”老师的声音更加的大声了,语气里甚至有了一丝的鄙视。
    我低下头,十分紧张地拧着自己的衣角,脸感觉火辣辣的。
    台下开始起哄,一个男同学站了起来,大声叫道:“她是从葨樌村来的,没上过幼儿园的,我听说她不是人的,整天就知道和那些冥人说话聊天。”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起来。
    我当时真的完全蒙住了,定定地看着那个男孩子。看着全班同学那一张张开心的笑容,泪水悄然滑落下来。
    我以为我来到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地方,我以为我从此可以有许多许多的朋友,我可以和他们一起玩耍,欢笑。
    可此刻,我觉得我还不如在村里的幼儿园里快乐,虽然,那里一点也不快乐。
    老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问我:“啊,你就是那个被活埋过的谢灵灵?你就是那个可以用冥人来欺负同学的那个灵灵?你真的见过冥人吗?”
    老师一脸的期待,十分的认真,似乎她在问我的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堂课,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一点也没有记住,甚至自己是怎么下来的,怎么下的讲台,都不知道了。
    我只记得,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原本和我坐在一起的一个男同学慌忙捡起桌子上的书包,跑到最后面一排去了。
    从此,我便开始了我一个人坐一张桌子的怪异学生时代,从那以后,一直到我大学毕业,我都没有同桌。
    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是在家乡的学校,还是到县里读高中,还是到省里读大学,我都没有同桌。
    似乎我到哪里,都会有人知道我的一切往事。
    中午因为离家太远,父亲给我带了饭来,我便拿着饭盒来到后面的池塘边上吃。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全身都舒服起来,面对空无一人的鱼塘,面对那些没有语言的树木,我觉得十分的亲切。
    它们无论如何是不会笑话我的。
    它们只会静静地陪着我。
    这时,那个站起来揭露我的男同学带着两个男同学也来到了鱼塘边上,看到我,大声笑着,然后跑向那棵龙眼树。
    几个人在下面抬头看着那个鸟窝,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我自己吃着自己的饭,也不想去理他们。
    等我吃完饭,刚站起来要回教室,突然听到“噗通”一声,接着,鱼塘里激起一朵大大的浪花。
    树下两个男同学大声呼喊起来:“李喷掉到水里了,不好了,不好了……”
    李喷便是那个讥笑我的男孩子。
    我看向水面,那里飘浮着一个鸟窝,一双小手和一个人头在水中不停地沉浮起来。
    那两个男同学吓得大哭起来。
    我急忙扔掉饭盒,跑向老师的宿舍。
    等到我又跑回到鱼塘边上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几十个人,有老师,有大人,也有哥哥姐姐们。
    鱼塘里已经有人在下去打捞了,但水里太过混浊,下去的人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班主任泪流满面地站在我身边,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鱼塘。
    旁边的一个老师说道:“再过一分钟还找不到,估计也就没有救了。”
    另一个说道:“医生已经来了,只要能找到他的具体位置,根本不用到一分钟。”
    班主任浑身颤抖,突然大声哭起来。
    然后整个身体倒在了地上。
    那个老师说道:“张老师,别太伤心,你儿子不会有事的。”
    我这才知道,那个李喷竟然就是班主任的儿子!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当我再次看向那混浊的水面上时,我的眼睛里突然看到混浊的水里有几道黑影在水中如鱼儿一般游来游去,它们游到了岸边,突然停在那里,看着岸边的一个地方,不停地指指点点,似乎在说,这个人估计没救了,这个人要死了,这个人要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冥人了……
    我看向那个地方,那里离我们站立的地方不到一米,几乎就在我们的面前,而此时那些在水里找的人根本是在另一边方向。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我跑到那个地方,指着下面,大声叫起来:“他在这里,他就在这下面!!”
    班主任突然跳将起来,也不管什么,直接就跳下去,整个头部沉入水中,后背还有一小部分露出来。
    然后,所有人便看到了班主任怀里抱着那个李喷从水里出来了,然后,医生们冲了过去……
    我看到那几道黑影抬头起来看向我,然后对我咧齿一笑,化成浑浊的水流,走了。
    而小表妹突然尖叫一声,往小姨身上一扑,躲在后面。
    我和阿齐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但可以清楚的确定一件事情,就是“妈妈”的真面目可能暴露了!
    小姨站起来,指着“妈妈”,结结巴巴地说道:“姐,你这是,这是,这是什么了,你,你别吓,吓我们,你的胸,什么空空的,心脏呢?什么会这样啊姐?”
    这时我才知道肯定是“妈妈”露出胸前的那个大洞来了。
    只听“妈妈”桀桀大笑起来,声音变得十分的粗,嗡嗡声地说道:“我死了,小妹,我已经死了三天了,今天回来,原本只是想看看你们的,但我发现,我饿了。”
    我敢肯定,这个声音绝对绝对不是我妈妈的!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又不像是男人的声音,竟似乎是一只狗儿的那种怪声!
    小姨和表妹吓得双双倒在楼板上,然后爬起来就要向外面跑去,两个人你拉我我拉你的,但根本连爬起来都不可能。
    她们尖声大叫着,但奇怪的是,我就只看到她们的尖叫的样子,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传到耳朵里。
    难道“妈妈”还能屏蔽尖叫声?
    可是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分明又可以听得到。
    真是太诡异了!
    这章发错了,不好意思
    三天之后。
    教室里。
    我正写着作业,突然教室的门打开了。
    班主任带着李喷出现在教室门口。
    她十分庄重地带着李喷来到我面前,双双向我躹躬。
    全班同学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这一刻,我觉得无比的幸福。
    我,我真的十分的激动。
    现在在写下这件事时,依旧是浑身颤抖。
    这是我第一次被别人承认。
    第一次听到有人为我鼓掌。
    第一次有人给我躹躬。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有用的人。
    过了好多年之后,李喷结婚了。
    他特别找到了我,亲手把请帖放在我的手里。
    然后张老师在喜宴上亲自为我倒了一杯酒,敬我一杯。从来不喝酒的她,那晚喝了几杯。
    喝完之后,把我拉到一边,再次感谢我。
    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一名远近闻名的神探了。
    我当时便问张老师,当初为何会相信我?
    她说,就在我指着下面说李喷就在下面的时候,她看到了我那双真诚而坚定的眼神,并且知道我不是一个凡人,我有着别人没有的一双眼睛。
    她搂着我,说道:“幸亏我选择了相信你,否则我就没有儿子了。医生说,只要再过十秒钟,我儿子就没有了。”
    后来李喷成为了我们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安排了三万多人就业,现在他的企业还上了市。
    十秒钟。
    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发现,我的眼睛真的与别人不一样,而且,我的眼睛看到的那些黑影,都没有害过人,甚至于,它们还救过小表姐,救过我,现在,又救了李喷。
    正所谓,刀可以杀人,亦可以救人。
    从那以后,我的事迹在学校里便传开了。
    虽然还是有些同学不肯与我同桌,但他们都不再害怕与我在一起玩耍。
    甚至于经常指着一个草堆问我:“里面有没有冥人?”
    可是,好景不长,或许是我屡次违背了天道,报应很快就来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其实才是六岁半,我生日在冬天,一月二十六生的,九月份上小学时年龄还不到七岁,当时学校原本是不收的,后来父亲找到了幼儿园的那个宋老师帮忙找了一个她在小学里的朋友才上的学。
    那年八月十五的时候,学校中秋放假,因此我那天一直就是一个人在家里呆着,逗着小鸡,玩着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一只流浪狗小七,不知不觉天色也暗下来了。
    父亲从外面回来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我煮好了饭菜,等父亲回来之后一起吃了,便带了一盒月饼,拿了一只鸡,去那个幼儿园老师的家送礼。
    她家距离我们家只隔着不到四间房子,出了门,小七也跟着在后面,一路舔我的脚。
    父亲十分开心,拉着我的手,提着一只鸡,让我提着一盒月饼,一路上不停地说着,要我一定要记着宋老师对我的恩情,不但教了我认字,还帮我上了小学,日后无论如何的有成就,都不能忘了宋老师。
    我只顾和小七玩,没有仔细去听,便只是应答着嗯嗯嗯。
    不知不觉,就看到了宋老师的家。
    家里灯火通明,似乎有许多人在里面,声音十分的嘈杂短促,好像是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突然,小七对着那个方向吠了起来。
    声音里带着恐惧和不安,并且不停地往后退缩!
    我急忙拉着小七,不让它往后跑开,但小七十分害怕,我的手触摸在它的毛上,都感觉在颤抖。
    我不禁奇怪地看着小七吠的方向。
    突然说道:“宋老师的脸被冥人咬了一口!”
    累了,休息先,三点钟再更。
    @铭泰酒店用品厂 2016-06-23 14:14:00
    @灵灵七七2016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
    睡过了,我们继续吧。
    父亲吓了一跳,气得骂道:“你胡说什么?!一会去到那里,可别乱说话!!”
    然后强拉着我的手快步走向宋老师家里,小七则依旧呆在原地向着黑暗的天空吠个不停。
    宋老师家里果然是出事了。
    只见宋老师正用毛巾握着左脸,鲜血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流,然后几个男人拿着电筒到处乱照,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似乎在骂老鼠。
    宋老师看到我和父亲,点点头,但脸上十分痛苦,一句话也没有说。
    宋老师的丈夫看到我们,接过我们手里的东西后,苦笑道:“七哥,你说说我家这个老婆有多倒霉,就是在屋里打了一个盹,都被老鼠咬了半边脸不见了!我这正找那个老鼠,就不陪你了。”
    这时,120急救车来到了,他便扶着宋老师上了车。
    我和父亲便回来了。
    一路上父亲一直沉默不语,小七的吠声也渐渐停止了。
    回到家里,关上房门。
    父亲把我拉到他面前,十分严肃,万分认真的问我:“灵灵,你之前说宋老师被冥人咬了半边脸,是真的?”
    我从未见父亲如此严肃过,当时心里有些害怕,目光闪烁着,点点头。
    “你看见了那个冥人?”父亲面色大变,声调都提高了半调。
    我又点了点头,当时按着小七吠的方向看去,我的的确确是看到了一个黑影,手里拿着半边人脸在啃,那半边脸上有宋老师的一颗白痣,因此我才断定是宋老师的脸被冥人咬了一半。
    “你,你怎么可能看到冥人?”父亲大惊失色,吓得身子都晃了一下。
    我一直没有把我能看到黑影的事告诉父亲,从幼儿园起发生的几次事件,我都没有告诉父亲我看到过黑影,并且是这些黑影救了我和小表姐。
    我害怕父亲知道了之后,会放弃我,会不要我,会觉得我是一个不吉祥的孩子。
    我流着泪水,感觉到心很痛,因为今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告诉父亲,我可以看到冥人的事。
    “灵灵,你是瞎蒙的对不对?你根本没有看到对不对?灵灵,你可别吓爸爸!”父亲十分紧张,想抱我,却突然有些害怕似的。
    我流着泪,问父亲:“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父亲一呆,沉默许久,才说道:“难道从小到现在,他们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你真的,是一个阴阳人?”
    我从小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能记住的也就前面说的那几件,但那个时候外面对我的评价却已经带着一种怪异的语气。
    其中这个“阴阳人”的说法就是一种最为流行的说法。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什么阴阳人是什么意思,便摇摇头,说道:“我不是什么阴阳人,我就是灵灵。”
    父亲看到我已经在不停地流泪水,长叹一声,说道:“灵灵,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永远是爸爸的宝贝!”
    父亲带着我,拿出月饼,点上香,在庭院里拜了月神,便一起吃唯一的一个月饼。
    这是我吃得最香最香的一次月饼,因为我知道了,哪怕我真的可以看到冥人,父亲依然将我当成他的宝贝。
    父亲永远不会离开我的。
    我之前所有的担心就在吃下一口月饼之后彻底的放下来了。
    那晚,我吵着和父亲睡在了一起,感觉特别的幸福。
    第二天。
    天刚亮,父亲便叫我起床,然后交待我去跟本村一个小伙伴说一声,要他帮我请假,今天不去上课了。
    我问父亲,为什么不去上课?
    父亲没说什么原因,只说随便找个理由,就说爸爸生病了。
    我大吃一惊,问父亲,你真的生病了?
    父亲笑道:“今天我要带你出去玩,不去上课了。”
    我顿时开心起来,这可是父亲第一次带我出去玩呢。
    我跑到那个小朋友家,按父亲的意思说了,然后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抱着父亲伟岸的后背,一路骑行。
    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人。
    但他们都是在排队,手里拿着一个小红包,一把香,一袋果。
    男男女女都有,多数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也有几个年轻的姐姐。
    父亲拉着我,跟在队伍后面,手里不知何时也拿着一把香一个小红包。
    我悄声地问父亲:“我们要干嘛?”
    父亲不理我,只摸摸我的头发。
    我又问:“他们在干嘛?”
    父亲笑道:“算命。”
    我第一次听到算命这个词,忍不住看着人流尽头的那个地方。
    那是一间简简单单的屋子,似乎比我们家还窄小,建在半山腰上,人群便是从那间房间里延伸出来,估计到我们这里,至少有三十多人。
    “为什么要算命?”我又问父亲。
    父亲笑道:“你是不是饿了,喏,给你两块钱,去吃点东西吧。”
    然后掏出两块钱给我。
    我真的有些饿了,这里似乎还有许多的粉店,但我不想离开父亲太久,便跑到旁边一家小商店里买了四个包子。
    回到父亲身边,我递给他两个,我自己吃两个。
    一直到晚上天黑时分,我和父亲才走进了那个房间里。
    我看到了房间正中央坐着一个女人,年纪不过十七八岁,长得十分漂亮,但穿着十分的朴素,像是一个村姑。
    正中央的四方桌上,有几个香炉,上面插满了香根,还有许多长短不一的各色香在冒着袅袅青烟。
    四方桌上摆满了一桌的果品和月饼,还有肉、鱼和鸡,都已经煮熟了的。
    地上放着一大堆的果,随随便便的扔在一边,有几个大苹果就滚在我的脚下,红红的脸。
    我吞着口水。
    我从来没有吃过苹果。
    只是从幼儿园的书本上看到过。
    “给谁算?”
    那个村姑看了父亲一眼,问道。
    父亲一拉我,说道:“算她。”
    村姑给父亲要了我的生日,但时辰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准,毕竟我是他从路边捡来的。
    但就在这时,那个村姑却说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小姑娘,是一个阴阳人!”
    村姑此话一出,顿时将我和父亲都震晕了。
    阴阳人?!
    村姑却显得十分开心,从座位上起来,过来拉住我的手,从袋子里拾起一个大苹果,递给我,笑道:“你是不是叫谢灵灵?你是不是可以看到冥人?”
    父亲和我又一次被她的话给震住了。
    父亲和我自从进来,都没有告诉村姑我的名字,也没有说过关于我的一切,但她不但知道了我的名字,竟然还知道我可以看到冥人!
    这件事除了我自己,昨晚上我才告诉了父亲的,就是说,便只有我和父亲知道我是可以看到冥人的,包括我救了李喷之后,我也没有告诉他们我是如何知道李喷就在那里的。
    全是他们在猜而已。
    父亲当时为了避免离得太近而听到关于我的传闻,因此当时花了半日时间赶了一百多公里才来到这里的,按理来说,她不可能知道才对。
    “灵灵,来,吃个苹果,以后便叫我师姐吧。”村姑竟然又说道。
    “师姐?”我瞪大眼睛看着她。
    她笑了笑,说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们都是同类人,我也是一个阴阳人。”
    父亲突然一把拉住我,把我手中的苹果打掉,抱着我冲出了门外,然后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放在自行车上,闷头就走。
    后面还传来那个村姑的声音:“灵灵,我们还会再见的,我叫雪花,记得啊!”
    父亲那个时候完全是要崩溃了。
    他把所有的悲伤都发泄在他的双腿上,像一个疯子一样踩踏着自行车。
    我坐在车座后面,一路上没有任何的灯光,只有天上的明月如一轮圆盘一样照耀着前方的路。
    父亲没有说话。
    我也没有说话。
    我们的心情其实都一样,我们最终通过这个叫雪花的姐姐确定了我的身份——阴阳人!
    我竟然是一个阴阳人!
    这个对我的打击十分巨大,对父亲的打击或许更加巨大。
    之前我一直偷偷摸摸的在我自己的小世界里安然地生存着,现在,今天晚上之后,我的世界顿时崩蹋了。
    我如同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我再没有我自己的世界。
    而父亲,当时一定是十分十分的伤心,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阴阳人。
    当时我还不知道成为一个阴阳人会有什么不妥,但后来长大之后才理解了父亲当时的心情。
    所谓阴阳人,最低级的就是俗话说的仙婆仙公,可以看到冥人,可以听到冥人说话,甚至可以和冥人对话,更高级的阴阳人,还可以驱使冥人为其所用,大师级的阴阳人,上可通天庭,下可通冥界,战国的鬼88,三国时期的诸葛8,汉朝的张8,还有明朝的刘伯8,甚至商周的姜子8,都属于大师级的阴阳人。
    当然,以当时的我和当时的父亲来看,便觉得阴阳人实在是一个十分怪胎的,另类的,甚至是不吉祥的人,虽然他还亲自骑行百里去找雪花姐姐算命,但在他心中,根本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会成为一个仙婆的。
    因为一旦成为了仙婆,终生都无法再放弃这个职业,虽然看着衣食无忧,但其时是没有男人愿意娶的,因此,仙婆一般都是孤苦伶仃,甚至于会被家里人赶出家门。
    后来我才知道,雪花姐姐就是被她家人赶出家门之后,才在此停留,租下这间房子,开始了自己仙婆的生活。
    这一类阴阳人,在中国,叫仙婆,在国外,叫巫师,几乎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村庄都会有那么一个人从事这样的行业。
    但当时我们父女二人并没有了解到这么多。
    月光如水。
    照着父亲那弯曲的后背。
    除了上坡时我们下车之外,我们两个人如同黑夜的穿行者,穿行在漆黑的路上。
    突然,我看到了一道白光一闪。
    从前方五十米左右的右边一棵大树上飞掠而下。
    站在了道路中央,定定地转身看向我们。
    我尖叫一声:“冥人!”
    父亲急忙一个紧急刹车,我们两人翻滚在路边,自行车摔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那道白影还在那里,就躲在那棵大榕树的树荫底下,静静地看着我们。
    父亲爬起来,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气得对我吼一声:“鬼叫什么你?吓死我了!”
    父亲第一次对我如此大声吼,我顿时觉得这一天来的所有委屈全部都倾泻而出了,泪水汩汩而下,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父亲不理我,从沟里扛出自行车,弄了几下,发现车头却歪了,便站在车头前面,双腿夹住前轮,双手各捉着车把,用力一拧。
    车子恢复了正常,但链条却掉了。
    父亲只好就着月光用手去接上链条。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才终于弄好了,重新上路。
    这期间,父亲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哪怕我伤心的哭着,他也不理我。
    我的心突然就绝望了起来。
    终于有些后悔告诉了父亲我能看到冥人的事,我就知道,当他听到这件事时,定然十分的震惊,定然会不要了我的。
    估计他现在恨不得我马上消失在他眼前呢。
    那个白影似乎冷笑着,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就那么在半空之中飘逸着,看着我们,跟着我们一起走。
    我十分生气,抬头瞪着它。
    它却十分得意,似乎刚才的效果让它非常开心。
    终于,我们上了公路,公路上开始有汽车行走,车灯照着路面,虽然没有路灯,但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只是每当那些车灯消失不见之后,公路上还是月光如水般洒下来。
    感觉整条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加一辆自行车。
    还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冥人。
    它一直跟着我们走,我一直可以看到它,但再也不敢说出来了。
    我不知道它究竟想干什么?
    就知道它应该是一个女冥人。
    前面是一个小镇,我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便小声说道:“爸爸,我饿了。”
    父亲没有出声。
    一直骑行。
    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我突然生气地叫起来:“我饿了!!”
    父亲回身对着我吼道:“饿死拉倒!”
    我终于哇哇大哭起来,我不过才是一个不到七岁的小女孩,我才不管什么阴阳人,我现在肚子就是饿了。
    “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边哭边闹。
    当时的心真是凉透了,一向那么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对自己突然那么冷冰起来,我真是不想活了。
    @一叶知秋P7 2016-06-23 16:20:00
    诚邀楼主来掌中文学网发书驻站,开启人生新篇章。有兴趣的话,请私信我,了解详情。
    -----------------------------
    谢谢,有机会一定去。
    休息一下,煮饭了,七点半左右继续。
    继续啊,还有人在吗?
    经过集市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家开门了,但幸亏还有些夜市,路边便有几个烧烤摊,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喝着啤酒,吃着烧烤,还有炒粉,还有香喷喷的田螺。
    我的口水瞬间便从嘴里涌流出来,眼睛一直盯着那里,再也没有移开。
    但父亲似乎并没有停留下来的意思,我突然离开座位,然后直直地摔了下来。
    我以为,这个时候父亲一定会停下来回来扶我起来,我以为,父亲一定十分心疼地问我伤了哪里,我以为,父亲会掏出钱来让我吃上一顿,我以为,我此时还是父亲的宝贝女儿!
    可是,父亲并没有停下来,一直飞快地踩着自行车飞掠过集镇上,转眼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后来,父亲说起这件事,是边哭边说的,他说,当时他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就决定找一个地方自杀了事,因为他不愿意相信我是一个阴阳人的事实,又不愿意我对他还有什么留恋,就想着找一个地方将我丢下,然后便去自杀。
    而我这个时候恰好就自己掉在了集市上,周围有许多的人,这个难得的机会让父亲一咬牙便飞快地离开了我。
    也不管我在后面一边追着他一边大哭大叫。
    此时再也不觉得肚子饿了,只想马上坐在父亲的后座上,跟着父亲回家。
    这时,我又看到了那道白影,它迅速地穿过集镇,追赶父亲去了。
    当年我没有七岁。
    此事在我的一生记忆当中,可以排名前五位。
    因为很痛很伤心,因为当时很绝望很无助,周围都是人,却没有一个可以依靠。
    而唯一爱我的父亲,竟然残忍地抛弃了我。
    我不离不弃,坚持跟着父亲走去的方向一路跑下去。
    出了集镇,又上了公路,公路上早就没有了父亲的身影。
    我哇哇大哭。
    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再走了,便坐在路边,望着那个方向,哭个不停。
    来来往往的汽车照在我的身上,不时有司机按着喇叭呼啸而过,也有好心的司机,停下来问我几句。
    最后,终于有一个叔叔肯让我坐上他的车子,往前追过去。
    我要去追父亲,我一定要找到父亲,我爱他,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父亲。
    终于,我又看到了父亲的身影,就在前面一边大叫着一边疯狂地踩着自行车,似乎他也十分的痛苦,甚至于可以听出来,他哭了。
    突然,司机大叫一声。
    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披头散发的站在道路中央。
    司机急忙一打方向,车子便瞬间从父亲的身子上碾压过去,只听咣咣几声响,汽车这才在十米之外停了下来。    
    父亲全身是血,被车子撞飞到了水沟里,幸亏如此,否则父亲早就没命了。
    那个叔叔负全责,送父亲到了市里的医院,住院了半个月,父亲才出了院。
    而我十分清楚,是那个白衣冥人故意害父亲的。
    等到父亲出了院,我们之间的关系终于没有那么紧张了。
    父亲似乎认命了,但话少了,变得爱喝酒抽烟了。
    可在我心里,始终无法释怀,对于这个白衣冥人如此的害我父亲,我决定要报复它。
    可是,我不知道它是谁,如何才能报复它,可我还记得它大概的样子。
    我每天就在作业本子上画着它的相貌出来,每次回忆起一点,就再添加一点,渐渐的,它的样子被我完全的画了出来。
    它竟然长得还很漂亮,大约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这天晚上,父亲喝了点酒,突然打开我的房间,走进来,看着我,说道:“灵灵,明天再请个假,请一个星期。”
    我起身,让出凳子给父亲坐。
    父亲原本不想坐,但被我拉着,也就坐下来了。
    我问父亲:“我准备测验了,得复习,请假这么长时间,恐怕老师不同意,之前已经在医院陪您半个月了呢。”
    父亲冷冷道:“就是不读书,也要请假。”
    我沉默着。
    父亲的目光突然扫了我桌子上的那个白衣冥人的画像,吓得突然跳了起来,指着那个画像,瞪着眼睛看我:“灵灵,你,你,你怎么会认识她?”
    我心中暗暗叫一声糟糕,这个画像可是我根据那个白衣冥人的样子画出来的,我根本不知道它是谁,只是想着有一天拿着这个画像去找一下,查查看到底是谁。
    我看到父亲惊恐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爸爸,我,我,我不认识她的。”
    父亲一把拿过那张画像,猛然撕成了碎片,大吼道:“是谁告诉你的?你怎么会认得她?”
    父亲的样子真的十分吓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的愤怒。
    我哭了起来,但却只是流着泪,咬着牙,不敢哭出声音来。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父亲会看到这副画像如此暴跳如雷?
    “灵灵,你老实告诉爸爸,你,是不是她回来找你了?”父亲声色俱厉,眼中似乎在冒火。
    我摇摇头。
    父亲突然冲到庭院,对着天空,对着黑夜,狂叫起来:“余曼春,你有本事来找我!别找我女儿!别找我女儿!!你,你是我撞的,你,是我害的,有本事,你来找我!!”
    父亲的声音在黑夜中划破天空,穿行在漆黑的夜色里,带着愤怒,带着绝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
    我哭着跑出庭院,怯怯地站在父亲身后,突然,在屋顶上方,那个白色冥人再度出现了。
    它站在屋顶,俯视着我们。
    看到父亲那个样子,它得意地笑了起来,露出黑洞一般的嘴巴。
    我紧紧地握着拳头。
    就在这一刻,我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知道这个冥人与父亲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会故意回来报复父亲?要怎么样才能让它放弃对父亲的报复?
    半个月前,它可以让车子撞上父亲,说明它完全可以随时随地的伤害父亲!
    我不许它再伤害父亲!
    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强烈,希望自己可以和冥人交流,可以听到它们的声音,可以学会战胜冥人的法子,甚至于像电影电视里一样,可以有法术,可以驱使这些冥人!
    这一夜,父亲的嘶吼声将整个村庄都震惊了。
    第二天,父亲坚持要我去请假,我只好又去找了那个小朋友,帮我带着请假条去找班主任。
    自从上一次救了刘老师的儿子李喷之后,她对我的态度几乎完全转变了,甚至好得都让我觉得有些过分。
    因此,对于我的请假,估计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但父亲为何要我请那么长的假,我真的不知道。
    这一次,父亲没有再让我骑着单车去,而是打了村里的一辆三轮车,直接到了县里的汽车站,然后买了两张到莲花山的车票。
    莲花山,位于西北部,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山峰,听说上面有尼姑,还有乳泉,还有原始森林,还有瀑布,甚至还有冰雪。
    这些是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跟着父母去那里旅游之后回来告诉我们的。
    当时我心里便十分向往,因为,我真的从来就没有出去旅游过,也没有去过什么名胜古迹。
    我对那些古老的东西总是十分的向往。
    “爸爸,你要带我去旅游吗?”我们坐上了一辆开往莲花山的大巴,我兴奋地问父亲。
    父亲阴沉着脸,点点头。
    自从他知道我是一个阴阳人之后,就一直没有过笑脸。
    而我一直想着找机会让爸爸开心一下。
    也许,这一次去旅游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我真的很开心,一路上看着两边的风景,甚至想唱歌起来了。
    但看到父亲一脸忧愁,丝毫没有一点兴致的样子,我只好自己独自暗暗开心。
    但我看得出来,父亲其实是有点快乐的,他看到我越是开心,他就越开心,但并没有在面子上表现出来罢了。
    到莲花山需要两天两夜,第一晚,我们便在车上睡了过去,因为我们买的是卧铺,因此睡在车上也没有觉得有什么。
    车子换了个司机,继续赶路。
    半夜里,车子突然来了一个紧急的刹车,然后响起一声巨大的碰撞声,所有睡着的人全都掉到了床下,一个叠一个,一个压一个。
    我因为最轻,被压在最下面,然后便听到了父亲大声呼叫着我的名字:“灵灵,灵灵……”
    等到所有人都爬起来,我全身都如同要散了架一样。
    司机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发动机还在工作,发着阵阵轰鸣声。
    当我们看到我们身处的险境时,所有人都惊吓得大叫起来:车子的右边是一处悬涯,原本是有水泥墩制成的护栏,此时被车子的右前角撞飞了,车子的前半部已经冲出去一个轮子,幸亏司机紧急刹车,否则,我们这一车人就全完了。
    另一个司机急忙指挥我们全部站到后面去,免得车子滑下悬涯,然后砸烂后面的玻璃窗,小心地让我们一个一个爬出去。
    父亲让我在他前面爬了出去,然后他看到我已经安全站在了地上,这才开始爬上车窗,正要往下跳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轻轻在车身上一推。
    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那个女冥人!
    我大叫一声,便向它冲过去,愤怒地向它打出一拳。
    我不停地大骂着,疯了一样对着它又是打又是踢。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一把将我紧紧抱住。
    我往车窗上一看,父亲没有了。
    然后便听到许多声音尖叫起来。
    车子缓缓的向悬涯下滑了下去。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16-1320383-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说说我爷爷收古董的事情,有些事情不得不信
人只有死后,才有机会前往宇宙深处探秘
渺小的我对世界的疑问
亲身经历之外婆去世那一夜
经常做预测梦是代表这个人的能量异于常人
老烟斗鬼故事强势来袭,一号绝密档案现世,
寻求有缘信佛之人帮我摆脱困境
树灵的女儿(连载ing……)
厉鬼缠身之千年妖妻
天涯论坛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6-06-22 22:48:43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5日历
2018-5-27 21:39:15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