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你捡过漏吗?讲讲三教九流的江湖骗术_舞文弄墨_论坛 -> 正文阅读

[转载][小说]你捡过漏吗?讲讲三教九流的江湖骗术_舞文弄墨_论坛[第1页]

作者:静湖竹伐  更新时间:2018-11-04 02:03:15
    清凉山公园,因清凉山而名,有“六朝胜迹”之称,系一座历史文化名园。
    为充分发挥清凉山历史文化底蕴和旅游资源,有关部门把公园东片改造成为“金陵收藏品市场”,专门经营古玩、字画、古家具、奇石、雨花石等艺术品。
    
    大大小小的店铺林立,商家店内各色珍玩争相斗艳,好一派热闹景象。
    
    曾毅三个月前受一位世伯的邀请,来新开的店铺内打下手,世伯叫杨致远,因为头大,又六十多岁了,满头的花白,所以人起绰号“老杨头”。
    
    之所以会请曾毅来打下手,那是有缘故的。
    
    曾毅老父亲好古玩这口,老杨头是登门拜访,可却请不动他老人家。
    
    而且曾毅十六岁就出去混江湖,十年来了无音讯,可突然间在四个月前回了家,而且一回家整个人性情大变,常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内。
    
    家人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死都不开口,曾母实在是不放心,偷看过儿子,发现儿子常常对着一块玉佩发呆,寻思儿子可能是失恋了,家里人怕他闲下来胡思乱想,以至于做出什么疯狂举动来,于是趁着老杨头拜访老爷子,把儿子捎带给他照顾。
    
    所以说老杨头完全是碍于情面才收留的曾毅。
    
    再说这间新开的店铺,取名“有缘斋”,名儿不像个古玩铺,倒像个婚介所。
    
    老杨头对铺名的解释是,人和人相遇是一种缘分,人和宝贝相遇其实也是一种缘分,咱取名带个缘字,就是期盼缘分多多,这样漏一多,到时想不发都难。
    
    对此,曾毅是苦笑摇头不语,一听这话便知道老杨头不懂行,玩起这行当纯粹的有钱烧的慌。
    
    淘腾古玩时间久的都知道,捡漏时而发生,可是自己想要捡到一次,这比中彩票的概率还低,倒是打眼的事情时有发生。
    
    就这三个月,老杨头就打了好几次眼。
    
    每次他老人家都自以为捡漏成功,要大赚一笔时,兴奋的是手舞足蹈,活脱在跳大神,可当知道收的是赝品时,他的表情瞬间低落谷底,看向人幽怨的眼神活脱是个遭男人调戏的小怨妇,这是在拿钝刀生生的剜老杨头的心头肉啊。
    
    这一切曾毅是看在眼里,心里头浑不是滋味,打眼就是骗局,这和他当日的遭遇是何其相似。
    
    不过他也没辙,人家爱干这上当受骗的买卖,你是想劝都劝不住,劝多了,他还跟你急。
    
    老杨头这模样,活脱就好像是一只饿急了的疯狗,你要阻止他吃那有毒的饭,他是见人就咬。
    
    这钱亏进去了,连本都捞不回来,几下打眼下来,老杨头的媳妇白晓燕终于是看不过去了,知道劝不住,于是支了个招,给丈夫报了培训班,先让他深造、深造再回来。
    
    老杨头一听欢喜,扔下店铺,屁颠屁颠去苏州培训了,然后老板娘亲自坐镇店铺,结果这下可就苦了曾毅。
    
    这话怎么说呢?
    谁叫这老杨头有些为老不尊,六十多的人了,居然还娶个如花似玉的小娇妻回来,这白晓燕是生的美艳动人,明眸皓齿的,一颦一笑尽带着一股子妖娆魅气,诱的曾毅这个 岁的光棍有些吃不消,是夜夜辗转反侧,夜不成寐,这直接导致了他白天精神不济,哈气连天。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小雨绵绵的,阴着天,如此天气更是让曾毅想睡觉。
    
    “哈!”打了个哈欠,曾毅偷瞄了一眼老板娘,见她在柜台上端坐着,正盘着手机,两颊腮红,不时勾起一抹浅笑,迷人无比。
    
    曾毅咕噜一声吞下一大口口水,努力把目光移向了门口,呆呆的看着雨珠拍打在门口石阶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忽的石阶一暗,一只笨拙的脚丫踩上石阶。
    
    “有客上门了。
    ”曾毅心中一喜,急忙起身准备迎客。
    
    来人身材敦实,长的是肥头大耳的,看起来很是憨厚。
    
    白晓燕也注意到来人,一见人长相,立时喜出望外,暗暗嘟囔了一句:“好一个冒儿爷,有的宰了。
    ”
    白晓燕是燕京人,“冒儿爷”是当地方言,专指那些长相憨厚,好骗的人。
    
    不过眼前这位“冒儿爷”真那么好骗吗?曾毅看着来人不禁皱起眉头来。
    
    因为下雨,所以这位是打伞来的,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他的右手居然还把着一把折扇,这折扇一看就不俗。
    
    竹雕的扇骨,纯银打制的穿钉,工艺极其讲究,尤其是扇坠好像是“乾隆工”的珊瑚。
    
    曾毅一眼认出了这是个宝贝,眼珠子都差点抠出来,暗惊这位爷也太招摇了吧,这么好的珍品居然就这么拿着招摇过市,也不怕被贼惦记?
    这位爷收了雨伞,进屋来四下观光,一对小眼眯细着漫无目的的扫视着,一把折扇在胸口是扑闪、扑闪的把着。
    
    此情此景曾毅是看的心神一凛,盯人的眼眸陡然一收,他敢断言眼前的这位“冒儿爷”绝不简单。
    
    哪有下雨天出门还不忘自己的折扇,这折扇一看就不是普通玩意,肯定价值不菲,要是旁人,肯定是视若珍宝了,绝对不会在这种烂天气拿出来显摆,万一在扇面上滴上一滴雨水,那可就是添彩,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怀疑这人是个“套儿爷”。
    
    “套儿爷”就是江湖骗子,在古董行内善设套儿,让买主钻的人物。
    
    但是曾毅无凭无据,不能光凭这一点不寻常就抖对方的底来,因为对方完全可以在揭穿后反驳,可以说这折扇是他的宝贝,当然要不离身啦。
    
    如此一来,曾毅肯定里外都不是人,既揭穿不了骗子,更是要被老板娘埋汰不会做生意,尽会开罪顾客。
    
    不过思前想后,曾毅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老板娘,毕竟美女都是有特权的,值得男人宠溺,避免上当。
    
    可还没提醒呢,老板娘就抢着招呼起来:“这位先生,您这四下相中了什么物件没。
    ”
    曾毅一听这话知道坏事了,再看老板娘走过去和这位爷套近乎,双眸的精光一刻也不离对方手里的折扇,他知道老板娘这次估计得载跟头了。
    
    说到这里,不禁有人要问了,曾毅既然知道这人有问题,干嘛不从旁敲打老板娘呢?
    曾毅不是不想管,而是不能管,也有些管不来,一来他是来给人家打下手的,拿着人家的饭碗,不能叫老板有客上门不做买卖,这不符合他“小二”的身份。
    
    再来,他也仅仅是怀疑,无凭无据的,说了不顶用,反而容易遭老板娘的恨,要知道,万一对方不是“套儿爷”,是真的来做买卖的,这平白叫他搅和了老板的一出好买卖,岂不是好心办坏事,砸了人家饭碗?
    所以这敲打的话他也只能到了喉头再度生生的咽回去,死活不能开口。
    
    这位爷扫了老板娘一眼,小眼迅速的在老板娘的凸起的地方狠狠扫了一眼后,扬了扬手里的折扇问道:“老板娘,你这有扇套不?我想寻个扇套。
    ”
    “扇套啊?我这有的是,您瞧好了。
    ”老板娘热情的招待,从架子取下了好几个扇套来,都是苏绣的,上面绣有水墨竹、蝶恋花、富贵满堂等等图案。
    
    一边翻东西,老板娘一边问道:“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金。
    ”金先生摇着折扇,敦厚的下巴微微杨头,透着得意,沾沾喜色。
    
    “金先生啊,你好,你好。
    ”
    老板娘拿眼直瞅他的折扇,近距离才看清,竹雕的扇骨,亭台楼榭,美人侍女,落款是清代制扇大家张辛,扇面是设色纸本,似是赵之谦的一丛梅兰花,看这落款,老板娘就喜笑颜开了。
    
    她父亲也是喜好收藏的狂人,耳熟目染下,她对这些古玩也是颇有涉猎。
    
    自然看得出这折扇的价值,虽然这扇面和扇骨不是同期的,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这老扇子在古玩中讲究也多了去,在圈内属于“竹、木、牙、角”类。
    
    古有折扇,削竹为缕,编织而成。
    有羽扇,多用鹅毛束制者。
    有纨扇,也叫做团扇,以竹木为骨,以绫罗为面者。
    有折扇,多是以竹为骨,纸或绢为面者,唐宋时期从高丽传入中土。
    
    扇子一开始并没有把玩的意味,乃是仆役为主人摇扇纳凉之用道了晚清才有了把扇子讲究。
    
    所以现在电视剧里动不动乾隆爷摇扇子什么的,那完全就是扯淡,一点历史都不讲。
    
    老板娘眼瞅着宝贝在眼前,心痒难耐,下定决心一定要拿下这位“冒儿爷”。
    
    “金先生,你这扇子真特别,不知道你有意出售不,您放心,价格咱们好商量。
    ”老板娘终于是按捺不住了。
    
    金先生一听要买他扇子,把着扇子的手一顿,一合扇面,转身就冲出了店门。
    
    这是什么情况?
    老板娘愣住了,曾毅也是一惊的,暗道莫不是自己眼花了,相错了人,他不是“套儿爷”?
    老板娘呆了呆,立马意识到大鱼要溜钩,急忙在背后喊道:“金先生,你别急着走啊,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要哪里不痛快,我这给你赔礼道歉了,这样吧,这扇套我算你便宜点, 折如何,八折也成。
    ”
    听到老板娘喊扇套八折,要出门的金先生身子停顿了,扭头过来,脸露愠怒喝道:“老板娘,我来做你生意,你却要觊觎我家祖传宝贝,就你这样的,白送我扇套我都不要。
    ”
    丢下这话,这位爷就这么冒雨走了,曾毅傻眼了,被这金先生的行为弄的有些糊涂,不卖扇子就不卖呗,犯得着生这么大火气吗?
    曾毅拿眼去瞄老板娘,只见老板娘一脸唏嘘可惜之色。
    
    看得出,老板娘没能圈到宝贝,正心痛呢。
    
    曾毅看了一眼,摇头叹了口气,拿起抹布佯装打扫起卫生来,免得被老板娘找碴寻了晦气拿做出气筒发泄。
    
    ……
    转眼折扇的事情过去了七天了,老板娘每天开业无聊时,还是会不免唏嘘折扇一番,得不到的宝贝挠的她是心痒难耐,恨不得掘地三尺把金先生找出来。
    
    仿佛老天爷听到了她的满园,就在这天清晨,才开张,忽的一个敦厚的身影刮着一股强风冲进店内,金先生居然又回来了,他一进门双手猛的扑到了柜台上。
    
    啪!
    钢化玻璃的柜台被他拍的震响,振聋发聩……
    匆匆奔来的金先生一巴掌拍这钢化玻璃柜台上,吓的老板娘一跳,手里盘着的手机差点就滑落倒地香消玉殒了。
    
    老板娘瞪圆了眼角看向金先生,金先生喘着粗气,急切的问道:“老板娘,上次你说买我祖传的折扇,现在还算数不?”
    老板娘一愣的,脸上随即展颜欢笑,连连点头应道:“买,金先生您有意出售?”
    “是。
    ”金先生急匆匆的套腰间的扇套。
    
    曾毅在一旁看的极清楚,金先生掏扇套的手都在轻微颤抖,仿佛很舍不得似的。
    
    老板娘却不顾及这些,眼眸紧盯着扇套,看着折扇从扇套中一点点的抽出来,她脸上的笑容灿烂如三月阳光,格外的明媚。
    
    “老板娘,要不是为了给我儿子筹医药费,打死我也不卖这扇子的。
    ”
    金先生抽出了折扇,双手紧紧握着,宝贝似的问道:“你准备出价多少?”
    老板娘目光从折扇上慢慢挪开,笑颜如花的对上金先生,举起了两根葱玉修长的手指:“两千。
    ”
    “开什么玩笑,我这可是祖传的,传了好几代,怎么也值个万八千,两千太少了,我不卖。
    ”
    金先生双手握着扇子,说着就往自己的腋下一挪,宝贝极了,但是都不卖了,他也没说拔腿就走。
    
    老板娘一见这位“冒儿爷”没走的意思,知道这桩买卖还有余地,于是讨价还价起来:“我这可没宰熟的道理,两千已经是行情价了,不能再高了。
    ”

    宰熟,就是对待熟客狠下手压价。
    
    金先生不过来店内一次,算不得熟客,老板娘之所以如此说,想的是套近乎,好忽悠金先生接受低价。
    
    这是买卖人常使的伎俩。
    
    然而金先生很显然熟知这一套,不上当老板娘的当,和她漫天要价起来……
    曾毅在一旁一直静静的看着二人讨价还价,眉头是越皱越紧,看向金先生的眼光透着一股子煞气。
    
    曾毅已经明确这个金先生就是位“套儿爷”,专门在古董行内做局设套坑买家。
    
    古董行内买卖赝品打眼的事情时有发生,这些都是骗局,不过有些骗局便是卖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手里的是赝品,因为他们也是被人设局打眼买来的赝品,所以一般捡漏打眼的事情,曾毅不掺和搅局。
    
    毕竟行有行规,大家都是出来走江湖的,不能坏了规矩。
    
    但是用心不良之辈存心设的局便是其心可诛,这无疑是勾起了曾毅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他也曾经被骗过,而且被骗的很惨。
    
    眼前的金先生便是一位存心设局的“套儿爷”,此事不能不管,更何况这还骗到他跟前这位如花似玉的老板娘身上,就更不能不插手。
    
    上次这人招摇过市的显摆折扇,便是来踩点的,而老板娘就是他踩好点的“一哥”。
    
    这“一哥”是江湖瞎话,可不是指老大、头目、领头人、总瓢把子、话事人等意思。
    
    而是指得顾客,设局诈骗的对象。
    
    “一哥”取自一心贪婪之辈,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最容易上当受骗。
    
    上次金先生来访,曾毅就瞧出这人不对,但是他居然没有顺着老板娘意思出售折扇,这叫他一阵不解,差点就以为走了眼,误会了人家,但是眼下这人又来了,而且以一种弱者姿态兜售折扇,这顿时叫曾毅看清了这出骗局的全貌。
    
    这档口两人在那要价,却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鉴货,老板娘是当局者迷,可是曾毅是旁观者清。
    
    只怕这把扇子已经不是一周前的那把了。
    
    老板娘浑然不知道,还和金先生讨价还价,争执的是面红耳赤,两颊绯红,煞是明艳动人。
    
    曾毅此刻也不急着点破骗子身份,而是冷眼静候这场局骗子要如何收场。
    
    很快,价格敲定了,五千块的买卖价。
    
    金先生把折扇打开,冲老板娘展示道:“老板娘,您可瞧仔细了,咱是实诚人,可不弄虚作假,这是您上次相中的扇子吧,要是你就点个头,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绝对反悔。
    ”
    曾毅在一旁看着冷笑不已,这是骗子的惯用伎俩了,明着是给你验货,佯装是实诚人,但是呢,往往在语言中对“一哥”进行心理暗示,叫你麻痹大意,连验货的环节都疏忽大意了。
    
    果然老板娘只草草瞥了一眼折扇,便欢喜的点头道:“错不了,金先生,麻烦你告诉下账户,我网上转账给您。
    ”

    “我的账户是XXXXXXXXXXXXX。
    ”金先生欢喜的报上账户,老板娘就要转账。
    
    就在手指要点击转账前,曾毅出手了,他要求道:“对了,金先生,本店规矩,转账时要核对顾客身份证,免得过错了账。
    ”
    像这种专门设局坑人的,一般都不敢露真名的,必定是用的假名假账户,他还就不信了,这骗子会去专门办个假证,曾毅这一手绝对的釜底抽薪,叫骗子原形毕露。
    
    但是老板娘不知情,听到话茬一愣的,忙诧异的看向曾毅,暗暗奇怪店铺什么时候有这规矩了。
    
    曾毅脸不红气不喘的扯谎道:“老板娘,是老板临行前交代的,说这年头骗子太多,万一咱们买上瞎货,还可以去报警抓人挽回损失。
    ”
    瞎货指得便是赝品。
    
    金先生听到曾毅这么说,讽刺道:“亏你们还是做这行的,不知道古玩行有不成文的规矩,打眼买回来的东西,是不许找后账的。
    ”
    老板娘也是被曾毅的话给气着了,气自家老公太二百五了,连行规都不懂。
    
    当然了,若是正常情况下你情我愿的买卖,打了眼,买了瞎货,买主没找后账的理,但这眼下的这出分明就是用心不良的骗局,一周前的扇子是真品,可眼下的却是实打实的瞎货在诈骗,情节严重的,完全构上诈骗罪,所以和这种骗子是用不着讲什么行规的。
    

    曾毅冲金先生冷笑道:“金先生这话倒好似承认自己的是瞎货啰?”
    “你胡说,我的怎么会是瞎货。
    ”金先生一急的,拿着折扇的手都捏的一紧的。
    
    “既然是真货,那你又怕核对身份证做甚,不过就是核实一下你的个人信息而已,碍不了什么事的。
    ”曾毅步步紧逼道。
    
    别看老板娘漂亮,就认为她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其实她也精明着呢,当然了,这次被人设套也是江湖经验不足导致的。
    
    但是她眼看曾毅和金先生争锋相对,再看金先生紧张的紧握扇子,立时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当下便不动声色的关闭了网上银行交易窗口。
    
    曾毅瞥见老板娘的动作,心中一乐,知道自己成功阻止了骗局。
    
    金先生也意识到自己的局要漏,不敢迟疑,转身便走,嘴里还不忘骂骂咧咧两句:“真是的,点儿真背,居然遇到一群不懂行的小屁孩,我呸。
    ”
    “哼哼……”
    曾毅放声冷笑两声,对于这位“套儿爷”很不感冒。
    
    骗子做局,讲究的是完美,似这种小打小闹的骗局,太过简单了,根本就入不得曾毅的法眼。
    
    人走了,老板娘长舒了一口气,暗道好险,要不是曾毅的火眼金睛瞧出了瞎货,只怕今儿就要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苦水了。
    
    想到曾毅的火眼金睛,老板娘顿时来了好奇心,追问道:“曾毅,你小子能耐啊,怎么就看出这人手上的就是瞎货来着。
    ”

    曾毅冲她笑了笑:“我哪有什么能耐,不过是老板上当受骗多了,我也跟着成惊弓之鸟了,寻思诈这人一诈,没成想反倒叫他原形毕露了。
    ”
    “是吗?”老板娘眼睛贼亮的,嘴角扯起一丝狐笑,对于曾毅的话,她不信。
    
    不过她可不是个喜欢当面刨根究底的人,当下也不追问,寻思回头找自己老公问上一问,或许能知道些东西。
    
    曾毅也瞧出老板娘不信自己的话,不过他也解释不来,难不成要告诉他自己并不会鉴定古董,不过是曾经被骗的惨了,吃一堑长一智,这才一眼能看出这人是个“套儿爷”。
    
    这件往事是曾毅心中永远的伤疤,他又怎么会自揭伤疤。
    
    想到那一次吃瘪,曾毅下意识的摸向了口袋,从中取出了一方玉佩来。
    
    玉佩只婴儿巴掌大小,质地很是不错,是块羊脂白玉,上面雕刻着一条五爪蟠龙,在龙的底盘,刻着一个似八卦,又不像八卦的东西。
    
    因为在八卦的八角刻的不是八卦中熟知的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而是蜂、麻、燕、雀、花、兰、葛、荣。
    
    这八字,曾毅经过查访得知指的是江湖暗八门,暗八门多是一些骗子组织,他们结伙作案,专门欺诈他人钱财。
    
    这块玉佩很可能就是这暗八门中人拥有的东西。
    
    要说曾毅怎么得到这块玉佩的,那还得从四个月前说起。
    

    当时他正资助同伴张自重做生意,做的是木料生意,生意办的是有声有色,可是突然有一天,张自重来找他,告诉他自己被骗了,而且还因为进货贷了高利贷,正被人追杀。
    
    慌张之下,把这块玉佩交给了他,要他找到这玉佩的主人给他报仇。
    
    几天后,在大运河内,张自重的尸首被找到了,警方进行鉴定后认为是失足溺水,但是曾毅知道,张自重是为了不拖累妻儿,买了意外保险然后投河自尽的。
    
    为此,曾毅暗暗下决心为好友报仇雪恨,奈何,他虽然找到了那骗子,与对方斡旋争斗下,竟也没讨得便宜去,反倒是被骗的好惨。
    
    不过曾毅也不是蠢,知道自己无力讨得便宜,于是把心一横,就暗中问卖白面的买了些货,将其一古脑的塞入了卖给骗子的货物中,然后报警抓人。
    
    事情办妥了,曾毅深怕被警察抓到,于是就连夜奔走回了老家,直到一周后他才敢联系当地的朋友询问情况。
    
    骗子最终是被绳之以法了,然而他朋友的命却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局,谁都没有胜利者,有的只有无限的悲愤。
    
    ……
    “老板娘,长的挺水灵的嘛,来,陪哥喝一杯。
    ”一声惫赖无比的流氓话突然在门口响起,曾毅忙抬眼看人,一看心头一凸的。
    
    门口来了六个汉子,个个膀大腰圆,一身的酒气,满脸惫赖狠辣,这一看就是存心来闹事的。
    
    曾毅暗叫不好,这些人八成是刚刚那个“套儿爷”找来报复的……。
    
    曾毅的猜测是对的,此刻,在街头外一处茶餐厅内,那位金先生正拉着这一带的城防喝茶用点心呢。
    
    骗子一般是不轻易报复的,如若要报复,那就是往死里整,但是如今是法制社会,他们绝不敢太过放肆,每次行事前都必定是上下打点好一切。
    
    而这些城防狗腿子们,也个个是人精,知道这其中的猫腻,乐意配合着上钩,先是拿了骗子的好处,再是事后苦主上门来托关系查找凶徒,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顿孝敬。
    
    这也就是为什么城防一点用处都没有,甚至有时候嚣张跋扈到极致,一个贪字彻底埋没了他们的良心,至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于脑后。
    
    六个醉汉闯入铺子内,老板娘一见不好,伸手便去抢柜台上的手机,就要报警。
    
    曾毅不会打架,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和这些地痞流氓对决,绝对不能气馁,胆怯,必须在勇气上强于对方。
    
    他这一扑凶悍无比,醉汉感觉到脑后劲风袭来,急忙撤了手,身子一矮下来,跌跌撞撞的后撤躲避开来。
    
    曾毅一拳落空,也不停留,紧跟在就是一拳砸向了醉汉的太阳穴处。
    
    太阳穴是人生死穴,轻易磕碰不得,醉汉没料到曾毅打架如此不顾后果,吓的是一屁股跌坐在地,屁股才一挨地,他便觉得一股劲风从他的脑门上刮过,惊的他是面无血色。
    
    “去你的。
    ”曾毅再是凶悍一脚踹上去,把这醉汉踹翻在地,一个扑身压了上去。
    

    “啊!”醉汉一声惨叫,曾毅已经骑坐在他身上了,张拳就打。
    
    随行的五个醉汉看见这样打架的,还是第一次,这股狠劲比他们流氓还要狠,一开始都被吓的愣住了,等到同伴的惨声如杀猪声嚎叫入耳,他们这才反应过来,齐齐扑上去,照着曾毅身上便是一阵凶猛的拳打脚踢。
    
    曾毅也不管五个人怎么打自己,他就打压在身下的这人。
    
    要说这是为什么,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非找个理由,那就是看这家伙不爽,极度不爽。
    
    老板娘在柜台前看着这拳打脚踢的乱哄哄场面,都吓的呆若木鸡,要不是门口围观的人提醒,她都不知道要报警。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打斗还在持续。
    
    曾毅都不记得自己挨了多少拳脚,打着打着,他忽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了,而他的拳头也不过是机械的挥舞着,连掌心的玉佩都被打碎,碎片刺入了皮肉都不知道。
    
    忽的一股暖流从掌心流入,顺着手上六脉汇入,直取体内,随着奇经八脉散入四肢八骸中。
    
    曾毅感觉身子一振的,一股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让他精神一振的,他突然很想站起来,跟着感觉,他猛的站起来了。
    
    “啊!”
    一声长啸从曾毅的口中吼出,吼声如雷,长啸九天。
    
    围着他殴打的五个醉汉,齐齐被他身上陡然弹出的一股劲力给震飞出去,摔在的店铺内七零八落,不少古玩砸成了破铜烂铁。
    

    围观的人看着这突然逆袭的一幕,纷纷张嘴咋舌,很是惊讶曾毅是怎么突然大发神威的把五个人给打飞的。
    
    此时的曾毅傲然站着, 的身高不算伟岸,但是在众人的眼中却是高不可攀的,他宛如浴血奋斗的战神,在最后一刻将敌人斩杀殆尽,成为了这天地间的唯一霸主。
    
    “好man啊。
    ”老板娘花痴的般看着曾毅,一时间美眸被泪水迷失了……
    然而曾毅此刻心中却是一片迷茫,刚刚的神力来的快,去的也快,只留下脑海中一片古怪的记忆。
    
    是记忆传承,他呆呆的看了看手上的玉佩碎片,明白刚刚发生的一切。
    
    这块羊脂玉佩竟被前人设下了独门的传承记忆,唯有鲜血可解开上面的封印。
    
    曾毅闭上了双眼,仔细读取着脑海中多出的记忆。
    
    脑海中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一下子冲的曾毅神经一空白的,他茫然的接受着讯息,一段段的文字和图像在心尖流淌而过。
    
    曾毅被动的接受着一切,和他本体的记忆完美的融合,仿佛这些记忆本就是他的,只不过曾经被遗忘了一般。
    
    足足过去了十分钟,曾毅这才睁开了双眼,睁开眼他第一看见的是警车驶到了门口,这一刻,他笑了,笑的很灿烂,还有些诡异……
    被带上警车的曾毅没有吱声,闭目养神回味着脑中的记忆。
    
    心念一动,《八门宝鉴》出现在了曾毅的思维中。
    

    随着这名称,跟随着的是一些文字和图像,这些信息,曾毅曾经遇到过,赫然是和骗子斗局时遇到过的骗局,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
    
    《八门宝鉴》主旨江湖八门奇人奇事。
    
    原来传统的江湖是一个草根和秘密的底层社会,为求生存,逐渐形成了八个大门系在江湖行走讨生活。
    
    行医有疲门,讲风水的有风门,行乞打秋风的有要门,等等……
    这江湖八大门分别为惊、疲、飘、册、风、火、爵、要;被详细的记入了《八门宝鉴》中,他们几乎涵盖了江湖上各行各业。
    
    另外还有一些小八门,就比如曾毅熟知的暗八门,与其对于的还有明八门,分别是金、皮、彩、挂、平、团、柳。
    
    金是相面算卦八字命理等占卜生意,皮是卖假药的,也叫“挑汉儿的”,彩是变戏法的,挂是和武术有关的行当,比如武师,镖师,卖大力丸的,卖艺的,等等。
    平是评书,团是相声,相声过去也叫“团春”的,调是指那些看花柳病兼卖大烟的野大夫,柳是曲艺、戏曲行当。
    
    明八门之外,还有暗八门:蜂、麻、燕、雀、花、兰、葛、荣。
    
    暗八门与明八门相对,这是因为明八门中虽然不可避免地有欺诈和欺骗成分,但总体说来在当时属于合法的行为,官府并不干涉,可以公开营业,同时,明八门在江湖中属于比较光明正大的行为,从业者多带几分侠气,在江湖中较能赢得尊重。
    

    相比之下,暗八门则在当时就属于违法行为,身份不可公开,官府发现也要严查追究,同时,暗八门的行径,或多或少都在一定程度上违悖江湖道德,江湖好汉们也不齿与之为伍。
    当然,这只是总体而言,暗八门中一样有侠义之士,一样有热心肠的好人,这样的人也可以获得四方的景仰,扬名立万。
    
    以上明暗各八门,总共十六门。
    
    说白了这十六门大部分都是在行骗,只不过是于骗术一行划分的细致点,他们基本统筹在江湖八大门之一的册门。
    
    册门,讲究的是考证今古之学。
    册门的祖师爷是司马迁。
    时至今日江湖术,捣腾真假古董的,卖春宫的,经营字画的,都自称册门中人,甚至还包括盗墓的。
    
    读取信息到此,曾毅不禁疑惑,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好事,居然把江湖上大大小小的流派,门道都归纳起来,而且还神神秘秘的靠着玉佩传承。
    
    不过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都是作古的人倒腾出的事情,后人怎么可能从中揣摩清楚古人的心思。
    
    想不通的事情曾毅不去多想,继续浏览着信息,很快一篇吐纳心诀印入心帘来,曾毅一见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自古都有传言方士道家修身养性,修那天地大道,最后羽化成仙的。
    
    可是这都是传言,根本就没人亲眼见过,到了近代,更是因为历史缘故,很多道家典籍都失传了,炼气方式更是失传的多,造成了当代道门落寞,反倒是骗子假道士无处不在。
    

    若这篇吐纳心法真是玄门正宗的炼气之法,曾毅也不求真能羽化成仙,能得个延年益寿就沾沾自喜了。
    
    当下,也顾不得环境如何,曾毅就抱元守一,气沉丹田,开始按照吐纳之法炼气。
    
    这炼气需要的环境是清净典雅,向他这样在警车内修炼的,古往今来,只怕是第一遭。
    
    结果这气是沉丹田了,可却走了岔路,一下子从会元一泄千里了。
    
    “噗!”
    一个响亮的喇叭臭屁在警车内不和谐的响起,声音洪亮如闷雷,面包车内的警察和醉汉们是齐齐色变,惊讶的看向始作俑者。
    
    曾毅也是老脸一红,睁开眼不好意思的看向他们,想解释的,可发现有些不好意思,索性佯装看起了窗外风景,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似的。
    
    很快,一行人被带到了警局。
    
    曾毅进门前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狐疑的看向了远处,便见金先生正一脸焦急的看着门口,见他回头,吓的立马躲藏了起来。
    
    略微一定神,曾毅就欢快的笑了,看着情景,这小骗子本事有限,没能把关系打通到警局内。
    
    曾毅思索一番后,觉得自己这么进警局肯定要吃瘪,所以他一进门便冲押着他的警官小声道:“警察同志,想不想好好表现,在领导面前立一次大功。
    ”
    利欲熏心,便是身为公仆的警察也不能例外,一听曾毅说有立功表现,立马一脸抑制不住的希冀喝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快说,别和我卖关子。
    ”。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46620-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小说 最新文章
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科幻小说巨作——刘慈欣大
"九·一八"有感!金鹏聊斋文/9月8日9时8分
你捡过漏吗?讲讲三教九流的江湖骗术
【原创】古代历史武侠言情《风起姑苏城》
京味小说本色良民
找到了
混世男女——我在深圳和东莞与一群“混世男
天涯论坛
小乞丐捡到神奇骰子,发财、泡美女、摇个骰
午夜凶铃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11-04 02:01:06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1日历
2018-11-15 1:15:4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