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我们之间什么都有,除了爱情和信任 -> 正文阅读
 

[小说]我们之间什么都有,除了爱情和信任[第1页]

作者:舒沐梓V  更新时间:2018-02-11 00:27:11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9]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孩子没有了!”
    梁柔的婆婆今天抱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可没想到回来时两手空空,红口白牙一句话丢给了她。
    
    梁柔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猛的上前抓住婆婆的手臂,口吻急切,“您在说什么胡话?!安安到底在哪儿?!”
    婆婆愤恨地推开梁柔,从身后的皮包里拿出一叠A4的纸,猛拍在茶几上,“你还好意思问!我倒要问问你,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不要廉.耻的东西!我们唐家娶了你,可真是八辈祖宗的脸都丢光了!”
    一旁的公公看清纸张上‘亲子鉴定书’的字样,急忙拿到眼前仔细看,看清内容后,勃然大怒,“亏我还当安安是我们唐家的亲孙女!没想到竟然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
    梁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骂懵了。
    
    婆婆一脸的冷笑,“我们唐家可不会养个野.种!”
    “说的就是!”公公在这件事情比婆婆表现的更加情绪激烈,“传出去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
    恶.毒的诅.咒,不绝于耳。
    
    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梁柔急忙回头。
    唐钦严肃着一张脸,阔步走进客厅。
    
    “老公!”像是看到了大救星,梁柔跑上前去,“我们安安.......”
    啪!
    响亮的耳光声,使足了全力,梁柔被打的身子歪到一边,一只耳朵嗡嗡响,短暂的失聪。
    只余一边的听力,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贱.人!”
    周遭的空气都窒息。
    
    “唐钦,你怎么能打人呢?!”
    梁柔被扶起来,看清扶她的人,眼泪就有些忍不住,“曼清.......”
    张曼清是梁柔最好的闺蜜,面对好友,梁柔忍不住委屈。
    张曼清拍拍梁柔的后背,为她说话,“唐钦,这就是你不对了!就算小柔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也是她的自由!”
    梁柔全身绷紧,“我没有......”到现在还闹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今生至今就只有唐钦这一个男人,孩子.......不可能不是唐钦的种。
    
    张曼清扭头看向梁柔,“我知道我都知道,小柔你不是经常跟我抱怨唐钦他工作太忙,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你。
    我知道你空.虚.寂.寞,但在这次这事情上,我就是再怎么跟你关系好,也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你给唐钦扣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也真是过份了!”
    话音刚落,婆婆就跳了起来,“好呀!我儿子为国效力,你竟然背地里跟人抱怨。
    满脑子想着勾三搭四!小小年纪怎么就能这么乱!说!你到底跟多少个野.男.人乱.来.过!”
    梁柔难以置信的看着张曼清,她从没有跟曼清抱怨过唐钦任何事。
    一次都没有。
    
    一团混乱中,梁柔只能救助于丈夫唐钦,嘴里念叨着,“不是我,我没有。
    ”不管别人怎么怀疑孩子的来历,唐钦作为她的枕边人,他总该相信她。
    
    唐钦站的笔直,感觉到梁柔的注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
    他眼睛里的情绪浓烈,厌恶、鄙夷、冷漠,唯独没有信任。
    
    他不相信她。
    
    一个眼神,就能击垮一切。
    
    梁柔怀着孩子最难熬的日子,是唐钦要考公务员的关键时期。
    
    她以为将任何不适、疼痛都独自忍下,他就会念着她的懂事,对她好。
    没想到最终,连最起码的信任都失去。
    
    解释都显得苍白,梁柔紧咬牙关,整个人都暴躁起来,“我就问一句,我的孩子呢?!”
    这种时候,所有的伤痛都比不上孩子重要。
    她是母亲,为母则刚。
    
    “扔了!”婆婆被梁柔突然爆发的杀伤力震慑到,吓的躲到了张曼清的身后,嘴还是硬的。
    
    知道这样逞口舌之勇根本不会解决问题,梁柔深吸一口气,“你最好快点把安安给我找回来,要不然我就直接报.警!”
    梁柔说的太过狠绝,苏兰缩了下脖子。
    
    “你凭什么告我......,那孩子.......她根本不是我孙子!”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苏兰的语调,明显弱了下去。
    
    梁柔才不管,“不是你孙子,她也是一条命!你不说,我现在就报.警!”
    唐钦这时插嘴,“妈,你到底把孩子藏哪里去了?”
    苏兰表情讪讪,不情愿的说:“我就随手把孩子丢到医院外面垃圾堆了!”
    垃圾堆!!
    梁柔的脑子轰的一声,跟炸开了一样,安安现在还是个没有满月的婴儿,被抛弃在垃圾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她想都不敢想。
    
    根本没时间跟唐家的人多说,梁柔转身就跑。
    
    她要第一时间去找到孩子,一刻都不能等。
    
    张曼清跟着梁柔跑出来,追上梁柔扯住她,“小柔,别去了,没了孩子,只要你不承认,他们唐家也拿你没办法。
    ”
    梁柔豁然回头,瞪着张曼清,“你是跟唐钦是一起进屋的吧?”
    刚才太混乱,梁柔没来及关注。
    
    但是现在回想,张曼清是跟在唐钦的身后进门的。
    按照往常唐钦的忙法,这个时间点,根本不会回家。
    
    一切都太巧合了。
    
    梁柔甩开张曼清的手,“要是我的安安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梁柔就快速的跑下楼,打车去了妇幼保健医院。
    
    将妇幼保健医院周围所有的垃圾堆都翻了个遍,哪里有孩子的踪影!。
    
    梁柔直接报了警!
    警方对‘婴幼儿’丢失的事件非常的重视,立刻将孩子的信息输入专门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站。
    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妇幼保健医院周围的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都调了出来。
    
    画面中很清晰的可以看到,孩子是被人故意丢弃在垃圾堆里的。
    
    再往后,就是有专门的垃圾车过来将垃圾运走,垃圾车挡住摄像头的视线,等垃圾车离开之后,孩子就不见了。
    
    警方询问垃圾处理公司那边的员工,得到的答案是并没有人看到孩子。
    
    女警官指着画面上将孩子丢在垃圾堆里的女人问梁柔,“这女人是谁?”
    拐卖抛弃婴儿,是可以入刑的。
    
    梁柔直白的说:“是我婆婆。
    ”
    女警官的目光明显一愣,然后目露同情的说:“我们的警力有限,现在最好是通知媒体,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找到孩子。
    ”
    很快,媒体记者就到了警局,而抛弃孩子的苏兰,也被警方带来协助调查。
    
    这几年抛弃婴儿的新闻不少,媒体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知道被抛弃的是女婴,又是婆婆下的手,很自然的就有了劲爆的标题。
    
    小小的警局被媒体团团围住。
    
    唐家的人都跟着一起来了警局,除了苏兰,还有公公唐明渊,以及唐钦。
    
    苏兰到这会是真的知道害怕了,一路用双手捂住脸,哭哭啼啼的被警方带去记笔录,协助调查。
    

    唐钦跟着母亲进入警局大厅,看到梁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拖到一旁的角落,发狠的说:“梁柔!你是疯了是不是?你明明知道我刚刚考完公务员,这个时候,名声对我多重要!你闹出这样的事情,我还怎么工作?!”
    梁柔像是受伤的母兽,不错眼珠儿的瞪着眼前的丈夫,一字一顿的说:“你口中所谓的‘名声’难道比我们的女儿重要?”
    唐钦表情冷到了极致,“我们的女儿?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你心里清楚!”
    梁柔指尖冰凉,眼睛里已经有泪在盘旋,“就你这样,把名声看的比孩子重的人,你配做她的父亲吗?!”
    说完梁柔就推开唐钦,转身就想跑出警局大厅。
    
    硬生生的被唐钦强拉了回来,“我警告你,关于孩子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要跟记者说!”
    怎么可能?梁柔不买账,“不说孩子的信息,怎么找孩子?不仅要说,还要把孩子的照片都登出来!你不是不认孩子吗?那你就管不着我怎么做?”
    唐钦已经忍无可忍,低吼着,“你要是敢让外面的人知道,那孩子不是我的,你给我带了这么大的绿帽子。
    我们的脸面不要了,你也别想独善其身,我不会放过你!”
    说来说去,还是不肯放下心里的怀疑、厌恶、憎恨。
    
    梁柔后槽牙磨了磨,“唐钦,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苏兰被拘留,唐家父子掩人耳目,悄悄的离开警局。
    
    对孩子的去向,唐家人并不关心。
    
    离开警局后,梁柔将手机里的女儿照片都发给媒体记者,恳求他们将女儿的照片刊登出来,发动全市人寻找。
    
    临海市经济发达,是座不夜城。
    
    梁柔在外游魂似的找到深夜,手里捏着一瓶矿泉水,脚步都已经蹒跚。
    
    不间断的找寻,她体力已经透支。
    
    可是心里有个信念在呐喊,不能停下来,她的安安在等待着她,她不能放弃。
    
    .......
    “美女.......一起喝一杯吧?”不远处有人朝着梁柔喊了一声。
    
    此起彼伏的嬉笑声。
    
    这要是平时,梁柔一定会害怕。
    可是当下,她并不,随着夜越来越深,她心里的绝望越发的扩大,她还没有找到女儿。
    
    盯着不远处衣着花哨,带着金属链子,看起来就令人生惧的小团体,梁柔走过去说:“我出钱,雇你们。
    ”
    她这六个字出口,就跟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
    
    这些人笑成一团,哎呦哎呦的调侃,“没想到小美女还是个金银婆,想雇我们做什么?让我们把你伺候美了是不是?这点小要求,不用谈钱这么伤感情,我们兄弟,都愿意为你效劳的!”
    梁柔紧绷着下颌骨,沉痛着说:“我的女儿被婆婆扔了,我求求你们,帮我找到孩子好不好?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
    
    ”
    说完这话,憋了一天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天地之大,她孤立无援,没有人关心她女儿的生死。
    
    梁柔哭着说完这番话后人就跌坐在地,她支撑不住了。
    
    原本吵嚷的一群人都静了下来。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了句,“带她上去见焱哥。
    ”
    梁柔被人拖拽着,走进了路边的娱乐会所。
    在外面看不出来,进去之后才发现,这会所别有洞天,装修奢华。
    
    三楼最里面的包厢门半开着。
    
    先入耳的是,“他妈的!敢在我的场子里卖粉丸!老子废了你!”
    哭哭啼啼的求饶声不断。
    
    梁柔被人拖着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
    
    等了一阵后,才有人让梁柔进去。
    
    很大的包厢,角落里跪着一排人,各个哭天抢地。
    
    为首的坐在红色的皮沙发上,穿着黑色的,什么花纹都没有的T恤,黑色的牛仔裤,双腿修长。
    打扮很干净,跟之前坐在一起喝酒的那伙人很不一样。
    他手里夹着烟,坐在那里,像是自成一个生人勿近的气旋。
    
    “焱哥,就是这女人.......”
    被称作焱哥的人起身走到梁柔身前,他太高,压迫感强烈。
    梁柔急忙擦干了眼泪,仰头盯着他。
    
    “你想让我们兄弟帮忙找孩子?”焱哥问。
    
    梁柔点头,虽然刚才她的求助是一时冲动,可是冷静下来想,这些人说不准真的比警察更能办事。
    
    只要能找到孩子,什么路子,她都愿意试。
    
    焱哥说:“我们兄弟可不做白工。
    ”
    梁柔立刻就懂了,“放心,我会付钱的,你们要多少?我只要能给得起,都给,只求你们能尽快帮我找到孩子。
    ”
    焱哥的手捏住梁柔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这么一来,梁柔看清了对方的脸。
    左边眉毛中间有道疤,下巴处青虚虚一片,皮肤蜜色,眼眸幽深。
    
    “钱,当然是要。
    你,也跑不掉!”
    梁柔的脸一下子白的彻底。
    
    焱哥一笑,“就这么点胆量,还敢跟我们谈生意?”
    下巴被他捏着,梁柔说话有些艰难,却知道此时她绝对不能怂,“你们将来也会有孩子,就当积德!”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社会的渣滓,对孩子,总还是会有种温情在的。
    
    梁柔不信这些人灭绝人伦。
    
    焱哥将手收回,脸上的表情有些嘲讽,“别跟我说什么人间大爱。
    要真信这些,我不知道死了几百次。
    ”
    “我出钱!”梁柔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要能找回孩子,多少钱,她都是会出的。
    
    就像是开关,梁柔这两个字一出口。
    焱哥就开始吩咐,“六猴,去给财发他们发消息,问问今天他们今天见没见过弃婴。
    ”
    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信服,纷纷行动。
    
    这一刻,梁柔看到了希望,这个焱哥,一呼百应,气势十足。
    
    梁柔虚虚的问,“我们是不是要签个协议?”
    她怕这些人在找到孩子之后,凭空涨价,不守信。
    
    谁知焱哥展眉一笑,“放心,你跑不了。
    要是敢坏了规矩,就卖你们母女去港城下海。
    ”
    梁柔一抖,不敢再出声了。
    
    大家忙忙碌碌的开始打电话发动人手帮忙找,聂焱这才转过身来看梁柔,“还能站起来吗?去楼下车里呆着,等有消息我开车带你过去。
    
    ”
    梁柔挣扎了几下勉强站了起来,跟聂焱擦身而过的时候,梁柔真诚的说了谢谢。
    
    不管聂焱是什么样的身份,他帮助她找孩子。
    一句谢谢,她说的真心实意。
    
    聂焱抽出一根烟来点上,说话声有些含糊,“等找到孩子在说不迟。
    ”
    .......
    “焱哥,财发说他们今天捡了个女娃,有病,还没送去孤儿院!”
    这句话如惊雷在梁柔耳边炸开,她猛的往说话的人身边跑了两步,“是我女儿,她昨晚开始发热,一定是我女儿。
    ”
    焱哥笑了。
    
    这钱未免挣得太过容易,挥手让兄弟们留在这里,“我带着这女人过去把孩子带回来!这钱拿回来给六猴他哥治腿。
    ”
    “焱哥仗义!”
    梁柔坐上车,整个人都是血液沸腾的,没想到真的会有安安的消息,这怎么能让她不激动兴奋。
    
    焱哥开车,倒出小巷子,往坪山方向开。
    路上下起了暴雨,雨刷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
    
    这车也不是特别的好,在风雨中,车子左右打摆子。
    
    梁柔一天没有吃东西,身体实在扛不住路况天气导致的颠簸,头昏脑胀。
    
    好容易开到了目的地。
    
    已经深夜,坪山村漆黑一片,只有狗吠声在大雨中此起彼伏,非常的凶悍。
    
    梁柔跟着焱哥一路跑进房,很短的路,已经将他们淋的湿透。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梁柔进门就看到不远处的大床上,放着一个襁褓。
    孩子被包裹着,看不清楚模样。
    
    但是仅仅是孩子那微小的呼吸起伏,都已经让梁柔按耐不住心情。
    
    孩子,她的孩子!
    她不管不顾的跑向床边。
    
    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一颤一颤的长睫毛,孩子的每一下呼吸,都牵动着梁柔的心。
    
    看清孩子的脸,梁柔抑制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低声啜泣起来。
    
    不是的!
    床上这个孩子美好如天使,但却不是她的女儿,不是她的安安啊!
    坚持着的信念土崩瓦解,梁柔跌坐在地,埋头痛哭。
    床上的孩子被人赶紧抱走,焱哥走到梁柔身边,伸手拽她,“哭什么!给我起来!”
    他的语气严厉,很不耐烦。
    
    梁柔说不出话,只是摇头,外面这么大的雨,天气预报说今晚有热带气旋登陆。
    珠三角地区都有大暴雨,孩子若在室外,根本没有活路。
    若是被人抱走,如今孩子被拐卖的案件那么多,过了这一夜之后,茫茫人海,她又要去哪里去找孩子........
    回程的路上,热带气旋正式登陆,风大雨急,很多地段都出现大量积水,车子稍有不慎就有出现危险。
    
    “妈的,什么鬼天气!”焱哥嘴里叼着烟,边开车边骂。
    
    梁柔靠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都恹恹的。
    她盯着自己手机屏上的孩子照片发呆,眼泪断了线似得不断的流。
    
    就像是被抽走了生命力的布偶娃娃,怎么看都死气沉沉。
    
    焱哥此时脾气原本就因外面的天气烦躁的很,再看梁柔这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索性不再管她,只专心开车,等车开到临海市主城区,路面状况好一点之后,焱哥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才扭头看了梁柔一眼,想着毕竟是丢了孩子,怪可怜的。
    
    没想到这一看,才发现,梁柔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
    
    她原本就在月子期间,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这一天东奔西跑的找孩子,饭没吃上一口,晚上还让大雨淋了个透。
    
    聂焱用手掌贴了下梁柔的额头,滚烫。
    
    第一时间,他就把梁柔送到了医院。
    
    大风大雨的,来医院里就诊的人并不多,看到有人抱着昏迷不醒的女人跑进急救大厅,医护人员一拥而上。
    
    “家属去办入院手续!”
    等聂焱交了钱,重新找到梁柔的时候,她已经被安置在病房里,手背上挂着吊针,人已经醒了。
    
    就在几个小时前,梁柔还神气活现的跟聂焱谈生意。
    现在,她苍白柔弱的躺在病床上,如易碎的玻璃。
    
    梁柔心灰意冷,却也知道不能麻烦焱哥太多,够着放在床头柜上的钱包,嗓子沙哑的说:“医药费的钱,我拿给你。
    ”
    聂焱嗓子有点痒,他想要抽支烟。
    不过这里是病房,禁止吸烟。
    
    抛下句,“身体好了再说,该给的钱,你赖不掉!”之后,人就走出了病房。
    
    站在走廊上,聂焱快速的抽出一根烟,点燃。
    
    “哎哎哎!对!说的就是你!医院区域,不准抽烟!要抽,出去抽!”护士声音洪亮。
    
    聂焱的眸光忽明忽暗,也没灭烟,就这么大剌剌的在护士面前走过,直接走出了医院。
    
    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梁柔靠在病床上,绝望、沉痛之后,大脑一片空白。
    
    2018-02-08  6
    梁柔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这一觉却并不安稳,梦里都是孩子的模样。
    
    十月怀胎,顺产下来的女儿,是她的心肝宝贝。
    
    猝然醒来,看病房外已经天光大亮,雨也已经停了。
    梁柔第一反应就是坐起身来想要下床,她还要继续去找寻。
    
    “别乱动!”严厉的呵斥。
    
    梁柔愣头愣脑的抬头,看到刚走进病房的聂焱。
    
    “焱哥.....我....孩子.....”嗓音嘶哑,比昨天要严重的多,且疼痛。
    
    聂焱垂着眼,走到病床前,将手里提着的塑料外卖饭盒放下,淡道:“吃你的,孩子有人在找,用不着你去添乱!”
    梁柔心放下一点,要是焱哥的人帮忙,比她一个人找寻要效率高很多。
    
    她也确实是饿了。
    
    买来的是紫米粥还有流沙包,梁柔咬下一口,满嘴的香甜。
    抬头,聂焱已经走到一旁,不看她,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梁柔想了想,嘴里还含着包子,冲着他的方向含糊着说了谢谢。
    
    谁知道谢字才出口,就被人打断,“他是谁?!”
    梁柔盯着聂焱身影并没有注意到门口处,唐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的身边跟着张曼清。
    
    怎么忘记了?张曼清是中心医院的医生。
    
    唐钦一身制服,气势汹汹的走到梁柔的床边,“这下被我抓个现形!看你还能怎么说!贱人!”说着,他的手就举了起来,看起来是想要对梁柔动手。
    

    他的愤怒不是假的,梁柔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惊的一口面团没咽下去,卡在喉咙,脸涨的通红。
    
    聂焱就在梁柔身边不远,他动作很快,也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只听到唐钦一声呼痛,人往后退了两步,紧抓着手腕,表情痛苦。
    
    张曼清惊叫,“唐钦,你没事吧?”
    聂焱没看一旁疯狂咳嗽的梁柔,只是对着唐钦说:“嘿,哥们,对女人动手,人干事?”
    张曼清抓着唐钦的手仔细检查,“你谁啊你?你知道他是谁吗?伤了他,没你的好果子吃!”
    聂焱更想抽烟了,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啪嗒啪嗒响,火光在他的眼前一闪一灭,更显的他邪气,“我管他是谁?惹了老子不痛快,谁也别想痛快!”
    唐钦虽然脸色还是有些白,不过人已经站直了,将心疼他的张曼清推开,往前走两步,跟聂焱面对面。
    
    唐钦站的笔直,表情严肃。
    而聂焱歪歪斜斜的靠在床边,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
    聂焱身高优势明显,就是如此,还比唐钦要高一些。
    
    梁柔咽下嘴里的东西,伸手就想要拉聂焱,想让他走,离开这个是非地。
    
    聂焱帮了她,她不能让聂焱因为她,树敌。
    
    却不知,她这样的动作,在唐钦眼里,成了另外一种含义。
    
    嫉妒如燎原的火焰,烧的一贯自制力极强的唐钦,情绪失控。
    他出手如电,掐住梁柔的脖子,阴狠的瞪着聂焱:“她是我老婆,我就是弄死她,那也是我的家事,你是什么东西?狗杂碎!”
    唐钦的模样,更像是一种对自己领地的统治权宣誓。
    
    聂焱轻吹一口气,将打火机上的火苗吹灭。
    ‘呵’他笑了声,口吻闲淡的说:“我早说过,别惹我不痛快!”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瞬间,聂焱的拳头就冲着唐钦挥了过去,爆发力惊人。
    
    猝不及防之下,唐钦被打倒,他手里还捏着梁柔,就像是骨牌效应,梁柔被他拖下了床,狠狠摔在地上。
    
    根本什么都来不及。
    
    聂焱浑身戾气,对着唐钦并没有半分手软。
    
    唐钦被迫放开梁柔,全力抵抗。
    
    但,在聂焱这样的绝对暴力面前,唐钦根本毫无翻身的可能。
    
    张曼清惊叫着想要分开两人,却被不知是谁甩出几步去。
    
    这一刻的聂焱,如修罗。
    
    张曼清的尖叫声引来了医生护士,很快报警,警方的人到达,要带聂焱还有唐钦去警局。
    
    梁柔不放心,强撑着身体跟着去。
    
    警局里的场面很诡异,聂焱歪斜的靠在墙上,半点说话的意思都没有。
    而唐钦,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可是也是一声不吭。
    
    警察气的直骂,“别以为你们不说话就能逃过惩罚!”
    张曼清一起跟了来,这时候她倒是义愤填膺的很,手指指着聂焱,一声声的控诉,“把他抓起来!仗势行凶,要不是你们来的及时,今天唐钦非被他打成重伤不可!我们要告他,让他赔偿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聂焱眼角撇了张曼清一眼,冷笑一声。
    

    “闭嘴!”唐钦对着张曼清也没有好脸色,让她别说了。
    
    没打过本来就是一件丢脸的事,这样大肆宣扬,更显的弱。
    
    张曼清看向唐钦被打的惨兮兮的脸,满眼的心疼,“可是.......可是,你这都伤成了什么样子了?”
    说完这句话,她像是才想起坐在一旁的梁柔,“梁柔,你难道就不心疼?”
    这话说的。
    
    梁柔抬了下头,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手印,已经泛青。
    
    看清这伤,唐钦明显呼吸停了下。
    
    警察对梁柔态度很好,比上在场其他三个人,梁柔的样子,更像是受害者。
    
    “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别怕,这里是警局,没人敢欺负你!”
    梁柔才张嘴,“我.......”
    唐钦就猛地站起来,“够了!这事是我们家务事,没必要在这里说。
    今天的事情,对医院造成的损失,我来赔偿,其他的,不必追究。
    ”
    他穿着制服,警察到底给他几分面子,没有再追究。
    
    张曼清不乐意,“怎么能不追究,就该让这个痞子倾家荡产!”
    唐钦充耳不闻,径直走到梁柔面前,一字一顿的说:“跟我回去。
    ”
    梁柔不动,就盯着唐钦对着她伸出的手。
    
    张曼清跟着过来,插话说:“哎呀,梁柔,你可真是有福气,都这样了,唐钦他还不嫌弃你!”
    嫌弃?
    梁柔轻摇头,“找不到孩子,我不会回去。
    ”没办法面对,抛弃孩子的婆婆。
    那个家,她是恨极了的。
    
    唐钦侧目看了看正在点烟的聂焱,深吸一口气,“忘了那个孩子,跟我回去。
    ”。
    
    梁柔觉得自己幻听了,她抬起头,凝住唐钦的眼睛。
    彼此间,早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浓情,只余陌生。
    
    “忘了?”她呢喃着,似乎在说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安安是我阵痛了二十个小时生下来的,怎么忘?”
    她的表情令唐钦不堪面对,他侧过头去,说话的语气依旧残酷,“梁柔,我容忍你过去的背叛,已经仁至义尽,你别逼我!”
    好似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相信过,孩子是他的。
    
    这份怀疑根深蒂固,没有丝毫的动摇。
    
    到这会儿,梁柔已经不想再去解释、辩解,他早已经认定了安安不是他的女儿,认定了她红杏出墙。
    
    真的没什么觉得难过失望的了。
    
    她连孩子都失去了,再失去丈夫,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梁柔垂下头,不再看他那张曾经刻入她心里最深处的脸,语气平静的说:“我们离婚吧。
    ”
    夫妻走到毫无信任可言的地步,维持下去,不过是互相折磨。
    再者,梁柔不可能再回到唐家去,不管孩子最终能不能找回来,那个家,她都不会再回去了。
    
    唐钦原本伸到梁柔面前的手僵硬了一瞬,然后紧握成拳,背到了身后。
    
    “梁柔!你休想!”唐钦恨极了,“你想离开我,跟这男人双宿双飞!绝无可能!”
    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被怀疑被泼脏水,不是不委屈的。
    
    她嫁给唐钦,上照顾公婆,下生育孩子,多少付出,都在此刻涌上心头。
    
    最终,换得这样的下场。
    
    就算是说出离婚,他依旧在怀疑她的动机,毫无半点惭愧。
    
    梁柔双手捏的死紧,“我一定要离婚!”她念着,就像是在一遍遍的说给自己听,“这个婚,我一定要离。
    ”
    抛弃了她女儿的婆婆,辱骂她的公公,怀疑她的丈夫。
    
    这些人让她想起就觉得生活没有希望,她想要逃离,一刻都不能容忍下去。
    
    唐钦忍无可忍,挥手对着梁柔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她被推打倒过去。
    
    聂焱一把将人抓住,半搂半抱起来。
    
    “看样子,是我下手轻了!”聂焱对唐钦,态度很轻蔑。
    
    唐钦真是见不得梁柔跟聂焱看似亲密的模样,这会让他不断的想起,那个不是他的孩子........
    这一对......奸夫淫妇!
    怒气翻滚,他作势要上前将梁柔从聂焱身边撕扯过来。
    
    周围的警员围上来,“敢在警局动手,想吃牢饭了是不是?”
    张曼清也劝,“唐钦,你别这样,她都铁了心跟别人了,你又何必执着。
    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快跟我回去,我给你处理伤口。
    ”
    警员驱赶,张曼清拖拽,将唐钦弄出了警局。
    
    聂焱这才低头看向靠在他身上的女人,心里不知道是种什么滋味。
    
    正打算安慰两句。
    
    就见梁柔抬起头,对着警员说:“我要报警!遭遇家暴,我请求验伤!”
    她眼中有熊熊火焰。
    
    聂焱‘嘶’了一声,调侃道:“女人要会哭,才有人疼。
    ”。
    
    哭?梁柔愣了下,这两天,她哭的还少吗?丢了安安,她眼睛都要哭瞎了。
    
    不过很显然,聂焱说的不是这个‘哭’。
    
    要她对着唐钦哭?哭着解释还是哭着乞求原谅?
    梁柔自嘲的笑,“不需要了。
    ”
    只有面对可以依靠的人,哭才有意义。
    
    聂焱一路陪着梁柔验伤,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这么做,大概是看她脸色苍白,怕她会出事吧。
    
    等梁柔拿到验伤报告,在警局备份立案之后,他才说:“早上你也没吃几口,一起吃个饭吧。
    ”
    走出警局,就有一家沙县小吃,门面挺小。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店里人不多,梁柔跟聂焱面对面坐着。
    梁柔点了一碗馄炖,聂焱点了一碟炒面。
    
    然后,一起埋头吃,谁都没说话。
    
    聂焱吃的快,风卷残云似的吃完,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
    她其实五官长的很好看,皮肤雪白,只是人有点肉感,是那种白净圆润的女人。
    
    吃馄炖的动作秀秀气气的,要不是聂焱亲眼看到她之前的遭遇,真想不出,她会这么惨。
    
    尤其是看到她脖子上的手印,真是.......一言难尽。
    
    最终,他忍不住开口,“往后你打算怎么办?”
    梁柔嘴上还带着一点油花没来得及擦,她微顿了下,“找孩子,离婚。
    ”
    她说的挺平静的。
    

    看起来,像是完全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聂焱身体转了下,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烟雾中,他说:“孩子可不好找。
    ”
    这是事实,丢了孩子的事情,几乎媒体都会报道。
    可是真的能完完整整找回来的,凤毛麟角。
    
    有些家庭,数十年如一日的找,都毫无头绪。
    
    梁柔放下手里的勺子,她吃不下去了。
    想起孩子,心里就疼,不过,她态度坚定,“不管安安在哪儿,我都会找到她。
    我是她妈妈,绝不能放弃她。
    ”说完,她眼泪就下来了。
    
    这是控制不住的事,念及孩子,真的痛苦。
    
    聂焱盯着她下巴处要掉不掉的泪,“你记得你答应的事儿,等我们兄弟把孩子找回来,缺一分钱,都不成。
    ”
    梁柔强笑,“好,我不会忘。
    ”
    真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聂焱没再说话,就是抽烟。
    
    梁柔吃不下了,就对着聂焱说:“无论如何,要谢谢你。
    往后,要是有孩子的消息,请你第一时间联系我。
    我的手机号,你知道的。
    ”
    聂焱无可无不可的点了下头。
    
    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终归是要各走各路的。
    
    梁柔深呼吸一口,站起身,“那就再见了。
    ”
    聂焱没理她,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梁柔也不知道跟聂焱再说什么,就对着聂焱鞠了一躬,“找孩子的事情,拜托你多操心。
    ”
    说完,梁柔就走出了沙县小吃。
    
    昨晚才下完雨,天气还是阴郁,梁柔一步步的往远处走。
    
    聂焱孤身坐在小饭馆了。
    
    一根烟抽完,又点了一根。
    
    想到什么,他眸光突然一闪,猛然间站起身来,追了出去!。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2560-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9]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 最新文章
《幽灵权杖》——一场肆虐全球的瘟疫背后的
没有合适题目的原创小说(连载,长篇)
破军(古典仙侠,有酬求书名)
国士与天意—上
二胎时代,我和婆婆的鸡毛蒜皮
《逆天的半妖》人是人妈生的,妖是妖妈生的
【参赛】-社会纪实-洒向人间都是绿
他本不姓朱!——八一八皇帝插班生嘉靖的黑
花落花飞飞满天
菩提记:花开菩提缘---原创仙侠小说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2-10 23:47:51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7日历
2018-7-16 18:50:51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