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小说 -> 你可以选择爱或不爱,而我只能选择爱或更爱 -> 正文阅读

[转载][小说]你可以选择爱或不爱,而我只能选择爱或更爱[第1页]

作者:京狸V  更新时间:2017-12-02 23:50:13
    从医院做完产检回来的这天,S城下起了蒙蒙细雨。
    
    我想,这并不是个好的兆头。
    
    从公交站点等车的这段漫长时间里,叶岩给我打了两通电话,第一通电话是问我有没有继续找工作的想法,第二通电话是问我是否给他母亲买了补血的阿胶。
    
    我想他已经把我今天做产检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我并没责怪他,因为他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主,尽管我和他还没有登记结婚。
    
    我是个未婚妈妈,怀孕刚好四个月,还处在可以赚钱养家的阶段。
    
    我和叶岩相恋四年,从大二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上个月才刚刚有了我们自己的还贷房,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好在这个男人有着一股让人踏实的劲,让人放心。
    
    公车距离我家有十二个站点,每次挤上公交的时候,我都会把并不明显的小肚腩挺的凸凸的,我天真的以为会有好心人给我让个座,但我一次也没得逞,虽然我是个名副其实的孕妇。
    
    车子是直达小区门口的,下车后,天还灰蒙蒙的,看上去,这股憋了很久的小雨势必要演变成一场倾盆大雨。
    
    我快走了两步,朝着小区的大门,但前脚刚要踏上马路沿边,身后一阵刺耳的汽车转弯声就把我吓的没了魂。
    
    我回过头,一辆白色的奥迪A6差点就撞向我的身后,我惊魂未定的站在路旁,观摩着车内的人影,但根本什么也看不清。
    我怒火中烧的走上前,想和车主理论一番,但话还没开口,车子里就走出了一个步履轻盈的窈窕女人,她身着一袭长纱裙,粉妆玉琢,眼眸明亮有神,整张脸就是那种电视模特的即熟感。
    
    她没开口前,我笃定的认为她一定是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但直到三秒后,她开口说第一句的时候,我就断定她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市侩女。
    
    “你长没长眼睛啊!没看见我的车过来了吗?不想活就去跳楼!别在这找不自在!”她的眼里盛满了怒火,苛责我的时候咄咄逼人。
    
    “对不起,我没看见。
    ”我强忍着她的无理取闹,并不认为和这种不识大体的女人争论下去会有什么公平的结果。
    
    但我没想到的是,在我道完歉以后,她竟然还在嘴里幽幽的骂了我一句脏话,大概就是说一个人傻之类的,然后她就头也不回的踩着她的红色细高跟回了车座里。
    
    我气不过,但想想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少给自己惹怒的好,毕竟怀孕的时候要多注意调节自己的身体和情绪。
    
    临回家前,我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些晚餐要用的食材,再次从超市门口出来的时候,那个人面兽心的女人还一直逗留在小区的大门口处,车子都没熄火。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直觉,我总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她刚刚的那一下急转弯,明明是想把我撞死的。
    
    从超市离开后,也不知是今天的装扮太招眼,还是衣服有了破损,回走到单元楼的这一路上,我总觉得身前身后总有那么一双两双的目光尾随在我的身后,像是隔着某个远处在窥探。
    
    我没多想,在楼下的储物箱里提走今天的鲜牛奶,就急速回了家。
    
    进屋发现叶岩还没下班,我看了看客厅中央的挂钟,下午五点整,放下手中的大小塑料袋,直接脱鞋开了电脑,不过页面刚浮现出一层宝蓝色,身后的防盗门便被扣响了,我以为是叶岩忘了带钥匙,不假思索的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而上的,却是快递公司的派送员。
    
    “是江书影家是吗?”
    “恩,是。
    ”
    “签收一下吧!这里有你的快件!”
    “快件?我最近也没有网购啊?”我满眼疑惑的接过他手中的大件包裹,仔细掂量着里面的重量,感觉像是一些档案文件之类的东西。
    
    “你确定这是我的邮件?我没有接到你的通知电话啊!”
    那人点了点头,一脸的不耐烦:“给你打了好几通电话了,你不接,我就直接来敲门了!”
    我翻了翻裤兜,发现手机的确没在兜里,好像是被扔进装蔬菜的购物袋里了。
    
    “啊,这样!那真是辛苦你了!”我礼貌的将单子签好,又递回到他的手中,那人转身就一溜烟的离开了,临走前还故意在门口的墙壁处瞄了几眼。
    
    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回到客厅,我在电脑桌旁边翻找着剪刀,显示屏上就开始不停的提示我有新的邮件,一封接着一封的,我以为是太久没上网的缘故,突然间堆积了这么多的垃圾邮件,也就没当回事。
    
    找到剪刀后,我沿着包裹的边缘撕剪,但才开到一半,家门就再一次被打开了,是叶岩回来了。
    
    我起了身,打算帮他把外套脱下,他却直接递给了我一大盒包装精致的阿胶。
    
    “这是给我妈买的,你放在厨房就行,抽空我会给她送去。
    ”话落,他就头也不回的往卫生间里冲。
    
    我扒开包装,看着里面的三大盒精致包装的阿胶,没忍住的问了一嘴:“这三盒你花了多少钱啊?看样子不便宜吧!”
    “两千多点!”他隔着门对着我空喊,听到两千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揪了一下,不是因为它有多贵,而是从和他在一起到现在,他都没给我买过这么奢侈的东西,甚至连个钻戒都没有,更何况还是吃的!
    我没再敢问下去,怕他以为我小肚鸡肠,就直接转移了话题。
    
    “叶岩,我今天去医院做产检了。
    ”
    “恩。
    ”他回应的敷衍。
    
    “医生说宝宝很健康。
    ”
    “恩。
    ”
    “下次你陪我一起去吧!以后肚子大了,我坐公车也不安全。
    ”
    我以为他能继续说“恩”,但我在门外等了半天,他却回了我一句:“那你就打车去!”
    我有些失落,但想想他一天到晚工作也蛮辛苦的,就没继续和他争论。
    
    我重新拿回包裹,撕开封口。
    
    包裹的袋子里面还有一层,是用档案袋装封的,我沿着胶封的虚线撕开档案袋,里面的东西还没露头,卫生间就传来了叶岩的质问声:“你最近有没有找工作啊?家里只靠我一个人,实在是吃不消啊!”
    我心想着,你都有钱去买两千多的阿胶,怎么就没钱支付我们娘俩的生活费了?但我怕他生气,只能嗯嗯呀呀的搪塞他:“找了!但是没有中意的!实在不行,我就还回以前的那家教育机构上班吧!”
    我冲着卫生间大喊,他就走了出来,他的脸上还挂着刚刚清洗时的水珠,顺着脸颊流向下颚。
    
    叶岩的肤色是小麦色,个头一米八二,双眼皮,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因为他长的耐人,才一头栽进了他的跟头里。
    
    现在想想,哪张脸不是看,看了四年也快看腻了。
    
    “要不你就回那里,继续当你的育幼师,正好你现在还怀着孕,做你的老本行,挺合适的。
    ”他用手掌擦拭着右脸处的水滴,眼睛冲着我瞟了几眼,随后转身就提着蔬菜去了厨房。
    
    我思索了好一会,然后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叶岩,你公司现在招人吗?有没有合适的岗位是我可以做的?”
    也不知他是突然慌了神,还是走了神,我说完这句话,他的脊梁倏然就僵持在那,隔了好半天他才挪了一小步。
    
    “你那专业,去我公司干嘛?我们公司又不招育幼师!”
    “行政类的呢?文员?策划?总有我能做的吧?”
    “行政类的必须门面要好,你现在怀着孕,平时又不爱化妆,那岗位都是给年轻小姑娘备着的!你去凑什么热闹!”他在厨房洗起了蔬菜,头都没回的就拒绝了我。
    
    “我很老吗?我才二十五喂!不过是怀孕怀的早了一点!对了!咱俩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妈今天又催我了!要不咱先挑个好日子,先把结婚证领了吧!”
    说到这,叶岩彻底没了声,厨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只能听见水流簌簌的声响,甚至连他的喘息声都要被淹没了。
    
    我以为他晕倒在里面了,跑到厨房一看,正好和他碰了个正面。
    
    叶岩很温柔的把我搂在了怀里,他的下颚点在我的头顶,柔声细语:“等我忙过这一阵,我们把宝宝生下来以后就结婚,我最近马上就要升职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你能理解吗?”
    叶岩的口吻里带着恳求,我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了,只能妥协的点头,谁让我已经妥协了四年呢?
    我承认我是个容貌并不出色的女人,年龄也刚好卡在了25这个不当不正的节骨眼上,在接下来的后六个月里,很悲催的又要变身成为人母。
    我的生活从上了大学开始,就没风光或者难忘过,我的这几年稀少珍贵的青春,都用在了和叶岩的长相厮守里,但如今想想,那却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梦。
    
    毕竟现实总会摧垮人的耐性,而这个梦会不会醒,我自己也不确定。
    
    我很想哭,因为腹中翻搅的疼痛感,但眼泪还没来得急下落,疯女人就再一次踹向了我的后腰,我努力的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保护着自己的小腹,却还是经不住她的蛮力。
    倏然,她五指有力的渗入我的发丝,撕扯而起的一刻,有一种钻心的疼。
    
    “江书影,你现在不用和我装可怜!叶岩现在不在这,你没必要和我装出一副绿茶婊的样子!”女人的尖锐声音响彻在耳边,她身上刺鼻的香水味熏的让人作呕,我半睁着眼,想还击,但是身子早已疼的不敢挪动一下。
    
    直到身下的鲜红血液顺着衣摆流淌到女人脚边时,她才惊呼一声的松开了我的发丝。
    
    “血!”
    耳闻她的惊吼,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身下的那一片艳红色的狼藉,我知道这些鲜血意味着什么,因为我曾经就是一名育幼师,但我还是愿意相信那百分之十的幸存可能。
    
    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我这样想着。
    
    女人见此事态,快速的向后退了三步,她的身子靠在走廊楼梯扶手上,僵持在原地。
    身旁的两个女人心里发了软,想要来扶我,但事实上她们还是退缩了,大概是怕粘包赖吧!
    我很努力的对着她们三人摇了摇头:“先送我去医院吧!求你们了!”
    我不知道这个“求”字用的恰不恰当,只是在这种状态下,我找不到可以依靠的人。
    
    疯女人的眼睛瞪的溜圆,她的嘴巴张的和鹅蛋一样大,就好像从没见过别人流血一样,我以为她会发发善心,就算帮我拨一通急救电话也好,但她并没那么做。
    
    几十秒的空白过后,疯女人拉起了身旁的两个随从,转身就走下楼梯,临走前,她还是不忘警告的回头喊了一句:“江书影,这是你罪有应得!”
    我不明白,我的罪,到底罪在了哪里。
    
    随后,那三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楼栋走廊,我瘫软无力的趴伏在家门槛处,想起身去拿手机,但身子还没彻底站起,对门的邻居就“哐”的一声推开了房门。
    
    我吃力的回过头,飞奔而来的,是一个二十二三的姑娘,脸蛋有点婴儿肥,但却看着很耐人。
    
    她一脸的正义的跑到我身边,双手搀扶在我的双肩上,她的第一句,让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你没事吧?我刚刚在猫眼里看到你流血了,我打了120,他们应该很快就来了!你家人呢?我记得你家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啊?”
    她的声音里满是焦躁不安,她是我的邻居,从搬来到现在的这短短一个月里,只打过几次照面。
    
    如果没记错,这个姑娘家里应该还有一个二十五六的男主人,他们大概是新婚夫妇,或者是同居的小情侣。
    
    “你???你能帮我拿一下手机吗?我???我要给我老公打电话???”我伸直手臂,指了指鞋柜后面的沙发,她很机灵的起了身,跃进客厅。
    
    见她进了屋,我将双手支撑在地面,想要起身,但上半身刚扶起,我的身子就莫名被什么东西给抬起,那悠然的一下,从地面到空中,像是被人拥抱,或是拯救。
    
    我以为是叶岩,侧过头的一瞬,才发现是个并不太陌生的男人,我几经思考,才想起他就是对门的男主人。
    
    “我抱你进去吧!你流了很多血。
    ”他的眼神飘忽在家门口,他的双手死死的环在我的腿窝和后脊处,他说话的时候,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这是一张很干净的侧脸,就好像在哪里见过。
    
    后来,他告诉我,他叫石泽旭,而屋里那个热心肠的姑娘,叫艾怡萌。
    
    我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会因为这一次的遭遇,而和他们牵扯上莫大的关联。
    
    厨房里,叶岩一个人忙前顾后,我配合着他切菜洗菜,打着下手。
    
    这么多年,家里负责做菜的人一直都是他,我仍记得刚和他在一起那会儿,还是初秋的季节,他捧着一小束不知从哪搞来的蔫巴玫瑰站在我寝室楼下。
    那时候的他还是寸头,不会打扮自己,整天穿着同一套浅灰色运动服在我面前来回晃悠。
    他经常和我吹嘘,说他川菜、粤菜、东北菜没一样不擅长,如果我有幸和他在一起,以后保证不用我去担负家里的三餐。
    
    我没信,但却和他在一起了,而这四年的朝夕相处下来,他真的将这个习惯坚持到了现在。
    不过,却也是他唯一坚持下来的事,甚至包括爱情。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些话,他除了对我说,同样也会对别的女人说。
    
    晚餐上,他炖了排骨,做了素味汤,菜上齐的时候,我开了一瓶红酒,不是什么陈年的牌子,就是超市打折促销时买的。
    
    开瓶前,我特意留意了一眼他的神色,那深褐色的眸子里闪着鄙夷,像是在瞧不起这红酒的色泽,我有点打怵,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嫌弃一样东西。
    
    但瓶塞刚启开,叶岩的电话就不应景的响了起来,他接电话的时候故意将听筒的声音调的很小,我坐在一旁听不清他们交谈的内容。
    
    电话很快被挂断了,而他也很快要走了,他告知我电话是公司打来的,说是合作方突然要求改变策划案,他必须现在就离开。
    
    我本想让他拒绝的,但想到他刚刚说的那句,“你能理解我吗?”,我的心就倏然软了下来,我善解人意了那么多年,也就不差这一晚了。
    
    但是,如果我会知道接下来一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我可能会后悔放他离开。
    
    有些世事,的确难料,就像有些难过的遭遇,必须承受。
    
    我从衣柜里给他那了一件加绒的运动服,我说夜路太凉,怕他受寒,可他却拒绝了我,说这样的着装太不体面。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从一件外套或是一瓶红酒而拉开了。
    
    他开门而去,我重新回到饭桌,汤菜仍旧热气腾腾,只是少了几分热闹。
    
    踱步到客厅,我打开电视机,想让屋子里有点声响,从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时,才注意到被打开一半的档案袋,刚刚太忙碌,竟然把它给忘记了。
    
    也不知哪里来的预感,我伸手去勾它的时候,竟然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那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但袋子还没拿到手中,家门就再一次被敲响了,我以为是叶岩,开门后才发现是三个陌生女人,而站在我面前的那位,眼熟至极。
    
    我不停的在脑海里来回搜索这个女人的面孔,从早上出门到医院,再从医院到小区楼下,我才想起她就是刚刚差点撞向我的那个疯女人。
    
    她见到我的第一句,就让我吓丢了魂。
    
    “终于找到你了,江书影!当小三当的这么理所当然,也真是辛苦你了!”
    女人的气势趾高气昂,她的双手环在胸前,身后还站着两个目露杀气的朋友,好像随时都可能将我吞掉。
    
    我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丧着脸一头雾水。
    
    “不好意思,我没听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呦!装傻装的可真无辜,长成这副德行,还有脸出来当小三,你也真够有勇气的!”
    说这句话的人,是她身后的一个身材微胖的女子,动嘴的时候脸蛋也跟着一颤一颤的,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我知道自己碰上了难缠的事,或许她们要找的人和我同名同姓,但我执意认为那绝对不会是我!
    见我反应不大,领头的那个疯女人当即踏进了屋内,我想阻拦她,却被她的蛮力一手推开,甚至险些撞到身后的鞋柜一角,我竭尽全力的阻挠在她身前,对着她大喊:“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什么小三!”
    我以为那个女人会在听到解释后和我理论,却没料到她会直接用武力来解决,她右手掌扬起的一刻,我想躲,却来不及了。
    
    那掷地有声的一掌,准确无误的打向了我的左脸,火烧般的灼热感让我暂时察觉不到疼痛,我同她怒目相视,她却觉得自己理所当然。
    
    “我说你们找错人了!”我撕心裂肺的对着她愤吼,她却一把将我向后推搡,我被脚下的门槛绊倒,一屁股跌坐在门口的位置。
    
    “找错人?江书影!你是装傻还是真傻?你勾引我男人叶岩,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还有,你是不上网还是不用手机?网络贴吧现在疯传你的个人信息和照片,我会认错?”女人的声音越来越狂傲,听着她的陈述,我觉得我就像在看一出捉奸的电影,而主角就是自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叶岩是我老公!我和他是正常的夫妻关系!我不知道你是谁,更不明白你那些奇怪的话!”
    “呵!夫妻?你们结婚了么,你就妄言说夫妻?叶岩已经见了我的父母,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谈及婚嫁了!你就算是想要强词夺理,也不用说的这么扯吧!”
    女人的长纱裙垂在我的身边,我想伏地而起,却被她一脚踩在了小腿上,我觉得腿部的肌肉一阵抽搐,甚至连带着小肚子也开始不舒服了起来。
    
    “说吧!江书影!怎么才能让你离开叶岩?”
    女人的声音再次响彻在耳廓,我不清楚她是谁,但看着眼前的状况,我也猜到了事情的一二,我大概是被三了,而且是小命不保。
    
    这种状况下,我想不到应该如何与她理论,只能下意识的推开她的高跟鞋,躬着身子从地上爬起,但我的双膝还没脱离水泥地,她就再一次踹向了我的小腹,力度大的让我的身体有了惯性。
    
    那一瞬,我感觉肚子里面有一阵翻绞的疼痛感,额头霎时浮起了一层细密汗珠,渐渐的,疼痛变成了刺痛,袭遍全身。
    
    她以为我在装腔作势,就毫不犹豫的抓起我的衣襟,狠狠的撞向了雪白墙壁。
    
    那一刻我的脑子有些发懵,耳边也开始嗡嗡作响,身子渐渐在地上蜷成一团。
    
    没人发现,我的身下,那渐渐暗红的残忍一幕。
    
    家门口,踏脚垫被斑斑血迹染得褐红,几双单鞋被胡乱摆放在一旁,房门大开着,楼上楼下来往的居民,都好奇的探头向内张望,随后又很快转身离去。
    
    此刻的我还在石泽旭的怀中,他的力气很大,看上去并不是很吃力。
    只不过被他抱起的那一刻里,我着实被腹部的一小阵抽搐拧紧了神经,本来挂在嘴边的询问,也霎时被咬牙切齿的剧痛,打回了嗓口。
    
    我总觉得和他似曾相识,就像在某一个场景里记忆深刻过一样,但又着实不想记起。
    
    我环着他的脖颈,手指力度因为腹部的坠痛感而加深,他注意到了我的细微动作,还有我额头上的碎汗。
    
    他开始催促着身旁正在整理沙发的艾怡萌:“小艾,你快点,她好像要疼晕了!”
    听到石泽旭的提醒,艾怡萌加快了手中的频率,她一边收拾着沙发上的书本和硬物,一边回头看着我的状态。
    
    我努力的冲着她微笑,想告诉她我没事,但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剩不下了。
    
    艾怡萌点着头迎合我,她忙前顾后的时候,头顶的那颗丸子头也跟着来回颠动,看到这一幕,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好在还有人为我的安危而焦急。
    
    但我没想到的是,更紧张的事,会在我放松警惕的第二秒发生。
    
    或许是艾怡萌的力度过大,在她掀起沙发上的座垫时,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邮件包裹坠落到地面上,包括里面放置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和个人信息。
    
    包裹被甩到了茶几的边缘,因为惯性的缘故,相片顺着被打开一半的开口平稳的洒落满地,每一张都是正面朝上,模糊中,我似乎看到了叶岩的面庞,还有刚刚那个让我双膝跪地、痛不欲生的疯女人。
    
    看到这一幕,石泽旭把我平稳的放到了沙发上,他转身的一刻,我才注意到他的发型有多怪异,一侧剃平,一侧有短短的碎发,这不像是个普通人家的儿子,更像是个叛逆青年。
    
    但我无心顾及这些,我挣着身子,想要到地板上一探究竟,却还是被他的命令阻止了:“你别动了,我帮你拿!”
    他躬下身,很娴熟的将相片归拢到一起,继而递到了我的手中,艾怡萌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相片上的内容,她的吃惊和不可思议,更加确定了我心中的怀疑。
    
    我颤巍的接过相片,发现那上面全部都是叶岩和那个疯女人的合影,每一张的笑脸都是发自肺腑,他们身后的每一处风景,都是我不曾触及的。
    
    我突然回想起叶岩加班出差的那些日子,想起我没怀孕前,为了凑足房子首付而身兼三职的日子,我好像恍然顿悟,那些我不在或是他不在的光景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不可思议。
    
    我曾经担忧过他会不会厌烦整日奔波的生活,担忧他会不会嫌弃我的不懂风情,但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你看,他的私生活,处理的多潇洒!
    我想,我这辈子的苦难,应该都在这一刻尝尽了,疼痛、被三、小产的危险、准老公的出轨,甚至还有我未察觉到的更可怕的事实。
    
    我以为我是受害者,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或许会被变成一个始作俑者。
    
    “他???不是你老公吗?”身旁的艾怡萌开了口,她的询问直指向我,那眼里的疑惑,让我不知道应如何回答。
    
    “是啊!他是我的未婚夫!”
    说出未婚夫的一刻,我有些心虚。
    没错!他只是我的未婚夫,这些照片,甚至连出轨都算不上,因为我们并不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
    
    想到这,我觉得自己的力量已经快燃烧殆尽了,不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态,都发出了最后的警告,我好想昏睡过去,好想将双眼合拢,不去感受疼痛。
    
    但事不由人,搁置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响,我猛地惊神,觉得那并不是什么好的消息。
    
    接过手机的一刻,屏幕上显示的是叶岩的电话号码,我嗓口的怒火一拥而上,刚刚的倦怠全然消逝,我太想发火,但那溢于言表的神情似乎已经被艾怡萌看穿,她的瘦弱手掌突然搭向我的手背,很自然的冲我摇了摇头。
    
    她很聪明,好似能猜到这通电话的来源者,又或者能猜透我在顾虑什么。
    
    我喘了一口怨气,倾吐而出后,按下了接通键。
    
    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头就传来了叶岩急促的责骂声:“江书影!你刚刚为什么为难我的同事?”
    这一句从天而降的说辞,让我彻底慌了神,我不懂他的意思,更猜不懂。
    
    “你说什么呢?”我尽力压下愤慨,强忍着小腹的坠痛感。
    
    “刚刚我同事去家里给我送几份文件,你至于把人家推出门外吗?还说她是小三?江书影你吃错药了吧!”
    叶岩的声调抑扬顿挫,他的气势咄咄逼人,说出的每一句,就好像刚刚发生过了一样。
    
    听到这,我没办法继续强忍,只得用最和蔼的方式,向他质问:“叶岩,那你的意思就是,你现在就和那个同事在一起,对吗?”
    话落,叶岩停顿了两秒,那短暂间隔的留白,让我更加确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么多年了,叶岩只要一说谎,就会尴尬的不知所措,或者不言不语。
    
    “我现在在公司,不和同事在一起,还能和谁在一起?你别转移话题,姚薇的事,别再发生第二次!”他的底气有了明显的不足,甚至一不小心就把那个疯女人的名字也透露了出来,但他那股强词夺理的劲头并没削弱。
    
    我故意抓住他的弱点,讪讪问道:“你还打算让那个姚薇来第二次,是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叶岩的口气开始减弱,他似乎听出我察觉到了什么,我们之间的这种另类默契,着实让人鄙夷。
    
    我不想继续和他揪扯,只想开门见山,但楼下的救护车已经抵达,那一阵接着一阵的刺耳响铃,让我丧失了任何一种耐性。
    
    “你一会直接去市中心医院吧!你的孩子可能会不保了!”我是赌着气说出这句话的,没给他任何反问和担心的机会,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将手机扔向沙发一角,目光呆滞的凝视着头顶的吊顶灯。
    
    眼前,那一方的惨白景象瞬间变的灰蒙蒙的,继而又很快恢复的清晰透亮,我感觉到了脸颊上坠落的滚烫液体,可我暂且不想承认,这一幕的我到底有多可悲。
    
    手机再次响起,还是叶岩,还是那样急促,但此刻的我已经被医生合力抬到了担架上,身下的血液似乎并未停歇,缓缓的流淌,带着阵阵的刺痛。
    
    出了家门后,我仰卧在担架之上,眼神使力的探了一下家门口,我想督促艾怡萌将家门掩合,只可惜抬头的一刻,我竟在自己家的走廊墙壁上,看到了太多聚集在小角落里的浅红色字迹。
    
    那上面写的,除了小三,就是贱货,那些字迹都很粗糙,还都只局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我想,我的噩梦已经开始席卷而来了。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28401-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小说 最新文章
双峰下的那一抹风情
原创短篇《一个人的恋爱日记》推理向文不对
丁长林点背不是因为升不了官,而是被冷艳的
为爱情逃离的县长(转载)
被架空的镇长
为官者,踏出一步,就是一个脚印,对了,那
直播:2017天涯共此时中西方文化艺术沙龙暨
历史与意淫-Milanlady《柔福帝姬》的真相(
魔幻现实主义世情小说——《水月传》“确有
逝去的岁月(真实故事连载中)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7-12-02 23:41:0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0日历
2018-10-15 22:41:5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