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历史 -> 《晋风》—转_煮酒论史_论坛 -> 正文阅读

[转载][历史]《晋风》—转_煮酒论史_论坛[第1页]

作者:一切都是好安排  更新时间:2018-11-04 02:07:45
    非常好的著作
    卷一 吴兴风雨 第1章 谁家懵懂少年郎

    ????第1章 谁家懵懂少年郎

    ????东晋太和四年,皇室积弱,士族群立,门阀如林。
    各方势力相互联合,反目,争斗;为争夺最大的利益和权力。
    北方前秦南燕两国虎视眈眈,整个东晋正处于多事之秋。
    

    ????而在南方各个城市,依旧是一片歌舞昇平,祥和繁荣;吴兴便是其中一个。
    
    在吴兴南城的一座大宅子里,韩家少爷韩暮已经昏迷多日了;今日老爷韩庸请来吴兴最好的名医为儿子听诊,以期能妙手回春,挽救韩家的唯一的独苗苗。
    

    ????西厢房内,号称神医的徐医师双目紧闭,右手三指轻叩韩暮脉门,脸色严峻,花白胡子一根根颤动。
    良久之后他睁开眼,迎上韩老爷和王氏夫人期待的目光,叹口气道:“嗯……金丹服食过量,冲撞了脏器,现在死气已侵入肺腑,脉搏呼吸随时会停。
    老夫无能。
    ”
    ????这句话便如晴天霹雳一般,瞬间将房内几人击倒,哭声四起。
    

    ????韩老爷强自镇定,抖着唇再问一句:“便没有任何办法了?”

    ????那徐神医摇摇头道:“除非菩萨显灵,否则断无回天之术了。
    ”

    ????韩老爷再也忍耐不住,老泪纵横;一边吩咐管家韩四带医生去账房拿诊金,一边安排下人准备棺木寿衣之类的后事。
    

    ????众人听到老爷吩咐准备后事,哭声又大了几分,那王氏都已昏厥过去几次了。
    
    ??两个时辰之后,徐神医的话得到了验证,那韩家少爷吐血不止,眼看是活不成了。
    

    ????傍晚时分,东海第一中学的历史教师程晖正驾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宽阔的马路上车流稀少,程晖开的很快很惬意。
    

    ????今天的历史观摩课上,他的发挥如行云流水,一个个历史事件在他的精心串联下妙趣横生,兄弟学校的几位老师坐在后排听得发呆。
    

    ????最后,程晖甚至在他们的眼里读到了佩服二字。
    想到这里,程晖的脸庞上荡开了得意的笑容。
    
    ????“嘟嘟嘟”手机响起,他看看来电号码,忽然一拍脑门“差点误了大事,和晴晴约好了去吃烧烤的。
    ”时间还来得及,程晖潇洒的一打方向盘,银白色的小汽车灵巧的一掉头……忽然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辆货柜车直直的碾压过来;剧烈的摩擦声和碎裂声中,程晖便如一袋血浆被击碎,爆裂。
    与此同时,东晋垂死的韩家少爷忽然从病床上坐起起死回生。
    
    ??这小子恢复力惊人,三天后,韩暮已经恢复能下地行走;五天后韩暮彻底恢复健康。
    

    ????此事不到几天光景就传遍全城,吴兴城的居民们惊讶之余又有些愤怒:这祸害又回来了。
    

    ????被欺负过的街坊邻居又开始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又过了几天后,传言这韩暮少爷好似得了失忆症,连爹娘奴婢一个个都不认识了,而且性情大变,出门溜达时居然和街坊邻居彬彬有礼的打起了招呼,害的遇见他的人全部像见了鬼似的,跑的飞快,生怕他又生出什么坏水来整人。
    

    ????一时间,整个南城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当事人韩暮茫然不知外面的风雨,此刻他正立在自家的庭院里看着水池中的彩鱼游来游去。
    
    ????十几天来他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老天爷造化弄人,将自己二十六岁的灵魂活生生纳进这十七岁的少年身体里,揽镜自顾,还是个白生生的俊小伙,这叫他不得不苦笑连连。
    

    ????这几日也不知道掐了自己多少次,大腿上都青紫了好几块,街上也逛了好几圈,他不得不承认,这不是在做梦。
    满街的飞檐雕梁,宽袍窄衫;叮当作响的铜钱;穿的像唱戏一样的韩老爷夫妻;伺候的妥妥帖帖的几个小丫头;所有的人都众口一词的喊着“韩少爷”。
    

    ????若说这是做戏,那该有多大手笔才可以啊。
    结论就是:他程晖就像某些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里写的一样,穿越了。
    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这穿越的载体是个不招人喜欢的富二代。
    
    ?韩老爷夫妻这几日却是喜上眉梢,儿子从阎王手里逃回来了,虽说有些神智不清楚,但比之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知好了几百倍。
    所以他们一边嘱咐奴婢仆役好生伺候调养,一边不时帮儿子回忆前事,恢复神智。
    

    ????从爹妈以及家里人的不断叙说以及自己求知若渴的积极询问下,韩暮对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这里是晋朝,就是那个人人嗑药,没事闲谈的晋朝。
    

    ????既来之,则安之;韩暮满脑子的怨愤,茫然;最终形成了两个字:认命。
    
    ???对于这个世界,他还没有弄的太清楚,虽说他是学历史教历史的高材生,对于这么个不长不短,不温不火的朝代他确实是没有倾注太多的热情。
    和其他的大多数学历史的人一样,他更多关注的是英雄辈出的战国,繁华似锦的大唐,残酷恐怖的大明,以及被欺负的体无完肤的清朝。
    像晋朝这么个朝代,他确实知之不深;毕竟连高考都很少在这个朝代出题呢,谁又会想到居然会来到这个朝代呢?

    ????他开始后悔当初浪费的大把的时间去泡网,聚会,恋爱;而没有把整个历史朝代研究的透透彻彻。
    
    ????可是话说回来,历史就是历史,谁也没有经历过;就算研究的透透彻彻,这书上的难道就是真的发生了的吗?罪过,罪过!韩暮为自己的念头感到羞愧;这摆明了是在替自己的无知寻找借口。
    

    ????了解不深不等于完全无知,韩暮的脑子里对这个朝代还是有印象的;只是一时之间,实在想不起来太多的事,还是留待以后在想吧,来日方长啊。
    
    ????韩家是吴兴的大富户,有良田千顷;最繁华的南城大街上还有几间布行和粮行;货真价实的财主,家中仆役奴婢管事上百号人,光是伺候韩暮穿衣吃饭睡觉走路的就有二十多号。
    

    ????韩暮倒也不是不适应这些,当爷谁还不会啊?这比在那个世界当公务员也不难些。
    

    ????只是洗澡有人看着,睡觉有人在房里陪着,就是上个厕所也有人把尿壶拎着,这也太封建主义,太穷奢极欲了;何况干这些都是几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这叫韩暮实在是受不了。
    
    ???“改革,一定要改革。
    ”韩暮下了决心。
    他找了个时间把伺候自己的人都叫到院子里,严厉告诫他们不要跟着自己,并规定了章程一二三四;不到三天,这些人就被韩老爷王夫人一个个叫去痛斥一顿,并被扣了月钱。
    在老爷夫人眼里,定是他们伺候不周导致少爷不开心了。
    

    ????于是在众人可怜巴巴眼光里,韩暮屈服了。
    他悄悄的给他们补上月钱,同时长叹着宣布一切照旧。
    暗地里大发感慨:“哎,想不**都不行啊!这个世道!”
    ????韩暮的性格转变,首先不适应的是街坊邻居;但是他们的不适应毕竟限于心理,又不是时时见面,所以并不是十分的强烈。
    其实最不适应的当属伺候饮食起居的几个婢女。
    起初少爷忽然不毛手毛脚了,也忽然变得沉静安稳了,这叫几个小丫头们不知如何是好。
    私下里几个人交流了多次,也没有得出个子丑寅卯来。
    再后来她们就完全被同化了。
    

    ????韩暮太无聊了,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舞厅,没有酒吧;有的就是酒肆茶馆,谈的也是桓大司马北伐,前秦虎狼在边境滋事云云;全部是韩暮不感兴趣的。
    幸好家中藏书颇丰,古文含混晦涩,但也聊胜于无。
    某天无聊的狠了,便将伺候自己的几个小丫头的名字一股脑的改了,从恶俗的春花夏荷秋月冬梅改成了同样恶俗的柳儿叶儿晴儿雪儿。
    每每闲暇时照搬了很多童话故事说与她们听,以求互动,解解烦闷之情。
    惹得她们伺候他吃饭穿衣洗澡的时候不时会问:“那后母真的狠毒,少爷,睡公主后来醒了么?”当得知王子深情一吻便唤醒沉睡的公主时,脸上又是害羞又是羡慕。
    
    日子过的平淡如水,毫无波澜,一晃间,已经四月将末;屈指算来,韩暮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天天窝在书房里看古书,偶尔和小丫头们谈谈说说,倒也不能说日子过得辛苦;但是这样的日子也太无趣了些。
    

    ????外边的槐树柳树都已经从黄芽吐蕾变成郁郁苍苍了。
    看着外边艳阳高照春风拂枝。
    韩暮直骂自己傻,大好景致不去外边透透风,岂不枉费了带自己跨越千年的老天爷的一番苦心。
    
    ??这日清晨,天气大好,韩暮憋不住了,他把想法一说,马上得到了好动的叶儿和雪儿的支持;只是晴儿有些担心老爷夫人不答应;韩暮哈哈一笑,完全不以为然。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家里自己就是个太上皇,两个月来他提出无数古怪的要求,全部得到了满足。
    比如院子里挖出了十米见方的大泳池;边上支起了太阳伞,还有一把自己设计,请东街赵木匠定做竹躺椅。
    
    ????再比如身上穿着的绸缎三角裤,不穿内裤确实舒服,但是韩暮总觉得身上少了点什么,于是便请布庄的陈大师傅根据他的描述做了几条。
    

    ????那大师傅听他描述时看着他的眼光,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人尽可夫的烂货。
    

    ????像这样的无理出格的要求还有很多,韩老爷和王夫人从没说过什么,至于私下里叹几声,倒不在韩暮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韩暮提出的游玩地点要有山有水,几个丫头商量了半天没结果。
    

    ????韩暮奇道:“有山有水的地方这么难找吗?”

    ????叶儿道:“爷,有倒是有,就是太远,怕是去不了呢”
    ????“有多远?”韩暮问“三十多里地呢”雪儿撅着小嘴“去了玩不到一会便要回来,不然就回不来了呢”

    ????“韩七”韩暮朝院外喊“准备两辆马车!”

    ????又朝几个丫头看了一眼“瞪着我干嘛?收拾东西,多带点吃的,晚上不回来了。
    ”??
    第2章 偶遇

    ????两辆马车塞得满满的走在通往北门的大街上,马车后面跟着一辆堆得跟小山一样的牛车;一路上行人侧目,议论纷纷。
    

    ????“这祸害又不知上那鬼混去。
    ”

    ????“快走快走,莫被他寻到晦气,又要吃亏。
    ”

    ????“哎,祸害活千年啊,看看他那排场,倒是比以前更大呢。
    ”
    ???“嘘……莫大声说话,没见那韩七转头看过来了么?”

    ????“……”

    ????那韩家少爷正倚在车厢里的小靠枕上给几个丫头讲故事呢。
    车厢还算宽敞,但是挤进去五个人还是稍显局促,马车颠簸之间,韩暮的手手脚脚总是碰到丫头们某些软绵绵的部位,弄的大家心头荡漾,讲故事的越来越没激情,听故事的也越来越没味道。
    
    马车出了东门,上了官道直奔东北方而去。
    晴儿卷起车帘,一路上的大好春光尽收眼底。
    初夏的天气舒适而惬意,众人的兴致越来越高,几个丫头好久没有出门闲逛,此刻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车过五里桥,一座庙宇在树丛掩映中露出金黄的尖尖的一角;晋朝佛教之风盛行,韩暮倒是能记得起。
    远远看见通往庙宇的岔路口驶来一辆马车,眼尖的雪儿一眼望见不禁转头看着韩暮。
    柳儿悠的说道:“爹爹言道女方不能解除婚约,除非韩家主动解除婚约,身为女子便是这般无奈。
    若他真能改正,那自然是谢天谢地谢菩萨。
    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还真是有点意思呢!”
    ????翠儿双手合十一本正经的念道:“南无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咱们家姑爷浪子回头,早日和我家小姐结连理,生贵子。
    ”

    ????“你个死丫头,怕是你自己想着早当通房丫头吧。
    ”柳如眉又伸手去拧翠儿的粉脸。
    
    ????“你给菩萨磕头时说的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当我没听见?”

    ????翠儿躲闪着,嘴上不依不饶。
    主仆再次笑闹在一起。
    ??
    ?第3章 往事不堪,且看当前

    ????骄阳里,官道上,柳家马车驶过的烟尘飘飘荡荡。
    韩暮静静的站在路上看着马车的背影,浑不顾全身落满灰尘。
    然躺在竹椅上,满足的叹气,“**啊,地主阶级真是会享受啊。
    ”

    ????柳儿她们几个伺候好这位爷喝了几口茶吃了几个点心,韩暮大手一挥:“自由活动。
    ”几个丫头便一哄而散,捉虫的捉虫,扑蝶的扑蝶,玩水的玩水各得其乐去了。
    
    韩暮吹了一会风,吩咐韩七他们几个伙计带上弓箭打些野味来,自己拿柴刀去岸边砍了根修竹,挂上丝线和鱼钩开始学那独钓的江翁钓起鱼来。
    

    ????几个丫头玩耍了一会,看这边韩暮如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都跑过来看热闹。
    要说韩暮钓鱼的水平还真不赖,在小丫头们一阵阵的惊叫声里,一条又一条肥美的大白鱼被钓了上来。
    傍晚时分韩暮得手了八条大白鱼。
    收了杆,坐在椅子上伸了个大懒腰,小丫头们捶背的捶背捏腿的捏腿,伺候的韩暮少爷全身舒坦。
    
    ????那边韩七他们背着几大捆柴和两只野兔两只野鸡也胜利凯旋。
    “ok了,今晚上bbq。
    ”韩暮兴奋的搓手。
    看着大家茫然的看着自己,他连忙解释“晚上吃烧烤。
    ”众人欢呼。
    

    ????篝火明亮,气氛热烈,竹签上的野味吱吱冒油,韩暮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个一个的小罐子,熟练的给野味抹油撒料,这可是韩暮特意跑到厨房拿出来的。
    这一顿烧烤晚餐,吃的大家心满意足,韩暮和丫头们都喝了点带来的酒,韩七那边也赏了点,晚上要守夜,所以没多给。
    即便这样,那帮小厮们也是舒服到死了。
    
    ?火光照耀下,几个小丫头喝酒之后的脸上娇艳撩人。
    韩暮有点把持不住,毕竟二十大几的人了,在那个世界早已经历的很多,到了晋朝,几个月下来憋得很是辛苦。
    然而马车上的誓言犹如在耳边,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形象不能再次毁了。
    

    ????想到这里,韩暮三把两把脱光衣服,仅剩那条惹来非议的三角裤,在丫头们的娇呼声里三步两步跑进湖水里,尽情畅游。
    春天的湖水微凉,正好让沸腾的血液得到冷却。
    
    ????仆役丫头们没一个会水性,只能站在岸边跺脚,韩暮自由泳仰泳蛙泳折腾了半天,才**的上岸。
    柳儿赶紧拿布巾帮他擦干身体,晴儿给他披上长衫,雪儿打来热水帮他擦身,叶儿铺好地铺,又吩咐韩七将马车聚拢在火堆旁,安排了守夜的仆役。
    便来催促韩暮他们进帐篷,春夜的风有一丝丝的凉意,大家都不愿在外边多呆,收拾停当之后,河滩上安静了下来。
    
    蛙声起伏,虫鸣盈耳;不知为何,帐篷里的几个人都睡不着。
    四女也许是同时和韩暮在一个帐篷里歇息有些不适应,平时都是一个个轮流陪睡在小床上,虽说同房,但是隔得远。
    而今日狭小的帐篷里就一张整个铺就的大铺,互相呼吸相闻,这感觉就有点奇怪了。
    韩暮那边何尝不是如此。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韩暮又讲起了故事,这次讲的是罗密欧和朱丽叶。
    韩暮作为教师的演讲才能把这个故事说的委婉动听,当听到最后朱丽叶和罗密欧在墓室里相拥而死的时候,几个少女都轻轻的坠泣。
    
    ???黑暗里,韩暮的胳膊被一双娇小的手臂抱住,韩暮轻轻一拉,雪儿发烫的身躯滚入他的怀里,双手轻抚上她娇嫩的如花朵般的身体。
    

    ????这一夜煎熬的韩暮辗转反侧,直到黎明时分才沉沉睡去。
    ??
    ??第4章 审钱记

    ????次日日上三杆,韩暮才睡醒,睁眼看去,帐篷内空无一人。
    他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走出帐篷。
    

    ????几个丫头正坐在伞下闲聊,见他起床,便过来伺候他洗漱更衣,一如往常。
    只是眼神躲避着韩暮,不敢与他对视。
    
    ????韩暮自己心里有鬼,洗漱好了之后,也自己乖乖的坐在桌子旁吃早点去了。
    

    ????等他吃完早点喝完茶,悠,不尿他这一壶。
    韩暮再问一句,钱袋当然依旧保持沉默。
    边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嘲笑声越来越响了。
    

    ????“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肯招了,待我让你受那浑身煎熬之苦。
    ”韩暮起身拎着钱袋来到边上一家茶铺,请掌柜的拿一口新锅来支在门口,又搬来柴火,锅内放上清水。
    那掌柜的巴不得他出丑,一一照办,笑盈盈的等着看笑话。
    
    ???韩暮在钱袋内拿出几枚铜钱丢在清水里,装模做样给锅内铜钱做最后的思想工作,最后咬牙道:“生火,我要把你煮的皮烂骨焦,看你招是不招。
    ”便在锅下点起火烧了起来。
    
    ????旁边围观的人已经人山人海,南城西城北城的人都听说那混世魔王韩暮在审铜钱,全部跑来看热闹,都想看他的笑话。
    连晴儿她们几个也都急着跑来想拉他回家。
    
    ??韩暮心里暗笑,这个机会真是太好了,为自己正名就在此一举了。
    只见那大锅里的水渐渐冒起热气来,不一会就沸腾了。
    韩暮熄灭柴火,待水面平静下来,上去观察一番,然后一声咳嗽,乱哄哄的场上霎时静了下来。
    大家翘首以盼他得出了什么结果。
    
    ????韩暮环视一周,道“这铜钱不堪蒸煮,已经招认。
    ”顿了一顿接着道:“铜钱的主人便是——”周围的人都伸长脖子,支愣着耳朵生怕漏听。
    


    ?“便是——卖油郎”韩暮拉长声音,像个篮球解说员。
    
    ????“什么?韩少爷你凭什么这么说,莫要开玩笑。
    ”李大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暮没有搭理他,向着众人说道:“道理很简单,请诸位看看锅里水面上浮着些什么?”众人都伸长脖子朝锅里看,只见锅内水面上浮着大片大片的油花。
    

    ????“锅里浮着的油花从何而来?便是这铜钱上的油花,那卖油郎终日手沾油渍,又把这铜钱摩挲来摩挲去,自然便将油抹到铜钱上。
    而这位李大胆说钱从赌场赢来,赌桌上的铜钱何来这么多油渍啊?道理不言自明,李大胆偷了卖油郎的钱而已。
    ”韩暮款款道来。
    
    ??众人一想,就是这个理,简单而又不容置辩。
    李大胆脸色涨青怒哼一声转头便走。
    韩暮脸色一沉喝道:“这就想走吗?”

    ????李大胆转身道:“你想要怎样?”

    ????韩暮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李兄,今后莫要在做这鸡鸣狗盗之事,下次被我撞见,必拿你去见太守。
    ”

    ????李大胆面色铁青,挥开人群迅速消失。
    韩暮将锅内铜钱捞起放入钱袋,又叫雪儿拿出半吊钱来一并交与那卖油郎,那卖油郎千恩万谢跪地磕头。
    
    ?韩暮安慰一番拉起他,对着众人团团作揖道:“各位乡亲,我韩暮以前少不更事,做了许许多多对不起大家的事,幸亏几月前生了一场大病,病中得仙人点化,决心痛改前非;以前的韩暮早已死了,现在的我必不再横行乡里,欺压诸位乡亲,望诸位乡亲父老为我作证,如有再犯便如此锅!”言罢飞起一脚将铁锅踹起,连锅带水撞到墙上摔了个七零八落。
    
    众人议论纷纷,钦佩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更多的还是相信他的话,仙人托梦云云在现代那是没有人相信,但是在东晋,佛教盛行,玄学兴盛,这种言辞大大的有市场。
    加之这韩少爷轻描淡写间就断了一幢难以解决的悬案,确实有几分智慧。
    又让偷钱的无赖丢人出丑,实在是大快人心,这人和以前的韩少爷确实有些不同了,难不成这人还真被点化,改了性子也未可知。
    ??
    今天先到这里,明天继续

    ????第5章 苦肉计

    ????小小的吴兴城便好像炸开了锅,市井小民对这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热情空前的高涨。
    也难怪,在这些娱乐缺乏,每日奔波只为三餐温饱的普通百姓眼里,这样的具有趣味性的谈资实在罕见,很值得津津乐道。
    
    ???一则,横行乡里了小坏蛋变成了见义勇为乐善好施的大英雄;二则,由小细节推断出真相,这般做派正是智慧者的象征。
    

    ????消息传入各家各户,现场看见的自然添油加醋,没看见的则是以讹传讹,极尽想象。
    不几日间,韩暮在吴兴城的部分人眼里俨然成了一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典范。
    
    ???当然,也还有很多人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韩暮以前给大家带来的痛苦过于刻骨铭心,人们不自觉的有所怀疑;是偶尔的良心发现,还是偶然间的灵光一闪,很多人在吐沫横飞的谈论之余,不免心内疑云重重。
    

    ????韩暮当然知道这些,这几天,四个小丫头分散东南西北打探消息,所有的消息一汇总,韩暮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效果基本达到了。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啊!”韩暮斜靠在躺椅上对着一池碧水感叹道。
    “噗通”他钻入私人泳池畅游起来。
    

    ????什么骡子马儿的?少爷说话越来越高深了。
    几个丫头侍立在旁彼此交流着眼神,在她们的心目中,少爷真的变了,变得她们越来越不认识了。
    就拿审铜钱来说,打死她们也不信,少爷居然还有这般才能。
    以前的韩少爷一撅屁股她们就知道他想放什么屁;现在少爷的所作所为完全不是她们所能理解的了,她们都感到一种情绪在心里蔓延。
    
    ????韩暮游了一会爬上岸,三角裤紧紧的贴在身上;显得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丫头们见怪不怪,见得多了也就不像以前那么惊叫连连了。
    只有雪儿脸红红的,韩暮心道:“小妮子想起太湖之夜了。
    ”

    ????“条条大路通罗马啊,该进行下一步了。
    ”韩暮披上衣服。
    

    ????“叫韩七来”他吩咐道。
    
    ?不一会韩七屁颠屁颠的从院门外进来,韩暮招手叫他靠近俯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会。
    

    ????“不是吧?少爷你饶了我吧。
    ”韩七苦着脸。
    

    ????“一吊钱,再放你十天工如何?你不干我找小冯去做。
    ”韩暮作势要雪儿出去叫小冯。
    
    ???“别别!我做,我做。
    ”韩七忙答应,得罪了这位爷,照以前的经验,下场堪忧;再说条件这么丰厚不干是傻瓜。
    

    ????“但是……少爷,您下手能不能轻点。
    ”韩七低声下气的说。
    

    ????“小冯!”韩暮扭头朝外边叫。
    韩七连忙扭身朝外跑,“别别,小的这就去。
    ”
    ??“别勉强哈。
    ”韩暮肚里暗笑。
    韩七一溜小跑出了院门,迎面碰到正要进院子的小冯,瞪眼道:“干嘛去?”

    ????“少爷叫我呢。
    ”小冯答道。
    

    ????“叫什么你?耳朵在打蚊子啊,刷马去”韩七没好气的训斥。
    

    ????“刚刷过了。
    ”
    ???“再刷一遍!”

    ????“……”

    ????韩七闯祸了!

    ????在韩家备受关注的当口,韩七又在街上惹事了。
    这次惹事的方式一如既往的韩家风格——路遇村姑,当街调戏,遇到反抗、拉扯间自己扯碎了一片衣服,便要向那少女索赔二百文,边上说了句公道话的小贩被当街踢翻摊子,还受了他几记老拳。
    
    ???吴兴的百姓们心里同时闪过一句话:“狗改不了吃屎!”

    ????韩暮很快得到了消息,急忙带着几个丫头小厮赶往出事现场。
    东街宋记米行的门口,看热闹的一圈又一圈。
    韩暮老远就听见韩七在人圈里耍横:

    ????“怎么着,韩家的事要你们管?等下我家少爷来了扒了你们这帮嘴巴贱的皮!”
    ?人群激愤,七嘴八舌的指责议论。
    

    ????“都让开!韩少爷来了。
    ”叶儿清脆的声音盖过了嘈杂的人声。
    

    ????众人转头看到韩暮,都自觉的让开一条道,上百双眼睛看着韩暮。
    

    ????韩暮脸色铁青,大步跨进圈子,丫头们紧跟他进来。
    韩七刚张口喊了声“少爷……”只见韩暮劈脸一个耳光抽上去,打得韩七转了半个圈,口中牙齿松动,吐出血来。
    
    “恶奴!我叫你仗势欺人。
    叶儿雪儿,拿鞭子给我抽,往死里抽。
    ”韩暮咬牙切齿,脖子上的青筋爆出。
    

    ????叶儿几个还待犹豫,韩暮一瞪眼,几个人知道,韩七这一顿是逃不过了,都拿起带来的鞭子。
    

    ????“抽得不疼我就叫边上的父老乡亲帮忙抽。
    ”韩暮道。
    
    ????韩七一听,那还了得!这东市可是杀猪屠狗卖肉的市口,要是喊上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屠户,可不要了亲命了么。
    忙捂着满嘴的血望着叶儿她们可怜巴巴的道:“几位姐姐,打吧,可别照顾我,可劲的打。
    ”

    ????韩暮肚里笑的抽筋,丫头们没办法举鞭开打,韩暮拿起一条鞭子塞在那被调戏的姑娘手里示意她跟着打,那姑娘犹豫片刻,见叶儿她们打得正欢便跟着举鞭抽上去。
    
    ????一时间,鞭影重重,娇叱声声。
    姑娘们打起人来也是身段婀娜,甚是好看。
    围观者个个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女孩子的力气虽说比较小,但几十鞭子抽下来,韩七鬼哭狼嚎,抱头鼠窜。
    韩暮见差不多了,忙喊停,那受欺负的村姑好似打上瘾了,叶儿她们都停了,她还补了几鞭子,看的众人狂汗不已。
    
    ????韩暮吩咐跟来的小厮将韩七抬回去,然后向着周围的人们拱手说道:“鄙人教奴无方,为害乡里,实在惭愧。
    今天将此恶奴狠狠惩戒一番,以表我韩暮一心为善的心籍,今日之后若我韩家再出此类恶奴必严加惩治,请各位乡亲给我作证,若有发现我韩家人做恶事的,烦请通报给我,通报者可去我家账房领五十文辛苦费,有劳众位了。
    ”

    ????说完抱礼一周,命一个男仆留下来赔偿那韩七打翻的摊位,然后转身出人群。
    人们主动让道。
    
    ??走出去不到二十步,身后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忽的响起,他微微一笑,加快脚步,带着四个衣衫凌乱发鬓横斜的丫头匆匆离去。
    

    ????几日内,吴兴城里处处在谈论一位大义灭亲、见义勇为、智慧超群、人品端方、出手豪爽的大名人,此人便是韩暮,连他座下四大女鞭手都被人赞誉有加。
    
    唯一吃了点小亏的看上去是那韩七,但是此君正揣着一吊大钱在老家院子的大桑树下品着茶,支使着娘子干这干那;虽然鼻青脸肿,但丝毫看不出失意之态。
    ??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no05-482847-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历史 最新文章
前三十年如果不进行文化的革命,后来再想在
政委在军队中什么作用
除了冯巩,竟然有这么多名人是北洋高官后人
《晋风》—转
唐诗三百首
蒙古攻打宋朝,用了45年,这45年宋朝在干什
《楚河汉界》------聊一聊秦末汉初那段岁月
大明北伐
上古时代
明朝崇祯皇帝------励精图治总无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11-04 02:05:23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1日历
2018-11-15 1:16:2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