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后四十回续貂恶札——俞平伯的红学观_闲闲书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随笔]后四十回续貂恶札——俞平伯的红学观_闲闲书话_论坛[第1页]

作者:芹圃画石  更新时间:2018-05-15 23:50:07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论到红学,不免提起俞平伯,《红楼梦辨》为新红学开山之作,以今日的眼光望去,自然不够深入不够系统,但文字清新流利,比其它诸红学大家的著作要好读得多。
    值得一读再读。
    
       即以俞老早年的散文集《燕知草》《杂拌儿》来说,因那时白话文风的影响,还有晦涩之处,也因了明清小品的流韵,有辞藻华丽的篇章,不是轻易读得下去。
    但大多数篇章,如,清河坊,打橘子,等一棵天真的心跃然纸上,令人不自而然的倾倒。
    再如,《重过西园码头一篇》,真当得千古奇文之名,却不见文学史家予以表障,实是怪事。
     我总以为,他的散文成就虽不如知堂,却要在被捧得极高的朱自清之上。
    
    
     当代散文名家中,自认为出自俞门受其影响的,不在少数,如施蛰存,邓云乡,陈从周。
    这儿且不多枝蔓,我只想谈谈,俞先生的主要红学见解,以及对待程高后四十回的态度。
    
    
     其实,原著八十回之后当作如何是一回事,现行程高本后四十回是优是劣是另一回事。
    前者 更多的属于考证。
     后者 基本上属于艺术欣赏与文学批评 的范畴。
    
    
     因此, 纵使后四十回 “无一字无来处”,故事情节 处处切合雪芹原意,也并不妨碍 它是“恶书”。
    
     续书四十回很多处违背雪芹原意,是它受批评的一点,却不是主要的方面。
    它的恶处,主要恰恰如俞先生所说:“……我们看高氏续书,差不多大半和原意相符,相差只在微细的地方。
    但是仅仅相符,我们并不能满意。
    我们所需要的,是活泼泼人格底表现。
    在这一点上,兰墅可说是完全失败。
    ”
    
     俞平伯 先生 的许多红学论著,正是对称赞后四十回的“学者”那些又臭又长的“学术论文”最好的批驳(有不少红学家,以他们的艺术欣赏能力,偏要去赏红评红,真是红楼继 续貂、索隐之后的又一大厄运):
    
    
     “且高作之谬,还在其次,因为谬处可以实在指出;最大的毛病是“文拙思俗”,拙是不可说的,俗是不可医的。
    至于怎样的拙和俗,我也难以形容,读者自己去审察罢。
    ”
    
     古人说得好,“读其书想见其为人”。
    我们读高本四十回,也真可以想见高氏底为人了。
    他所信仰的,归纳起来有这三点:(1)功名富贵的偶像,所以写“中举人”,“复世职”,“发还家产”,“后嗣昌盛”。
    (2)神鬼仙佛的偶像,所以四十回中布满这些妖气。
    (3)名教底偶像,所以宝玉临行时必哭拜王夫人,既出家后,必在雪地中拜贾政。
    况且他在序言上批评《红楼梦》,不说什么别的,只因“尚不谬于名教”,所以“欣然拜诺”。
    啊!我们知道了!高鹗所赏识的,只是不谬于名教的《红楼梦》!其实《红楼梦》谬于名教之处很多,高氏何必为此谬赞,他真是盲于心兼盲于目了。
    其余荒谬可笑之处还不止此。
    
    
     “我常常戏说,大观园中人死在八十回中的都是大有福分。
    如晴雯临死时,写得何等凄怆缠绵,令人掩卷不忍卒读;秦氏死得何等闪铄,令人疑虑猜详;尤二姐之死惨;尤三姐之死烈;金钏之死,惨而且烈。
    这些结局,真是圆满之至,无可遗憾,真可谓狮子搏兔一笔不苟的。
    在八十回中未死的人,便大大倒霉了,在后四十回中,被高氏写得牛鬼蛇神不堪之至。
    即如黛玉之死,也是不脱窠臼,一味肉麻而已。
    宝钗嫁后,也成为一个庸劣的中国妇人。
    钗黛尚且如此,其余诸人更不消说得了。
     ”
    
     我想,与其说高鹗底矛盾,不如说高鹗底迂谬。
    程伟元说他是“闲且惫矣”,真是一点不错。
    他如不闲,怎么会来续书?他如不惫,怎么会续得如此之乱七八糟呢?
    
     不但四十回中的宝玉不和八十回的他相类似;即四十回中,宝玉前后很像两个人,并与失玉送玉无关,令人无从为他解释。
    高氏对于书中人物底性情都没有一个概括的观念,只是随笔敷衍,所以往往写得不知所云,亦不但是宝玉一人。
    不过宝玉是书中主人翁,性格尤难描画,高氏更没处去藏拙罢了。
    
    
     可见高氏当时写这段文字,真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出于本心。
    他底本心,只在于使宝玉成佛做祖,功名显赫。
    如没有第二项,宝玉中举事,那九十八回黛玉卒时,便是宝玉做和尚的时候了。
    他果然也因为如此了结,文情过促,且无以安插宝钗。
    而最大的原因,仍在宝玉没有中举。
    他以为一个人没有中举而去做了和尚,实在太可惋惜了。
    我们只看宝玉一中举后便走,高氏底心真是路人皆见了。
    
    
    
    
     以上文字全部引自《红楼梦辨》上卷,在五十年代重版的《红楼梦研究》中,这些文字大体未变。
    
    
     《红楼梦研究》中仍存有一篇《后三十回的红楼梦》,但与《红楼梦辨》中已是题同文异,通过庚辰 戚序本的的批语 ,全面探究雪芹的未竟之稿。
    这正是探佚的开山,而且,在许多方面,他与周汝昌的主要见解是相通的。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异事,因为,红楼梦我们无缘得见全璧,毕竟有八十回大书在,整体的情节结构,整体的思想、意蕴,自然是可以探讨,所谓探佚,只是从原文顺流而下,何其自然。
    
    
     写《红楼梦研究》时,俞先生已年过半百,正是他学术思想最成熟的时候。
    
    
     如果说这些还不够说明俞先生的态度,那不妨再看两段:
    
     “然而从另一角度看,它(红楼梦)的遭遇也非常不幸,尚未完成,一也,当时以有碍语;而被歧视,二也;妄评,三也;续貂,四也;续而又续,五也;屡被查禁以致改名,六也。
    ”
    
     “本篇所谈,自只能以曹氏原著八十回为断限,却亦带来一些不可避免的缺点,因书即未完,她们的结局不尽可知。
    除在脂砚斋批里有些片段以外,其他不免主观揣想。
    虽则如此,我却认为比连着后四十回来谈,造成对书中人物混乱的印象毕竟要好一些。
    ”
     (《红楼梦中关于十二钗的描写》, 1963年 )
    
    
    
     “作者于蘅潇二卷非无偏向,而‘怀金悼玉’之衷,初不缘此而异。
    评家易抑扬为褒贬,已觉稍过其实,更混以续貂盲说,便成巨谬。
    蘅芜厄运,似不减于潇湘也。
    
    
     “黛死而钗嫁,此处交待分明,无可疑者,续书何以致误,庸劣心情,诚为叵测。
    若云今本四十回中,或存作者原稿之片段,余斯未能信也。
    ”
     (以上两节文字引自《乐知儿语说红楼》,大体上都作于一九七八、一九七九年,但生前似未公开发表,是遗作。
    )
    
     我上引的文字,都出自 俞先生最有代表性的红学论著,写作年代跨度极大,从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浩劫结束,可以见证他一生的红学历程与主要的红学观点。
    
     这些文字说明什么呢?说明他对程高四十回的整体态度向未改变——其实以俞先生为人为文的风格和艺术欣赏能力,再反观于现存后四十回的恶劣,这也是不会改变的——他不可能欣赏这样的恶札。
    
     在晚年遗文里,他仍旧称高续为:庸劣,续貂盲说。
    
    
     因为他的红学观点在建国后屡经运动屡受批判,十年浩劫之后,他已不愿再谈红,偶写的那些简短的文字,也颇清冷,真有“旧时月色”的境界,但他的态度是坚决的,把在续作中被糟蹋了的蘅芜君称作“厄运”,这和他早年说的“在八十回中未死的人,便大大倒霉了,在后四十回中,被高氏写得牛鬼蛇神不堪之至”纯是一脉相承。
    
     没有如周汝昌一样称之为“伪续”,只是俞先生性情较为平和而已。
    
    
     有人偏偏坚持说俞平伯晚年忏悔、肯定后四十回,真是撤弥天大谎,不知是何居心。
    试问证据何在? 证据只是,俞老在某次谈话中说了语义不明的一句:我看红学始终是上了胡适的当,还有临终时写下的“千秋功罪”几个字。
    
     试问,是俞平伯在前后七十年红学历程中所写的一系列论著能代表他的红学观点,还是临终时写下的几个不知是清醒还是糊涂的几个字以及某报刊披露的谈话,更能代表他的真正意思?
    
     其实,所谓“红学是上了胡适的当”,可以代表俞先生对考证派的不满,认为考证过分没有解决问题。
    这在《乐知儿语说红楼》中也有表示,是对考证派的质疑,俞先生何曾说过,后四十回是真好真有价值。
    
         另有一点,是俞先生晚年对脂评本(尤其甲戌本)也有过怀疑,而甲戌本 正是“胡适所藏的宝贝书”(此句亦见于《乐知儿语说红楼》,有讥刺之意),他说红学上了胡适的当,可能也是这个意思 。
    其实,近九十高龄的老人,对于甲戌等影印本大概是无精力全读的。
    他所举的质疑,是甲戌本第一回的好了歌注,旁边的脂评,和正文有点不相干。
    因此他觉得可疑。
    这一篇评好了歌解,便作为《旧时月色》一文发表了。
    
         而这一问题,是现在的版本学家早已解决了的,甲戌本好了歌解的脂评有问题,明显是 抄手把评语抄错了一行,放错了位置。
    
         只要将几条评语下移一行,就铢两毕称。
    当日俞先生竟未看出来,殊不可解。
    
     建国后,大陆曾经大批胡适,胡适先生倒了几十年的霉,到八五年俞平伯发表那个谈话时,尚未恢复名誉。
    或者俞先生也受了数十年政治运动的影响,对胡适的人品学品有了偏见,所以会说出“上了胡适的当”这样的话来。
    这是我私下的揣测,但未必不合于实际。
        
    
         另外,即使俞先生临终时真的说过所谓“程高有功”,也不见得是错,更不是某些人理解的意思。
    自从梦稿本发现以来,高续说已经基本被否定,因此,高鹗并不是写续书的那个人,只是个整理者编订者。
    这也是俞平伯的观点,高鹗并不是续貂之人。
    从这个意义上说,程高对红楼梦的流传还是有功绩的。
    这和全盘肯定 后四十回不是一回事。
    
        
         (奉劝某些人,下次满口胡言称赞后四十回之时,别再拉上俞先生,免得俞老九泉下不得安宁。
    )
    
     有意思的是,很多人觉得,俞平伯与周汝昌的红学观点似乎是完全对立的。
    其实又不然,在《俞平伯说红楼梦》一书中,我发见了如下一些观点:
    
     脂砚“绝笔”在于甲戌本吗?
        
     “ 此是第一首标题诗,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
    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余常哭芹,泪亦待尽。
    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甲申八月泪笔。
    ”
    
     此批中段每思以下又扯上青埂峰、石兄、和尚,极不明白。
    石兄是否曹雪芹亦不明,似另一人。
    首尾均双提芹脂与本书之关系,正含甲戌本叙著作者之先提雪芹继以脂砚斋,盖脂砚始终以著作人之一自命也,此点非常明白。
    
     又看此语气,称余二人,疑非朋友而是眷属。
    此今人亦已言之矣,我颇有同感。
    牵涉太多,暂不详论。
    
    
    
     宝玉之三妻一爱人
    
     丙、 湘云
     今传本记安排她嫁卫若兰,其订婚见第三十二回袭人语,但此恐只是一种稿本。
    宝湘婚姻,在红学之传说中还未停止,如所谓“旧时真本”等。
    依事理推测,枕霞是贾母的娘家侄女,黛玉卒后老人属意于她,亦有可能。
    特别是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一语,若非宝湘结合,则任何说法终不圆满。
    此属于本书稿本参错问题,今不具论。
    
     (一九七九年,均引自《乐知儿语说红楼》)
    
     前一条讨论脂砚绝笔,“疑非朋友而是眷属”,言下之意岂非即 “脂砚斋是湘云”说?文中提到的“今人”,大约即指周汝昌。
    
     后一条,将宝玉之三妻,列为“可卿、宝钗、湘云”。
    其实这是俞老在《红楼梦辨》中就详细讨论过的。
    这里不避烦琐,引《红楼梦辨》中的原文:
    
     “我们先说湘云嫁宝玉之事,我最初就怀疑到这一点,在十年五四一信上说:最奇怪令人注意的,莫过于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一语……又如:
     (一)宝玉因湘云有麒麟,故取之。
    (第二十九回)
     (二)翠缕与湘云明辨阴阳配偶之理。
    (第三十一回)
     (三)宝玉说:‘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可见麒麟之事非偶然,非闲文。
    (第三十二回),
     (四)李婶娘说:‘怎么那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特意双提‘金玉’,似非无意。
    (第四十九回)
     其余别的话,可以供我们胡揣湘云底结局的,还有:
     (一)《红楼梦》曲云:‘厮配得才貌仙郎(疑指宝玉),博得个地久天长(即所谓白首双星)。
    ’
     (二)第二十一回写湘云睡态,宝玉爱洗残水,湘云为宝玉梳头,均极工细明活,非无意之笔。
    即此等考虑都视为比附穿凿;但‘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应怎样解法?何谓因?何谓伏?何谓双星?在后四十回本文中,回目中,有一点照应没有?……或假定作者疏忽,但曹雪芹似不应如此糊涂。
    此书虽不免有支离之处,但都是小节目,不可与此相提并论。
    ”
     我在这信中,对于湘云嫁宝玉案,略倾向于肯定一方面。
    但我始终因本书中钗玉成婚底预示太多了,故不敢断言,只表示一种疑虑而已。
    
    
     以上所述,简直就是后来周汝昌在《红楼梦新证》、《红楼梦的真故事》中持宝湘结合论时的翻版,从论据到论证过程,非常相似。
     异乎哉?其实,并无可异之处,因为这是红楼一书客观存在的故事情节,否认也是没用的。
    
     后来俞平伯 放弃此说,一是出于对钗玉成婚的肯定,一是庚本等脂本的发现,有卫若兰射圃的脂评,让他以为三十一回的回目得到了解释。
    其实那是出于对脂评的误解,在周汝昌书中有详细论证,这儿不需引用。
    而到晚年,他又略倾向于宝湘结合说了,觉得事理上有可能。
    但或出于审慎,他只提出疑问,不作结论,也就不为人所注意了。
    
    
     此外,俞周相通之处,其实也自不少。
    如对后四十回,周极口诋为伪续,俞平伯虽平和一些,也数处称之为“续貂恶札”。
    如俞平伯修订八十回校本,用甲戌本复校,极口称赞甲戌本文字质量之高。
    这与后来周、蔡、 梁诸家作红楼汇校本时的观点相同,有甲戌本处,即从甲戌本。
    
     如此看来,拥周批俞,或者引俞贬周,都是颇有些可笑的。
    
    
    抵毁高续的,不妨自己试着续一二回,就知深浅了。
    高终不肯做雪芹的罪人,所以就免不了和他一同开罪世人了。
    他敢让黛玉死去,让宝玉和宝钗结合,让贾府被抄落,让宝玉出家....我们已很感激他了。
    。
    。
    
    
    
     此话<红楼梦辨>中确实有,但在重版的<红楼梦研究>中,似乎已经删去。
    
     另外,看俞先生的观点,要看大的整体的方面,而不是个别字句。
    
     诋毁高续,不等于自己要去续,这也是很容易明白的道理。
    
    
     至于说到高续的功绩“开罪世人”,倒也未必见得。
    
     这正如周汝昌说的,看原著八十回,读者的主要感受是盛衰之感。
    
    
    加上高续,就只感受到钗黛争婚的悲剧了。
    
    
    这也是续而又续的恶札层出不穷的起源。
    高续把原著的思想内涵与宽度大大缩小,正如俞先生说:后四十回里的人除了十二钗还有点薄命气息,其它大多是些福寿全归的,最突出的是宝玉。
    
    
    那些续书的续书,虽然都不满意高续,却正是从它顺流而下。
    如果没有高续,其它恶札的续书人虽然低劣,大概没法往原著上接下来。
    
    
    
    
     回 huangyun:
    
     你在质疑 俞、周 不懂创作规律之时,大概 认为自己的艺术欣赏能力超过他俩?
    
     难道没有注意 我引的俞先生原话:  
    
     “且高作之谬,还在其次,因为谬处可以实在指出;最大的毛病是“文拙思俗”,拙是不可说的,俗是不可医的。
    至于怎样的拙和俗,我也难以形容,读者自己去审察罢。
    ”
    
    
     高续之恶,其实不在故事情节 或者哪几个人物结局的差异,而在于艺术质量和思想高度的整体堕落。
    
    
     高续 合不合雪芹的原著构思是一回事, 它的艺术质量是优是劣,是另一回事。
    
     ( 当然 ,以高作的文拙思俗,也是不可能与雪芹原著的构思相合的。
    )
    
     后者纯属艺术欣赏与文学批评的范畴,这虽然没有绝对的标准,大体的高下,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如果连这点都不去分辨,偏要搅在一起来“谈红”,那就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至于有的人,放着 俞平伯 几十年间(在精力最旺盛 学术思想最成熟时)写下 的许多红学论著不去讨论,
     却纠结于九十高龄的老人临终前的几句话(这些话,出于他人记录,真假或者可信度尚可商摧,因为记录对话,总有不够严谨不能准确表达原意的地方),拿来作为论据,让人觉得 很好笑 。
    
    
     因为写成书的论著,有条理,有论据有论证,有逻辑可寻,是可以作为学术讨论的。
    
     私底下说的话,却全没有这些。
    最多只有一丁点参考价值。
    
    
     以这样的方式来作学术讨论,那真叫作,顺我者取之,逆我者弃之,选择标准之离奇,真个是匪夷所思。
    
    
    
     对后四十回的批评,无关乎什么影响什么成见,只是一个最基本的个人审美境界与欣赏能力。
    
     后四十回天地变色,神鬼杂出, 大多数读者都看得出来,都心里厌弃。
    如果连这样最基本的欣赏能力都缺乏,却偏又喜欢乱弹一气,那就只有让人啼笑皆非。
    
    
     有些人从来不问问为什么 后四十回在审美境界在意境在思想方式等等一切大的方面与原著完全是背道而驰,所有的人物完全变了一副单薄丑陋的面目:
    
     这里比如宝玉,从意淫大师、怡红公子变作了一个给巧姐大谈列女的人,然后又参佛了悟道了,连黛玉的灵柩回乡也无动于衷的,最后又博得一第,穿上大红猩猩毡去成佛作祖了。
    
    这样的一个假宝玉,完全是个世俗中人,他心中有的是道统是家族,是婚姻,没有一点超越世俗的东西。
    
    至于护法群钗,意淫,统统褪变成了“柳五儿”一回中的下流情调。
    )
    他对生命不再感到兴趣,对心灵的感悟对人的命运的悲叹完全不见了,一个道德、礼法无所不备的人,又哪谈得上这些呢?
    
     而原著里,正是宝玉这些感悟这些对悲凉之雾的呼吸领会,成为红楼梦的精神核心,他为花愁,为鸟哭,为女儿们的悲哀命运,为其他情种的遭际,落泪,悲叹,这才是悼红,才是为闺阁昭传。
    
     没有了这个基点,又可算是红楼梦?
    
    
     其他人呢?统统变了质。
    
     黛玉。
    从“孤标傲世”变成了 向宝玉大谈科举清贵的世俗女子,心头只想着婚姻, 宝玉失了玉变了痴傻她反而感到高兴,临死前还恨骂宝玉,这和 那“为知已痛惜”的绛珠可有一丝一毫相似之处?
    
     宝钗呢,从“山中高士晶莹雪”变成了一个鸠占雀巢的阴险小人,一个婚后自贬身分取悦夫君的庸劣妇女。
    
     那个 英豪阔大极其可爱,的史大姑娘,全给续书人 整没了 ,变作了可有可无的影子。
    
    
     看了上述这些蜕变,这些变质,不用作任何版本的分析,学术的考证,我们也可以断言,这不会是原稿,也不可能有雪芹一个字。
    
    
     所谓续书里有佚稿的论点,显示着论者自己的浅薄与无知,自我满足,对于真、善、美、 思想、境界、人物典型,这些美学概念毫无领会,整个是盲目盲心。
    
    
    
     打得太快,没有去寻找对原回目:
    
     至于护法群钗,意淫,统统褪变成了“候芳魂五儿承错爱”一回中的下流情调。
    
     雪芹原书,可以是悲壮,壮美,但不一定会是惨痛。
    
    
     可以对看离骚的意境,也可以 从芙蓉女儿诔 的意境变化看出来。
    
    
     女儿诔,前半部分是哀歌,后面将一个哀歌升华了,像离骚一样,想象纷繁,意境清新,达到了完美的艺术境界。
    
    
     这才是雪芹的笔法,雪芹的诗化结构。
    他的 商声羽调里,也不会一味低沉到底的。
    
    
     如我从前写过的一段,推考佚稿里的《对景悼颦儿》,雪芹会怎样落笔。
    
    
    嗯 ,摩合罗不必介意,其实我反对高续 只是反对它和原著混在一起。
    
    如果单说 小说艺术,古典小说里比高续强的也并不太多。
    像三言两拍里,有不少可说是恶滥文字,不也照样在市面上流通。
    
    
    
     有些话回得有点过激,大多因为不忿某些所谓的“红学家”到今天还在宣称:续书是原稿。
    
    
     续书此路不通,这也是简单的道理,有这个才华,大可另写一部书,虽然不一定比得上红楼,也省得“可怜无补费精神”。
    
    
    
    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其实大有问题。
    他写此书时,学术思想并未成熟,不过是照搬叔本华的理论,浑沦吞枣的套到红楼梦头上(要说理论创造,实在没有),也不管合不合适,甚至 连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两个美学系统也不加以区分。
    
    
     这样的著作,说它有开创之功可以,说它学术价值多高,未免过分。
    
     记得钱钟书在谈艺录里,对此专门有批评。
    
    
    
    
     宣称一百二十回均是原稿的 “红学家”近来还有相当不少的。
    
     名字我可未记着,稍微搜一下。
    
    
     名字可没去记,稍微找一下。
    
     嗯 摩合罗看来也对红楼感悟颇深,说得很到位。
    
    
     其它的我大多赞成。
    
    
     不过对景悼颦儿 ,我相信雪芹必定会有绝丽的文字以再悼黛玉。
    
    
     第一、 这是脂评明明白白提示的。
    而且已经点明,中有一联是:落叶萧萧,寒烟漠漠。
    
     这岂非与《芙蓉诔》中的“秋榆 飒飒,蓬艾萧萧”亦是一对。
    
    
     第二, 所谓至哀无文, 要看情形。
    
    
     我想到的是另一句话: 长歌当哭,是须在痛定之后的。
    
     如果痛定之后,宝玉还没有相当的文字来追悼知已,也不太像 聪明灵透的神瑛侍者了。
    
    
     我考证的是, 黛玉自沉,在春去夏来的芒种时节,宝玉 悼颦儿,时已在中秋。
    也就是说,时间隔了半年,悲痛、哀伤已经过了沉淀,是可以升华成凄美壮丽的文字了。
    
    
     如果到此时 还写不出像样的文字,(如续书里的假宝玉,只是一大哭,再一大哭,就完事),也未免太小看雪芹的艺术才华了。
    
    
    
     至于说高鹗 信奉 名教的偶像,那例子可太多了,也不单在 最后那一个拜别。
    
    
    
    
     菊开那夜:
     呵 呵,红学里的奇谈怪论比这一类荒谬的还多着。
     只好视而不见吧。
    
     毕竟,人和人的差别太大,如果每个人都能理解 曹雪芹的思想与情感,精神与灵魂,那倒是不可思议的事了。
    
    
     我常常觉得,生在二百六十年前的曹雪芹,他的思想比许多当代人更先进些。
    (比如贾平凹之流,看废都,觉得他倒像是生在雪芹之前两百年的古人)。
    
    呵 呵 ,皇甫兄,你所说的,我们自然都了解。
    
    
    不过续书人没找到,高鹗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运(大部分通行本红楼梦上,他都和曹雪芹排在一起),偶尔让他倒点霉,也不算冤他。
    
    
     再说,程高本 对曹雪芹原著的胡删乱改,也让人忍无可忍,这中间也有一半是高鹗的“功绩”。
    
    
     我没觉得 对他有什么不公平。
    
     高阳的东西, 学术价值不高。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books-63355-1.shtml
  随笔 最新文章
书说
论周大深爱林卿
敲响《红楼梦大辞典》的丧钟——《石头记》
书话大观园
探轶学为何荒唐?
后四十回文字为何这么牛逼呢?
[闲言碎语集]死在君子之邦
天涯论坛
太英明是不对的
贾元春de判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5-15 23:48:50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5日历
2018-5-27 21:49:51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