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专门去看蒋方舟_闲闲书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转载][随笔]专门去看蒋方舟_闲闲书话_论坛[第1页]

作者:深圳一石  更新时间:2018-04-14 23:56:32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专门去看蒋方舟


深圳一石
    
    
    每一天都从早晨开始追赶生活,到周末,习惯性的在房子里坐着不动,窗外的时光像瀑布一样流走了,看不见的时光有一部分经过了我们的身子,每个人都如时间这个石匠手里的一块顽石吧,经过我们身子的时光,哪些让我们的容颜变得苍老,哪些让我们的内心变得生涩,哪些又把我们的微笑和好奇心偷走?
    
    渐渐厌烦了周末的枯坐,想要到外面走一走。
    
    
    周六上豆瓣查了一下同城活动,看到中国现代文学馆周日下午举办的关于《永远的三毛》的纪念活动,才恍然想起,三毛,那个长头发的奇情女子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二十年了。
    就一些人物对我文学的启蒙,最早的几个里,一个是《红与黑》里的于连,一个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妥弗,最后一个就是呼唤荷西的三毛了。
    活动分了两场,第一场是蔓娟,三毛的姐姐和弟弟作为主讲嘉宾,第二场里有蒋方舟。
    
    
    周日中午和同学在农民日报社对面的“姥姥家春饼店”吃过饭,赶到中国现代文学馆时(我们都在朝阳区,但赶过去依然花了一个多小时),第一场活动已经接近尾声。
    在进多功能厅之前有个来宾登记台,接待人员说有书送。
    看到摆了一桌子的书,签名之后,不知道该拿哪一本好。
    登记的小伙子很特别地问我:
    “你是三毛的粉丝吗?”我后来才发现他问我这句话的意思(进了场馆之后,才发现,嘉宾之外,来的一百多参与者,其中90%都是年轻的和已经不年轻的女士,像我这样的光头男属于凤毛麟角)。
    
    “三毛是我文学启蒙的老师,算是朋友的那种!”小伙子看了看我,手在桌子上顿了一下,然后抱了一堆书给我,同时附带了安妮宝贝主编的第一期杂志《大方》,很庆幸自己背了个旅行包。
    (回来后又贪心十本的三毛全集只拿回来了六本)
    
    进去之后,看到会场里乌压压一片,三毛是不缺粉丝的人。
    悄悄坐到最后一排靠边的位子上,听蔓娟(以前读过她的文章,这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个人)正在讲三毛,可能是已经讲到最后了,大的投影仪上正放着三毛在朗读的一首诗。
    说实话听到年代久远的声音,又是来自自己心仪的作家的声音,很不适应,毕竟那个作为精神形态存在于读者心中的作家,其实是由每个读者根据自身的生命感受自造的,这突兀的带着自恋和怡情的语调缓缓流动的声音,因为它是由三毛说的,因此觉得特别陌生,有点点刺耳。
    剩余下来的20分钟嘉宾和读者互动的环节里,我才判断出来台子上的人,哪个是大过三毛三岁的姐姐,哪个是三毛的弟弟,姐姐、弟弟的身份让人觉得三毛原来姓陈,1943年出生的三毛,如果今年活着的话,应该和台上坐的那个大她三岁的女士是一个样子的,祥和,平静,我想还会多一些爽朗和从容。
    大概是坐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场景里,藏在内心深处的三毛的影像由我和她最初相遇的那个源头一下子涌到此刻来,于是想起《撒哈拉的故事》,想起《梦里花落知多少》,想起《稻草人手记》,想起《万水千山走遍》,仿佛有个灵在那个台子上,在她的至亲姐弟的身旁活过来,她就坐在那里。
    想起贾平凹在三毛死后十天读到三毛写给他的信,独自出声哭在屋子里的情形,心头禁不住有些触动,让人的眼睛潮乎乎的。
    
    
    第二场,当然重点在第二场,第二场算是闲闲书话的一个主场,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除了主持人,嘉宾有四个,一个台湾人,不太熟,但他讲起三毛翻译的《娃娃看天下》,讲到三毛最后的绝笔里的话,讲到三毛对台湾人的影响,可以看出三毛是真正影响到他的人。
    第二主讲嘉宾是止庵,很明显止庵和三毛很不搭,如果谈周作人或者书籍史话一类,这是止庵的强项,但三毛只给过止庵那一代人(也就是说八十年代思想开始成熟起来的那一代人)一个新鲜生活的梦,他讲的比较乱,听众听的比较乱。
    第三主讲嘉宾是史航,史航就是北方影武士,老书话都叫他鹦鹉,我在书话里过他的不少文章,早期书话的一些才人里,他算是一个。
    我只在《书话十年文萃》发布会上见过一次,所以这次一看到,就有些笑起来。
    加上坐在最后的蒋方舟,蒋方舟在上大学之前,曾经在书话里玩过不长的时间,至少发过两三个帖子,引起惊呼,后来如精灵公主一样的飘走了,但也算是书话里的人吧。
    在大学里做过老师,在中央电视台做过编剧的鹦鹉,他讲话的方式,和他作文的方式很像,鹦鹉的声音很洪亮,语速稍微的快了一些,但节奏感把握的很好,和他的文字一样,对三毛的感情,深透、真挚,但不是那种抒情性的,差不多有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鹦鹉几乎就是用说的方式写了一篇通畅自如的《我心里的三毛》。
    在所有的嘉宾里,我唯一在鹦鹉那里听到了对三毛的体谅,这种体谅是一种更深层次的知,他讲到三毛在一个国家去旅行,看到一个卖旅游纪念品的男孩子忧郁的眼神,觉得于心不忍,但又装不下他卖的那种纪念品,对这件事情,三毛一直惦记着,后来她游历玩之后又折回这个国家,找到那个小男孩,没有讨价还价,就买下了他的纪念品。
    三毛以为这个男孩会在那一刻脸上浮现出自在满足的微笑。
    但是,当她走了几步,重新回过头看那个男孩的脸,她看到那个小男孩眉目间依然有浓的化不开的忧郁和愁闷。
    鹦鹉说,大概这就是三毛,她比我们大家多了那么一个回头一看,留在她真实生命里的痛楚比我们大家多了那么一点点,三毛就成了那个让我们今天还在纪念的三毛,成了今天还没有在我们身边走开的三毛。
    这些话让会场了有几秒钟的安静。
    那种扩展的知为众人回报的掌声所分享。
    
    
    最后是蒋方舟,其实在其它嘉宾演讲的时候我盯着她看过几秒,她很自然,很平静,这样的场合显然是经过了锻炼,已经熟悉,并能够自然的安放自己的姿态、眼神、思想。
    她很自如的捕捉观众的神情,留意嘉宾的讲话,看投影仪上实时播放的滚筒一样翻动的新浪纪念三毛的微薄。
    大家都叫她才女,这样的称呼她也习惯了,也有了免疫力。
    她很漂亮,见过不多的几个美女作家,她是不可以用这样的概念来定义的。
    她讲话语速太快,却一点都不打结巴,不仅仅是语速上,意识的流转也是通畅自如。
    她在读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我在那个时候读她的文章。
    文章里远远超出同龄人的成熟的语调,但却一点都没有装腔作势的老成,而是在俏皮的语调里,藏着一点点只有成长为作家之后才能有的那份看透。
    这份看透在张爱玲那里是玻璃,在蒋方舟这里是玉。
    这是一种特别的东西,属于天赋与个性的融合,后天的一切都在加速着这种感觉的圆满。
    她从自己六岁读三毛谈起,谈到她如何在六岁的时候,开始在一份菜谱和三毛的书籍之间做出抉择。
    她的生命开阔出来,仿佛大森林里已经伸展开来的树,不是竹,而是那种楠木的样子。
    我之所以觉得她的才华配合着她的生命姿态像玉,就是觉得她能够和周围的环境有一个恰当的融合,又能为自身个性自由伸展把握好那个适度的距离感。
    这就是润的样子,这形成了她美的另外一重镜面。
    当然,她在说三毛的真的时候,说到不忍,说到不忍看到三毛直面镜头,脸上不带一丝微笑(也就是没有任何伪饰的面对自我的那份勇气,惨白的绝望,以及来自灵魂深渊的呼喊),大概是九零后专有的大学里的日常语言,她会一口带过——不像现在的装B犯。
    听的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记得她采访韩寒的时候问过韩寒,大家只读到你的出口,你平时的入口哪里来?大概问韩寒平时读什么书?心里一直笑她,怎么会这么问?老话说,英雄不问出处。
    但采访韩寒的时候,好奇心会占据上分吧。
    三毛对蒋方舟的影响到十三岁,三毛对我的影响到十九岁。
    保有个性的活着,虽然如何保有形式总是各异,但不泯灭个性,这是保存内心那份真的第一道战壕。
    失去真,一个作家你面对世界的深度和宽度就已经失去了考据时间的最重要的那道边界。
    三毛持久的一点启示在这里。
    
    
    讲座结束,独自背包走人。
    中国现代文学馆里很安静,阳光照过通透的国槐的叶子,城市里的车流像血管里的细胞那样奔流。
    感到满足,见到的人和背包里的书都是收获。
    
    
    
    
    
    
    
    蒋方舟还年轻,姿态还没有摆过来,俏皮,有点点的表现欲,这个都正常。
    刚刚20岁,你该怎么定位,怎么批判,连她自己都处在调整期。
    
    
    如果要说强,近似蒋方舟的同龄人里,书话有豆蔻,还有宋欤焉,不同的姿态,不同背景,不同的机遇,不同的个性,而且都非常年轻。
    只是把她们看做自己目力所及的优秀群体中特别的一个,静静远观,带着欣赏,而不是求全责备的苛责。
    还不到定位的时候,不要戴帽子最好。
    
    
    
    老三对三毛如此评价,这样的帖子你就不应该进来!既然有正常人的欣赏自洽,你就不要给自己脑子里有放进歇斯底里毒虫的机会。
    
    
    
    珞珈人:
    正在北京混日子!问好!
    
    说实话,沉重木说的不错,但不完全正确。
    如果已经从大众的海洋里跳出来,没有波折,作为一个人,从普遍意义上这不是很幸福!但如果有波折,这既是机遇,也一定和思想的变化有关。
    从一个写手,到作家,再到大作家的成长,是非常艰难的。
    
    
    宋欤焉,确实是我在书话的惊诧之一,她底子很厚,年纪轻的让人恍惚(如果不知道她的年纪,我很愿意她是我的老师),心态已经能够自洽,当我读她诗中表达出来的灰暗,就会有一点点担忧,读得多了,感觉那是她气质中的一部分时,就会在心里禁不住产生一份温情。
    但她表达出来的有很强劲的东西,我自己都从这份体会里受益不少。
    
    
    现在的书话戾气太重,可能最主要的还是水平问题。
    以前一个幼稚的读书人和写作者(如我刚来书话时那样,自恋、纠结和幼稚到无以复加,我本一笑、何家干、注注、云也退都来鼓励,觉得很温情,就很容易把自己所读、所思、所想的一切放在这里来)很容易获得宽厚的评价,觉得现在的书话应该多一些这样的气氛。
    
    枯荷:
    
    大环境就这样吧:)整个社会都是泛娱乐性质的,书话其实难得保有一份清静。
    我说的是期望的话,其实各个版主都在尽力,但这个确实很难,尤其是读书变得越来越奢侈的时候。
    
    并不认为是名利场中的人(身处名利场中不是每个社会人的生活梦想吗),也没有吹捧。
    只是感觉(因此未必准确)!
    
    其实,像黄花兄说的,看将来吧!其实现在也在看,看别人,看生命!在看别人的时候,也看自己,哪部分是枯萎了,哪部分是盛开的,哪些能保持长久,像壁石一样立在那里,哪些只能交付时间,任它破碎。
    
    
    看现实中的人就是这么纠结。
    每个人都有缺陷,可能被放大,可能被掩盖,也有可能说的是真的!
    
    
    
    
    
    唉,起个带热点的名字被横披!
    
    这是我最近周末的散心笔记,以后如果有意思的话,一周写一篇,写成《梦游京华录》!
    黑哥给红脸就是冲着板砖给的,黄花兄不必挂怀!
    
    在我眼睛能看到的那个群体里,蒋方舟算一个,不管怎样做预言,其实是某种个人喜好。
    就让时间来证明我们的眼光吧,哈哈。
    感谢大家推荐苏枕书,这个我要开始背书!这样的集群认识的越多越好!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books-149296-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随笔 最新文章
[私人藏书]风行雁鸣录(续)
性欢(闪系列)
做人讲道理就那么难吗?
科学红学UFO软件精致思维老三篇
请教画石兄
说说一本易学书
钱宾四先生和龚定庵
洪荒与哀愁
彭燎:随笔《写作环境》
一曲清歌动九霄——从《梨花颂》开说京剧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4-14 23:54:37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9日历
2018-9-21 19:32:09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