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邂逅李香兰——观《白夫人的妖恋》_闲闲书话_论坛 -> 正文阅读
 

[随笔]邂逅李香兰——观《白夫人的妖恋》_闲闲书话_论坛[第1页]

作者:大陆之雪  更新时间:2018-02-11 00:40:59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百度·白蛇·民间传说:白蛇传在清代成熟盛行,是中国民间集体创作的典范。
    描述的是一个修炼成人形的蛇精与人的曲折爱情故事。
    故事包括篷船借伞,白娘子盗灵芝仙草,水漫金山,断桥,雷峰塔,许仙之子仕林祭塔,法海遂遁身蟹腹以逃死等情节。
    

    百度·白蛇·李香兰·知名人物:李香兰(1920年2月12日-),本名山口淑子,生于辽宁省抚顺市,祖籍日本佐贺县杵岛郡北方村,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著名歌手和电影演员。
    1906年举家迁到中国东北。
    1933年被李际春收为义女,改名为李香兰。
    1945年日本战败,李香兰以汉奸罪名被逮捕,后被无罪释放。
    1946年遣送回日本,1947年改回原名山口淑子继续其演艺事业。
    1958年冠夫姓成为大鹰淑子,告别舞台转而从政。
    1974年当选参议院议员。
    李香兰受过正式的西洋声乐教育,代表作有《夜来香》。
    后来有根据她的故事改编的很多同名艺术作品,如流行曲、舞台剧、电视剧等。
    
    以上百度搜索完毕。
    
    是为背景提供。
    

    李香兰是一个好像梦中与我们有过萍水相逢的人。
    其人虽存,惊鸿一瞥,我们似乎没有机会再见。
    她的歌声与我们耳鬓厮磨,而其影却已实为与我们阴阳相隔。
    魂消香殒,令人念念。
    昨天在孟庆德兄的帖中得见链接,一睹芳容。
    真如梦中,一如心中。
    心中是个日本词,殉情之意。
    

    其中战时出演有以下:
    1938 蜜月快车
    1938 富贵春梦
    1938 冤魂复仇
    1939 东游记
    1940 支那之夜
    1940 热砂的誓言
    1941 苏州之夜
    1942 迎春花
    1942 黄河
    1943 万世流芳
    1943 我的夜莺
    1943 赛昂的钟
    1943 战斗的大街
    1943 誓言的合唱
    1943 莎勇之钟
    1944 野战军乐队

    从以上片名排列,看起来战时主要出演如同我们印象中所言,是日本眼中的中国,就像满洲国,乃是他们的印象中的奢靡和甜蜜,黑夜中猩红的歌声与玫瑰。
    就像《夜来香》的印象。
    那甜蜜歌声中滴着我们中国心中的血和沉痛,他们倡导的和平,和情爱,滴出流蜜一般肉感的丰满香艳,仿佛对我们单恋一般呼唤的两情,却是我们的流亡、破裂、败丧和泪水。
    李香兰没有我们的泪水和情感,但她怎么唱出了我们的歌声呢。
    李香兰说,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国人。
    那好吧,我认为她是满洲国人。
    虽然她活动的地点,并不是满洲国,而是上海,我们心中的上海,我们的上海。
    
    她有满洲国那样的身份支离破碎的亡国奴的恋爱,真挚却是带着卑下的心底来源的爱情。
    

    战后回到日本以后出演有以下:
    1948 我一生中光辉的日子
    1948 热情的人鱼
    1949 流星
    1949 种种人生
    1949 归国
    1949 在拂晓里逃出
    1950 初恋问答
    1950 女人的时代
    1950 丑闻
    1951 东方就是东方
    1952 雾笛
    1952 战国无赖
    1952 上海的女人
    1952 风云千两船
    1953 拥抱
    1953 天上人间
    1954 礼拜六的天使
    1955 竹之家
    1956 白夫人的妖恋
    1957 神秘美人
    1958 东京的休息
    金瓶梅
    一夜风流
    孙悟空
    现在要去开会,十分恋恋不舍,暂时关机。
    然后不知道何时君再来,何时再会,还会不会写下去,还该不该写下去,呜呼。
    
    我对川岛无感,对于李香兰,痛点在于,她在受审时说,她不知道是哪国人,当年回到日本拍片,日本警察叱咤当作支那人,那是深感身份之惑,她不是一个彻底为日本卖命的日本人,她很有大陆的气质。
    她具有川岛所没有的心灵:《夜来香》。
    

    昨天在老孟帖子里提到《白夫人的妖恋》。
    接着说。
    

    《白夫人的妖恋》片头记明,宋。
    日本对于中国的归属感如是,他们不需要记明:中国·宋。
    
    我受惑的是,这是个中国片呢,还是个日本片呢。
    日本人拍中国片,总好过中国人拍日本片,说实话,我们似乎还没有呢。
    
    从这一点来说,日本对我们的感情,要深过我们对他们的感情。
    动画片《三国演义》是真的让人感动,他们对于中国的研究,是动真格的。
    我们对他们没有动过那样的荷枪实弹的真资格的研习。
    实际上我们是两个国家,将人家当作我们的文化附庸,是不公平的而且同时,也是东亚文化圈内诸多邻国,昔日我们的邦国,对我们衔恨没齿的缘故,我们没有真正地正眼地瞧过他们。
    试想如果我是这些小国邻邦的国民,我也会十分切齿痛恨这个大而颟顸的巨人,在践踏中却是那么无意,连践踏都是无意。
    这是多么真实的无视。
    而这是痛苦。
    

    接着去,他们叫我了,我刚刚是从会场跑出来的。
    
    看来我看的电视剧不多,所以我并不知道,李香兰是很多影视剧的主角。
    那么,在大众中,她其实应该是一个熟知的人;但是在我,李香兰只是默默居于心灵一隅的一个角色,很落落寡合,一个很分裂的角色,这个分裂,因此很让我伤心。
    

    李香兰是日本人。
    他们家不是来自日本对华殖民主义垦殖事业的开拓团,而是来自对中国热爱的深沉的向往移民到中国。
    这是一个富有深厚渊源的家庭,其对于社会的态度和各种政治以及文化的选择,都是来自内心的深深的信念和践行。
    
    这是我对这个家庭出以深厚信任的原因。
    
    李香兰的父亲是满铁公司的职员。
    铁路是那个时代最朝阳的产业,即使是一个普通中国人,如果居于铁路公司就职,都是占据一个很深切的社会地位。
    如果是一个中国人铁路公司员工,那个家庭全家就具有很稳固的社会地位和丰厚的经济收入了。
    这个家庭已经就是一个很资深、很成功的社会成员。
    而满铁这个公司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经济单位,不管怎么说是来自我国东北的主权的沦丧,而代替了我国的主权,是一条深深切入我国东北大地的大动脉,而混杂以绝对日本成分的运送日本的活力,在我国贲张的一种异化我国的力量。
    这实际上是一个在东北享有超特权的政治集团,也就是是东北的实际控制政权的势力。
    说这个不是控诉李香兰家。
    而是说李香兰家,居于我国是什么位置。
    而且李香兰有两位中国义父,一位是丰田银行经理李际春,一位是天津市长潘政声,她的三位父亲,足以保证一个女孩,不会在社会上就职时遭受过分的生存挤兑之难。
    在一般职业妇女来说,这些都是很难避免的切身之惑。
    所以我认为,李香兰的就职,和她的从事演艺事业,都不是一般的经济利益问题,而是来自一个自由的文化和政治的选择。
    
    我为此对李香兰具有特别的关切。
    即她在做什么,很难从单纯的经济求存去解释,从而去避免观察中各种镜像混杂,各种因素混杂,很难找出一种足够清楚的主要的脉络,其实有时候即使是脉络清楚的,但是也很难抵挡人言足以使事情复杂化,混杂模糊其实质的情况。
    造成这些情况的这些力量,很难说是有什么真的好处。
    只是为人的认识上的无力,出具一种仅仅用于敷衍的解释。
    我举一个例子。
    
    比如萧红。
    人们解释她文学的成因,不去进行单纯的文学分析,而是从她的性格来进行作品映射。
    我想如果萧红不够文学单独成立的分量,你可以这样说和这样做。
    但只是对萧红的蔑视。
    萧红不足以成立文学的独立地位吗?谁能站出来给我一个明确的否定?可是,人们实际上是这么做的。
    对于鲁迅也是这样。
    要从家世上进行映射,满足或许是某种否定这个人及其文学地位的快感。
    这其实只是一种单纯的以攻讦他人来达到一己的快感。
    其他很多人,我们都这么做,比如说这个人出身贫苦,所以他具有无产阶级的天然立场。
    那么请问很多不是出身无产阶级经济属性而从事无产阶级政治事业的人如何解释?还是会有多种解释,绕到那个问题上去。
    现在李香兰至少我们可以不必。
    也就是说她从事演艺,她这么唱歌,这么演电影,我们不必去解释是什么什么逼她这么做的、不得已的了吧。
    我们可以自由地说,我们从心灵的方面去研究,她为什么这么做了。
    那就是说,她想这么做。
    现在,我们仅仅只需要分析说,她为什么要这么想。
    而我认为这才是分析本身该做的,也是分析本身,足以匹配李香兰。
    
    在东北,在满洲国,日本人是第一等的“皇国之民”。
    而东北人民,是“在满华人家族”。
    具体有一些什么样的地位区分和歧视,我也说不上来,听说限制中国人也就是满洲国民吃米,这个我不知道。
    根据我父亲的说法,与他年龄大致相若的人其实已经区分不大出来,他们是中国人;已经甚至不大有“中国人”这个概念,也就是说他们基本不具有“祖国”这个信念。
    他们不很耻于作为日本帝国“皇民”属下的第二等公民,而且他们读书也并没有和内地的教材内容有很大区别,甚至连沈从文都可以从满洲国的公立图书馆里找到,也就是说绝大部分中国作家可以从满洲国的公开书架上找到,甚至可以读到马克思列宁和巴枯宁等人的著作,包括日本的左翼河上肇等人的马列主义著作。
    
    在这样的社会,李香兰从未申明,自己是日本人,她没有去赢取那个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而我认为,这是十分动人的。
    她来自纯正日本血缘的家庭,但是她一直说父亲是日本,母亲是中国;我们知道,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母亲,具有比父亲,更为重要的地位,仿佛是来自一种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信念,母亲仿佛是一种来自原始意识的崇拜,而李香兰一直对中国具有这种完全的指认和植入,她一直用中国人的身份从业。
    
    这是我认为在李香兰的心里,最为柔软的地方,是一个女性最柔软的深信,因此我不把她当作一个完全的异国人看待。
    
    李香兰当然不会有对日本这个真正祖国的真正的如同我们中国人那样的抵触。
    她从业后,有对于所谓“日中亲善”的观念宣传的作品,这是自然而然的,和我们中国人不完全一致,或者说完全不一样。
    她从自己的内心,希望促成日中所谓亲善,毋宁说处于一种善良的天性和纯真的品质,和政治上的无解。
    我宁愿相信,这是出于一种无解,也许有下意识的误解,还有对于日本对于中国暴行的一部分无知。
    
    她作为日本人,“在北平的一次记者招待会后,有位年轻记者追上来问她:‘李香兰,你不是中国人吗?为什么演出《支那之夜》《白兰之歌》那样侮辱中国的电影?你中国人的自豪感到哪里去了?’面对责问,她道歉说:‘那时我年轻不懂事,现在很后悔。
    在此向大家赔罪,再不干那种事了。
    ’”她没有自居于侵略者的立场,而是站在被侵略的中国一方进行道歉。
    (见百度,一次专访)
    但是所有这些,都遮掩不住,她对于日中关系中的罪与非罪、是与非是的一种敏感而痛苦内容的感知。
    
    那么居于这两种之间的一种是什么呢?这个惶恐而暧昧的身份是什么呢?这是满洲国民的一种罪与非罪、是与非是的身份的感知吧。
    所以我认为在李香兰的歌声中,滴淌着这样的一种情感。
    大家可以从《夜来香》中听到。
    夜莺般的歌声中的痛苦。
    
    大片如血的猩红的奢靡和沉醉中,有一种暧昧混杂情绪,低下而又痛苦,肉感和香艳中的低徊,那种独有的戴罪的低头的思量,这是中国前所未有的。
    这是什么罪感?是来自对于祖国的负罪之感。
    这是我从溥仪的许多表现中也能够读出来的东西。
    
    我认为这是独特的来自满洲国的东西。
    
    只是为人的认识上的无力=只是人为的认识上的无力,为人=人为,纠错。
    

    燕儿,谢谢你来访。
    

    孟兄,的确有蒲克等人合作,她和当时代的著名影业人员都有密切合作和私人关系过从。
    
    李香兰是1945年8月以汉奸罪被捕的。
    为了洗清“汉奸”罪名,她在庭上不得不坦露作为日本人的身份,从而获释回国。
    

    《白夫人的妖恋》,1956年日本出品。
    是她的作品年表中倒数第三,到1958年息影,后来转而从政。
    
    这是一个在她的成熟年份的作品,那么,作为她的代表作,应该是可以的;而且,我真没想过,我还能看到真实活动的她
    这是一次真正的邂逅。
    

    李香兰在战时的作品都是徘徊在上述身份失迷的情调中,有偏于中国方位,也有偏于日本方位,总之她是首鼠两端失落的。
    

    那么我感兴趣的是回国之后,她的身份,应该是确认的。
    那么她此后的从影形象又是什么样的心理定位呢?她怎样了呢?
    但是我没想到,一个人的宿命,真是那样有规定的,她居然还是那个在中国的李香兰!
    影片中说话的声音很慢。
    很清晰。
    对照中文字幕,我基本能听出来大多数的日文单词。
    我没想到,从未有过。
    所以我不存在对于本片在说话的处理中有丝毫情感上最细微处的误解。
    李香兰的声音很好听。
    是一种音乐上的发声,就是能找到合适的分贝数的共鸣的声线,比如我们的阮玲玉,阮玲玉的声音听不到的,她没有参加过有声片的时代。
    听到早年胡蝶、王人美、白杨,尤其是舒绣文,那些声音是非常难听的。
    白居易说,“岂无山歌与村笛,讴呀啁哳难为听。
    ”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究竟在共鸣之外的那个点上真是天晓得,现实中我们与人交谈还可以感受到,有的人说话非常好听,似乎在你的心腔内部的某根声线共鸣。
    1956年我们中国大陆的绝大多数演员,都没有找到这根声线,台湾的我不知道,香港同样有这个毛病,香港电影甚至到1980年代还有这根冒出来外在于人内心之外的声音,但是,李香兰没有。
    我觉得甚至欧洲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比如《罗马假日》(美国片哈?)那个时代好像都是刺耳的。
    
    李香兰的发音非常沉寂,高高低低韵律节奏分明,有些声母的字根甚至听不到,但是可以感受到,就像有些英语片我们基本听到很多被吞掉的字根,但是那个发音还是圆浑地存在于说话的口腔中。
    这些好像是后来的事情,而且还很流行。
    
    不仅李香兰。
    所有人的发音,我都能一个一个字母地几乎全部听出来,这在日文,好像是一个奇迹。
    大家知道日文的基本毛病就是吃了枪药一般地快。
    我总觉得这种快,心理是要出毛病的,这种快是因为他们黏着的部分特别长(日语属于黏着语,靠黏着的部分,来补充语法和修辞以及很多情感的部分,不像我们汉语,我们是直截了当地用一个个的字来表达的),因此这些黏着的部分,就占用了很长的时间,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用很快的速度,来解决这个总的发音占据的时间问题。
    我反正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白夫人的妖恋》一片,却不是这样。
    我不觉得快,但是全都能听清楚,听的清清楚楚,一清二楚的。
    

    李香兰作为在大陆生长的日本人,她好奇怪呀。
    她几乎不那么随时随地地弯腰鞠躬。
    我好像甚至是没有见到一个鞠躬。
    
    她是很文雅。
    但是这也可能是中国也可能是日本甚至也可能是欧洲或者全世界的文雅。
    可是她和许仙滚床单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个中国大陆的东北人。
    wow!我的天那动作的尺度,我说的是动作的幅度真大,当然绝不是日本人。
    
    那是东北大妞。
    呵呵,我惊了。
    

    其他的日本人演员,动作也是很大。
    但是这没什么可奇怪的。
    我们知道他们夸张起来,那也是够人喝一壶的。
    但是那是表达下层的人员,比如他们的“能”剧,就是用来干这个,这里面除了许仙都是用的或许都是“能”的幅度。
    所以蛮正常。
    
    我在最前面,特地引出了百度的白蛇·民间传说,就是为了对照,《白》片与原来的故事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离合,做出来的改编幅度有多大。
    基本上每一个情节,都是对照民间传说来的,几乎是一一地对照。
    那么,他们没有故意地对原文本进行改造。
    
    改造的部分,就都是来自日本的原意识,也就是民族心理的集体无意识。
    这是我最有兴味感到最为有兴趣的、特别关注部分。
    

    许仙对白娘子感到莫名的惧怕。
    对白娘子强力持夺的婚姻本身,感到惧怕,这一点,在我们民间的元文本里面,是没有的。
    
    这大概是日本的东西。
    他们的人性里面,有一种几乎天然的人性里面的阴暗(这里不做价值判断),是大陆没有的。
    

    经过茅山道士的再三的挑唆,端午节的节会上喝了雄黄酒,白娘子显出原形,许仙在中国的传说里是害怕的,但仅只是害怕;而《白》片中却是憎恨,我觉得这种强烈的憎恨的力量本身也是阴暗的,也是日本的。
    许仙参与了诛杀白蛇的行动,也是日本的,不是中国这个好事而且怕事的民间小人物许仙的性格,他竟然是主动的!

    许仙被法海释放回家路途中再次见到白蛇。
    白蛇没有中国情节中的怨恨,而是表现出了日本女人的特殊的情感,作为“被丈夫抛弃的丧失了价值的女人”,那种心胆俱裂、丧魂失魄粉身碎骨的大恸,完全失去价值失去骄傲更无从具有责备的力量,从而具有反面的来自失落过但是有灵魂的反面的如同月光爆炸的令人心恸的力量,那是日本人的。
    
    这时许仙决绝地抛弃了白娘子。
    他做到了弃绝。
    在弃绝之后的绝地,许仙想到了,他在弃绝白蛇的草径中给他忽然仿佛打开天眼地看到了,一条极其幽微的路径,即使人也有蛇蝎心肠的人。
    而她只不过是一个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的女人。
    
    许仙也从而找到自己认识自身价值的通路,那就是他要和白娘子一起,承受人间的唾弃永远和她在一起。
    

    这是结局。
    法海释放了他们,特许他们前往蓬莱,他们的灵魂,在天空中飘荡,后面没有了,全片出现一个“完”字。
    
    而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电影呢?

    白蛇对于人间来说,属于敌国。
    
    而且她的身份,有着某种来自先验的卑下。
    
    就像日本人对于中国人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卑下的情结,否则他们何以对中国的反日情绪有那么敏感呢?我们在现代史上比比皆是地看到日本对于中国的这种过于敏感而触发的致命的暴躁情绪,一种自卑极下的恶劣的情绪和恍惚不宁的心绪。
    
    满洲国则是不同的自卑。
    是在暴躁无义的日本治下失格之后的无地自容、勉强度日,是太阳花一般围绕主子的奴婢的强颜欢笑,和在中国面前假装自持的心底的溃败。
    但是那里仍有着人的存在,生存的柔软的情感和温柔的心意,爱的情意

    可是她爱上了这来自非我的敌国的天空,于是她使用了一切情感的积极来调动一切可用的因素,哪怕是足以使之殒命的因素。
    
    她的身份卑下,自我认同的身份是卑下的。
    这是白蛇的李香兰版看到的最醒目和突出的一点。
    她的身份又是暧昧的,是蛇又是人,是在许仙面前无地自容。
    她的无地辗转的自苦和悲苦,可是,这是谁啊,这难道不是1932-1945年间的满洲国吗!

    李香兰,永远还是那个李香兰啊
    再给出一点花边。
    来自百度

    松岗谦一郎来信:“现在是个人价值被愚弄的时代,你必须更加尊重自己,否则只能被国家时局摆布。
    希望你永远自尊自爱。
    ”

    这是李香兰在最红的时候在日本唱歌演出的时期中,松岗谦一郎来信,是日本外相松岗洋右的长子。
    他竟有如此清晰的认识。
    
    这时许仙决绝地抛弃了白娘子。
    他做到了弃绝。
    在弃绝之后的绝地,许仙想到了,他在弃绝白蛇的草径中给他忽然仿佛打开天眼地看到了,一条极其幽微的路径,即使人也有蛇蝎心肠的人。
    而她只不过是一个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的女人。
    
    许仙也从而找到自己认识自身价值的通路,那就是他要和白娘子一起,承受人间的唾弃永远和她在一起。
    

    -------------------------
    这里再补充一点:这种彻底的弃绝几乎是中国人不可能想象的。
    中国人从未有过如此对于个人愿望的极致的放纵。
    
    然而日本人有。
    我记得井上靖《敦煌》中,(书此刻不在手里,无法详实地进行引述),男人对于西夏公主的刻骨思念,后来是轻易地厌倦准备放弃了。
    即使恋人对于日本人也不是如欧美那样成为一种命运一般的必然宿命。
    而中国人则不忍对白娘子相弃,正如我们对于善的价值的高举,胜于其他一切的价值,也超过对于爱的价值,在我们的所有同题材作品,都是这么描述的,所以我们可以想见,我们的全民,对于许白的关系,是如何裁决的。
    此时在白的悲剧中,绝不会允许许的对于白的背弃。
    而欧美的文化,则似乎有一种出自文化的对于恋爱的迷信,他们的对于个人的价值的极度的放纵,正在于对于恋爱中的对象的某种绝对的不可怀疑的迷信,“find you,love you,and marry you.(找到你,爱你,娶你。
    )”这是一种何等令全世界痛心忍性的誓言。
    我们可以说从未见过他们如此对于恋爱的背弃。
    而日本,在对个人价值的追逐中可以放纵到做一切事,或放弃做一切事。
    
    但正是在这种完全个人放纵到极致的个人化追寻中,他们也在同时寻找真正个人认同和许可的价值认定。
    
    所以在此同时,值此遭到绝对背叛的个人价值极度认证的过程中,也同时发现白娘子的个人价值。
    是蛇或是别的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在爱情中做的事情而且,这正好说明她此时不过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这是异乎寻常的发现。
    
    这是与先前认定的价值肯定判断是相关而且正是正相关;所以此时许仙低头发出誓言,哪怕遭到人间永远的放逐和唾弃,和她在一起。
    正是白娘子对于人间规则的背弃,抵达了个人化的深处,使许仙发现了整件事的价值,从而不惜放弃整个人间。
    
    这和我们在中国的《新白娘子传奇》中所看到的一切,恰恰是相反的。
    

    那是一场何等悲伤的绝世的妖恋,怎样的在血污中开放的曼荼罗呀。
    
    @7000本 17楼 2013-06-14 21:35:01
    谈李香兰,不在篇头放个张学友的《李香兰》有点遗憾。
    

    -----------------------------
    是,你说得对,你能找到就放上来呗:)会给大家安慰的
    是,我知道,林俊你好
    观听了几乎所有版本,包括学友、沙宝、志炫,还有浩二,当然,学友版是绝妙的,但直入李香兰心中的,唯有浩二……

    谢谢阿本
    李香兰的善良、诚挚和高贵的情感,令中日两国同怀,深切眷恋……
    想起来纠正一下,井上靖《敦煌》中不是西夏公主而是回鹘公主
    又来看望李香兰
    @成康之治,看见你在线,请你将本帖加上副标题
    邂逅李香兰——观《白夫人的妖恋》
    谢谢你!添麻烦了!

    这样,田崇善的疑虑可解一部分,本帖对于李香兰的战时部分并未涉及
    @孟庆德 7楼 2013-06-14 13:39:56
    我是去年才知道李香兰的。
    网上还能找到她在中国东北时候拍的别的片子,配角好像有蒲克。
    
    -----------------------------
    我啊,思考了这几天还是决定先不去翻那些过多的老物
    谢谢你!以后再说,看机缘吧,你如果看见顺便发上来这里链接也好
    @田崇善 39楼 2013-06-16 10:54:06
    日本人进入中国反“赤化”来了,跟共产党八路军你死我活,你却说当地能读到马列著作!我真佩服你的编造能力?原来认为你就是纯知识分子现在觉得你很世故……
    -----------------------------
    我还是不世故……我干嘛要世故?而且这能说明什么世故呢?如果我迎合大家的反日氛围才是世故……
    我推荐你我本人的旧帖,那是我父亲的手稿,我一字没有改动:《一则奇特的战例——刘石各庄之战》http://bbs.tianya.cn/post-20-602682-1.shtml那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些情况
    当然你如果不信任这位作者我的父亲我也无奈。
    我知道先父是一个只能而且只会说真话的人,我只能说到这里。
    
    好,祝你夏日平安。
    
    @英特纳雄耐耳 42楼 2013-06-16 14:22:35
    楼主:大陆之雪 时间:2013-06-14 13:31:18
    在这样的社会,李香兰从未申明,自己是日本人,她没有去赢取那个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而我认为,这是十分动人的。
    她来自纯正日本血缘的家庭,但是她一直说父亲是日本,母亲是中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倒没有。
    李香兰热爱中国是确实的,但她从1933年赴北京上学(那时她才13岁)开始为了自身安全就开始冒充中国人,从这里也能看出那个时代中......
    -----------------------------
    英特,前辈好喜欢你给出的补充。
    
    夏安!
    @田崇善,《一则奇特的战例——刘石各庄之战》在本版也有。
    之所以不选这版对你推荐,是因为我发上来乱七八糟,不方便阅读。
    所以我选用了在《网上谈兵》版发表的,同一内容。
    看看满洲国那边的人,是用怎样赤心的红血来爱国
    似乎应该比我们来得沉重

    我父亲在手稿里说,多年以来,想到当初那位村长护送他们去根据地说到“祖国”二字,当年和后来,无不控制不住热泪
    他们是用毕生的赤心红血来爱国的

    我爱你现在爱国如此的你,但是,我们还是说回李香兰,这个具体处境的人,即使在那种情景中人的情意和心意性格和命运
    李香兰是一个好像梦中与我们有过萍水相逢的人。
    其人虽存,惊鸿一瞥,我们似乎没有机会再见。
    她的歌声与我们耳鬓厮磨,而其影却已实为与我们阴阳相隔。
    魂消香殒,令人念念。
    昨天在孟庆德兄的帖中得见链接,一睹芳容。
    真如梦中,一如心中。
    心中是个日本词,殉情之意。
    
    -----------------这一段回复@林俊之死,我知道她还在
    从以上片名排列,看起来战时主要出演如同我们印象中所言,是日本眼中的中国,就像满洲国,乃是他们的印象中的奢靡和甜蜜,黑夜中猩红的歌声与玫瑰。
    就像《夜来香》的印象。
    那甜蜜歌声中滴着我们中国心中的血和沉痛,他们倡导的和平,和情爱,滴出流蜜一般肉感的丰满香艳,仿佛对我们单恋一般呼唤的两情,却是我们的流亡、破裂、败丧和泪水。
    李香兰没有我们的泪水和情感,但她怎么唱出了我们的歌声呢。
    李香兰说,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国人。
    那好吧,我认为她是满洲国人。
    虽然她活动的地点,并不是满洲国,而是上海,我们心中的上海,我们的上海。
    
    她有满洲国那样的身份支离破碎的亡国奴的恋爱,真挚却是带着卑下的心底来源的爱情。
    
    -------------------
    这一段回复@田崇善
    比如 @田崇善 49楼 2013-06-16 18:52:51
    楼主:大陆之雪 时间:2013-06-16 14:56:42
    @田崇善 ,《一则奇特的战例——刘石各庄之战》在本版也有。
    之所以不选这版对你推荐,是因为我发上来乱七八糟,不方便阅读。
    所以我选用了在《网上谈兵》版发表的,同一内容。
    看看满洲国那边的人,是用怎样赤心的红血来爱国
    似乎应该比我们来得沉重
    我父亲在手稿里说,多年以来,想到当初那位村长护送他们去根据地说到“祖国”二字,当年和后......
    -----------------------------
    嗯,我同意你说的,但是我们还是说回到李香兰这个具体的人。
    
    就好像我推荐你那个刘石各庄之战的帖子,请你看清楚那时的人的具体的制动来源,而不是你现在想当然耳。
    
    我相信那时的人在伪满的生活远比你现在想想来的具体,比你如读什么书,不是你能断言,呵呵
    站在我们的
    站在我们的立场当然成为伪满,可是如果在说到李香兰的场景,我以为我们的表述以比较中立为好
    我不认为我们必须随时呼喊口号来完成爱国案,呵呵

    我打字有困难,键盘不能锁定随时乱跳,简单打几个字都很困难,所以我现在说话困难中我现在不在家里




    谢谢阿仑和
    谢谢阿仑和成康关注
    @苏阿仑 51楼 2013-06-16 19:35:03
    夜来香听过,但第一次知道李香兰:)
    图书馆里有马列,我有点相信。
    不知日本有没有象中国的”清风不识字“。
    
    希望李香兰真的这样好,不枉了这篇字!
    当代的日本,努力靠欧脱亚,至少目前来说,骨子里是看不起中国的。
    
    -----------------------------
    他们是自卑和自骄交并
    作者:天雷破 时间:2013-06-16 19:59:42
    @田崇善 50楼 2013-06-16 18:54:55
    -----------------------------
    @田崇善 53楼 2013-06-16 20:15:13
    其实历史是很复杂的。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假设当年日本赢了,那么经过数十年皇民教育,今天大多数人的史观都要改写了。
    正如当年满清入主中原后,满人就成了贵胄,不再是蛮夷了。
    满人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在国人心中也逐渐淡忘。
    
    我是庆幸当年日本败了,但更多是出于对法西斯主义和种族主义价值观的反对。
    
    对于楼主提到的这个人物,不了解。
    象是个善良的人。
    
    ===
    你这自相矛盾!首......
    -----------------------------
    你看到的笑话还少吗?问题是你是不是一个能看清所有问题和笑话的人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笑话还不可以看到,呵呵
    作者:天雷破 时间:2013-06-16 19:59:42
    @田崇善 50楼 2013-06-16 18:54:55
    -----------------------------
    @田崇善 53楼 2013-06-16 20:15:13
    其实历史是很复杂的。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假设当年日本赢了,那么经过数十年皇民教育,今天大多数人的史观都要改写了。
    正如当年满清入主中原后,满人就成了贵胄,不再是蛮夷了。
    满人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在国人心中也逐渐淡忘。
    
    我是庆幸当年日本败了,但更多是出于对法西斯主义和种族主义价值观的反对。
    
    对于楼主提到的这个人物,不了解。
    象是个善良的人。
    
    ===
    你这自相矛盾!首......
    -----------------------------
    可是她被无罪开释……这说明并不是每一个时代的法律思想都是野蛮和傲娇……而是越来越关注作为人的总体的类来说的本质
    而不是一个一个具体处境的报复
    @田崇善 54楼 2013-06-16 20:18:05
    “象是善良的人”!日本鬼子在那边杀人如麻,她却粉饰太平,歌颂“皇军”恩德!这样说不寒心吗?
    -----------------------------
    她并没有直接歌颂过任何屠杀
    她的问题是没有站在哪一方立场的歌颂爱、和平……以及不分青红皂白流露的善意

    你可以不满,但这不是令人寒心(只是一部分比如你不是所有人)之事。
    很多战时的艺术家和科学家思想家会有这种现象

    中·共总是倡导划线,然后看是不是站在线内,不是就一概打死。
    
    我不是中共党员,我只是人员。
    
    @7000本 58楼 2013-06-16 21:47:36
    何日君再来也是她唱的,很正常,出现这种女人,后来的谢罪也应该是真诚的,前面的炮灰也是真实的。
    甘心情愿的。
    
    -----------------------------
    阿本所原极是。
    
    @偶像的清晨 55楼 2013-06-16 20:19:57
    那样的时局中,那样一个人,“爱中国”也好,“爱日本”也好,“善良”也好、“名利心”也好、“艺术”也好、“军国主义”也好……都不可能是纯粹的。
    
    她就是一个“糅合体”。
    
    如果把这个人的精神世界、本性、所受到的影响与控制象化学物质一样,拿来分析,当然是可以分析出很多“成份”出来的。
    
    -----------------------------
    也许我有把她单纯化的倾向
    英特昨天已有指出
    @田崇善,我昨天推荐你《刘石各庄之战》的帖子就是要你注意一下伪满那时的生活,而不要自己臆造。
    你读过了吗?
    它可以一部分纠正你的从宣传品来的印象,至少一部分,那不就是绝对的真实,不是像你那么自信地肯定你知道历史的一切
    呵呵,你打仗如果只是打嘴仗而且单方面yy的话,那就打赢了。
    全人类事务都可以你说了算。
    李香兰早就给你砍成了肉泥。
    
    敢情我都在对你白说,呵呵。
    
    但历史显然不是这样。
    连最小的事实都不是这样。
    我现在很后悔当初也就是昨天太谦虚把你给招来了。
    

    我的话你你一句也听不进去。
    只是在此发飙,我为什么要给你提供地盘呢?请自己反观你自己的残暴。
    所有对你说的话一句也没听。
    告诉我,你为什么、凭什么说我说到伪满的情况是假的?那么李香兰的内心你是一句也不打算听。
    你只表达你的爱国热情
    呵呵,只是需要用对别的女人的残酷就可以了,你就是这么爱国的。
    

    一个女人在战争时期表达善意、和平和爱,然后你要判决她永生不复你就的绝地,呵呵你就赢了
    你就爱国主义了

    我,此刻要公开站在李香兰一边。
    
    不必和你多说了。
    
    @孟庆德 73楼 2013-06-17 09:49:00
    有一本英国人琼斯著的《1931年以后的中国东北》可以看看,网上有电子版的。
    
    -----------------------------
    好,我会去搜索或是购买:)你们怎么那么多学问啊,你们总是能翻出来那么多东西,nnd气我鸟:)
    老孟,棒极了,我下到我盘里来了:)非常感谢!!!
    nnd气我鸟:)=nnd气死我鸟:)
    nnd,跳键,无奇不有地跳键。
    
    @田崇善 87楼 2013-06-17 11:14:55
    别装嗲了!李香兰也不是你的,呵呵。
    
    -----------------------------
    你为什么辱骂我?

    楼主:大陆之雪 时间:2013-06-17 11:25:30
    @田崇善 87楼 2013-06-17 11:14:55
    别装嗲了!李香兰也不是你的,呵呵。
    
    -----------------------------
    @田崇善 91楼 2013-06-17 11:29:28
    你为什么辱骂我?
    ===
    你这样的,见面真应该掌掴的!我现在理解孔庆东了——人家尸横遍地你这里歌颂小情调,禽兽不如!
    -----------------------------
    你敢。
    孬种。
    
下载《TXT小说阅读下载器》自动下载海量小说,语音读小说

原文:http://bbs.tianya.cn/post-books-181885-1.shtml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随笔 最新文章
随感:邓力群
【小说征文】杀
【小说征文】小猪妹妹毛毛被
文人相轻
36首最经典古诗词排行榜(转载)
余秋雨先生的“十万加”
当年你赶我出你门,今日我迎你入我府,看你
〖天涯头条〗胡说八道一下中国学界
郑午然同学的250艺术审美水平
遗失的生活落屑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8-02-11 00:27:18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2日历
2018-2-24 8:21:05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