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随笔 -> 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 正文阅读

[转载][随笔]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第1页]

作者:百无一用是黄叶  更新时间:2017-05-19 10:56:04
    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1,
    想象的纽带如此脆弱脆弱,它能被固定下来,真是事前完全不可想象的奇迹。

    2, 译者:吴叡人

    【安德森所关切的职责是如何使民族认同历史化与相对化:民族和民族主义问题的核心不是“真实与虚构”,而是认识与理解。只有通过理解每一个独特的民族认同(包括自我的认同与他者的认同)形成的历史过程与机制,才可能真正摆脱傲慢偏执的民族中心主义,从而寻求共存之道,寻求不同的“想象的共同体”之间的和平共处之道。
    “共同体的追寻”(寻找认同与故乡)是人类的境况本然的一部分,但就像所有人类对理想社会的追求一样,这条道路上也遍布着荆棘和陷阱。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在情感与理性之间,同情与戒慎之间以及行动与认识之间寻求平衡。不管在这“一切都被允许”的虚无主义年代里,人类的理性能力受到多么激烈的质疑,理性毕竟是卑微善变和激情的人类最后的凭借。
    对于为何在本书中舍近年来在台湾颇为流行的、解构味十足的“国族”一词不用,而将nation依传统语译为“民族”,笔者稍作说明。首先,nation一词最初是作为一种政治想象或意识形态而出现的,经由启蒙时代的思想家的宣传,是与“人民”和“公民”这类字眼走入现代西方政治语汇中的,即一种理想化的人民或公民全体的概念。它和“国家”(state)是非常不同的东西:nation是理想化的人民群体,而“国家”是这个人民群体自我实现的目标或工具。第二,以服务当权者利益为目的的“国族主义”只是民族主义复杂历史中的一种类型,即“官方民族主义”,而遗漏了群众性民族主义的重要范畴。

    “即使当所有表面的内容都被撷取出来,而且被传递下去了,真正的翻译者的主要关怀仍旧是难以捉摸的”,本雅时如是说。然而《想象的共同本》的翻译者的“主要关怀”竟是如此难以捉摸吗?在政治学、哲学与历史的歧路徘徊,在日本史、中国史和西洋史的地图上流离,在民族主义研究的迷宫里彷徨,在知识与政治之间挣扎,从青年到壮年,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回家的路。这一切都是为了荷尔德林的那几句诗:
    啊,是的,这是你出生的故乡,你故乡的土地;你所要寻找的已经很近了,你最终将会找到的。

    (注:“民族主义的两面性”表明了安德森介于现代和后现代之间的政治立场,即尊重反压迫的民族主义的奋斗,也了解这些运动随时堕落成反动的官方民族主义或侵略扩张的帝国主义的危险——爱尔兰人安德森的这个立场和另一个对后殖民研究有深刻影响的杰出理论家巴勒斯坦人爱德华-萨义德有相近之处。这是一个颇值得台湾人玩味的政治和知识社会学上的问题。P20)】

    译者吴叡人是台湾人,翻译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试图扩展解决台湾的自我认同问题的思路,也是试图找到合适的与中国大陆相处的解决方案的努力。
    安德森谈及自己著作在面对各种语言的翻译时遇到的问题:“误解、扭曲,逐字逐句直译,增加、删减或者创造性的改写,具有诱惑力的重新诠释……”,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翻译必然是有用的背叛。”P226

    我相信理论者都带情感,因为人本身就是有感情的,这无法否认。正是基于这点,人的理论立场不可能是超然的。基于自身问题而来的分析及建构,这就是每一本社科类著作写作者潜在的写作动机及前提预设。
    在日本史、中国史和西洋史的地图上流离,
    译者吴叡人是台湾人,翻译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试图扩展解决台湾的自我认同问题的思路,也是试图找到合适的与中国大陆相处的解决方案的努力。
    ――――
    这里,我有被遮蔽的地方:虽然用着共同的文字与语言,但做为一个大陆人,我并不能体会到被清政府割让、被日本殖民50年的台湾岛对中国大陆与日本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所以,吴叡人翻译这本书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主要关怀”,我也只能理解部分而不可能是整全的。

    3, 欧洲中心论


    我是从查特杰的《被治理者的政治——思索大部分世界的大众政治》这本书中了解到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
    安德森否定了民族主义产生于西欧的主流观点,区分了四种民族主义:第一波,为19世纪初南北美洲的殖民地独立运动,不以语言为要素的美洲模式的“群众性民族主义”;第二波,为1820年以后的以语言为要素的欧洲模式的“群众性民族主义”;第三波,为19世纪中叶以后,以欧洲王室王朝主导的“官方民族主义”;第四波,为一战以后的亚非“殖民地民族主义”。
    这四波民族主义主要是以印刷资本主义为技术媒介而展开的。从“印刷资本主义”中生成了一个“同质空洞时间”概念,正是印刷品的读者群诞生了“民族的想象共同体”。

    查特杰对安德森的同质时间概念提出批判:
    【“安德森采用本雅明的说法,表明通过阅读日报的同时性经验,或追随流行虚构人物的个人生活,而形成大规模匿名社会生活在物质上的可能性。正是在同质空洞时间是经验到的同时性,使我们能够谈论诸如价格、工资、市场等等政治经济学范畴的实在性。资本世界不允许任何障碍其自由流动。每当资本遇到一种阻力,它就以为自己遇到了前资本前现代的东西。对资本的阻力就被看作来源于人类过去时代的本应摆脱但仍未完全摆脱的东西。但是,由于将资本想象为时间本身的一种性质,这种观点不仅成功地将自身遇到的阻力打上陈旧和落后的标记,而且保证,无论某些人相信或希望什么,资本和现代性最终都会胜利,因为不管怎么说,时间永远不会停下来……这种观点只看到现代生活时-空体的一个维度。人们只能想象自己存在于空洞的同质时间中,但并非真的生活在这样的时间中。空洞同质时间乃是资本的乌托邦时间。过去、现在和未来被线性地关联起来,人而使安德森以及其他许多人已经让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些历史主义想象成为可能:认同,民族身份,进步等等,然而,空洞同质时间并不存在于真实空间的任何地方——它是乌托邦。现代生活的真实空间是由异托邦构成的。”(P5-8)】

    虽然安德森察觉了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理论都无法合理解释“民族主义”现象,但安德森却与此二者一样,身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必然受“资本主义”意识的约束,即人不能搬起自己坐着的那把椅子,即安德森虽宣称不是欧洲中心论,但他的论证仍是欧洲中心式的,他不认可其他文明及异质时间持续存在的可能。

    日本学者大沼保昭在《人权、国家与文明》一书也批判了欧美中心论:
    【当今我们生活在以近代欧美为中心的高度产业信息文明中,在美国和西欧为中心的知识和情报空间里,我们看问题的方法、思想方式以及感受方式本身,都同样不知不觉地逐渐以欧美为模式。经济、情报行为中,随着“国际化”的深入,世界范围内统一各种基准和标准的趋势,也越来越强。而这里所谓的“世界标准,国际规格,全球标准”,大部分其实是欧美的标准基准和规格。由此看出,“普遍=欧美,特殊=非欧美”的思想决非局限于欧洲。非欧美的知识界人士以及政治家们尽管批判欧美的普遍主义,但在他们当中,这种思想也是根深蒂固。亚洲的政治家官僚及学者尽管提倡亚洲习俗亚洲人权,但他们中很大部分经历留学及派驻欧美的生活,有意无意地汲取了欧美流的经济政策和社会开发方式以及自身的生活习惯。可以说,对欧洲习俗基督教美式生活方式等等,从来没有人将其列举为特殊性的例证或依据。这里存在“普遍的东西是欧美观念思想制度,而特殊的东西则是非欧美的宗教文化生活方式”这样一种潜含的前提。
    然而,从保护地球环境的观点出发,20世纪美式的消费大量资源和能源、产生大量废弃物的生活方式,是北美大陆近代一时间狂开怒放的虚无之花。不能不认识到,这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如若在全人类普及,则不可避免地将带来人类的灭亡。(P192-194)
    】

    查特杰是为了在公民政治中开拓一条大众政治的全新之路,以改善印度底层群众的生存状态;而大沼保昭基于日本虽挤身于世界强国之林但仍带着有色人种被殖民的经历及动摇自由至上主义而提出世界各种文明共存的理想。

    我不相信普世梦,也不相信中国梦,我希望能摆脱欧美中心主义的影响,从这些亚洲学者的思考中找到启发,重新确定中国的自我认同。

    ---
    (最后一句话敲出来,很脸红的。不过,虽然百无一用,也没必要这么自卑。)

    4,出发与回家


    《想象的共同体》【本书的目的在于尝试对民族主义这个“异常现象”提出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诠释。我觉得,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理论都因为陷入一种“晚期托勒密式”的“挽救这个现象”的努力,而变得苍白无力;我们亟需将理解这个问题的角度,调整到一个富有“哥白尼精神”方向上。P4】
    译者注:【亚历山大的托勒密是公元2世纪的埃及天文学家,他在公元150年左右在著作中提出以地球为中心的宇宙论。托勒密体系必须运用越来越多的数学手段才能解释反常的行星运动,因此沿用到文艺复兴时代时,已经形成一个生硬而负载过重的概念,但仍然不能准确地说明或观察行星位置。面对这一困境,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提出一个釜底抽薪的解决方案:放弃以地球为中心的预设,重新提出一个以太阳为中心的体系。作者以“晚期托勒密”来比喻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对民族现象的理解在面临经验事实愈来愈严重的挑战时,只能用愈来愈复杂而无当的理论来自圆其说;为今之计,需要以哥白尼的精神,彻底扬弃的预设,重新出发。】

    北大学者李猛著作《自然社会:自然法与现代道德世界的形成》导论:【鲁滨逊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荒岛上孤独的鲁滨逊最大的恐怖却是社会;鲁滨逊在劳动中重建文明,在祈祷中获得安息;他者出现之后,主题就变为安全和战争;在财产基础上通过契约建立国家,鲁滨逊的权力在根本上仍然来自他对于荒岛的所有权。鲁滨逊有一种漫游的精神,这种对被给予的处境的不满是现代人的原罪。漫游是为了回家,鲁滨逊在历险中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孤独者的家,安全,但有些荒凉。我们想要知道,鲁滨逊的故事是如何从一个人的历史成为了普遍人性的寓言。】

    才刚过世的学者江绪林评此书:【《自然社会》开始那篇惊人博学的导论“鲁滨逊的世界”或许为全书提供了一个隐喻性的论旨。现代人的政治处境如鲁滨逊一样,在历险中努力为自己营造一个“安全,但有 些荒凉”的家。《自然社会》最后一句话回应说:“每一个鲁滨逊都想要回家,哪怕是为了能再次出发。只是当自然法已经不再能充当‘我们的星与罗盘’时,谁能 在荒凉的大海中看见我们日渐远离的陆地。”然而,鲁滨逊或李猛的鲁滨逊到底是谁?我的感觉是,鲁滨逊与其说是我们这些现代世界的芸芸众生,不若说是李猛自己那样似乎肩负世界的孤异者或 异乡人。那么,如果《自然社会》旨在为鲁滨逊探究美好生活,则它与其是一部为我们所写的著作,不若说更是李猛寻觅中的自我言说。他被领入或现身于我们 的世界中,却是一个异乡人。在最近的专访“人文教育要让学生明白,做一个好人难且值得”中,李猛说《自然社会》的论旨想问“自然法如何构成了西方人对现代社会或现 代政治的根本理解, … 我关注的核心问题还是,探究自然法如何提供了理解现代社会或者说中国人现在所面临根本处境的关键所在。” 然而,这样一种抽离的、认知意义上的旨趣是不足以支撑建构一个内在完整的道德论述的。】
    (http://www.gongfa.com/html/gongfapinglun/20150808/2845.html江绪林;“在等待之中”——评李猛《自然社会:自然法与现代道德》)

    中国学者大量引进西方人文社科类理论,通过预设立场的方向对已存理论文本进行取舍与解释,这种逻辑理性的方法蔚然成势。
    在逻辑上,1+1=2;1+1+1=3……这个数学逻辑理性是对的;
    在现实上,1+1=2;1+1+1≠3,为什么呢?因为第三个1是不可控的变量,它的出现会影响到前两个1的内涵;从而让整个公式无效。
    江绪林评李猛的鲁滨逊是“个人”的而非“我们”的,其“抽离的认知意义上的旨趣不足以支撑建构一个内在完整的道德论述”,所指正是中国当代经院学者的象牙塔式的精致脆弱。

    安德森提出哥白尼精神这个想象是因为他认为过去的家园已经凋零,需要另找地基重建;对西方已然烂熟的原生理论的拓荒。
    李猛用鲁滨逊的隐喻回溯自然法的历史是为了解决中国的问题,他在移植的摇摇欲坠的西文理论的沙滩上建构中国的政治道德来寻找回家的路,重建家园,又怎么可能呢?


    @草桥关 ,@投入8th:

    有两位男士的支持,我要自信满满的。
    以后两位要有反对意见的话,拍砖的时候委婉点啊,别让我陷入冰与火的痛苦中……

    5, 资本的力量


    资本冲破障碍的阻力,将一切碎片化,然后由它来主导结构的重建。

    支持普世价值者是以在资本尺度之下的法治为秩序;这里隐匿地表达了支持者自身安全感的需要,同时也要求他人以此为安全感的依赖工具。
    除了安全感,人还有归属感的需求,但资本世界否认了这一人类的基本需求;也许更准确地说是限制了很大部分人的这一基本需求,因为某些人可能不需要归属感,或者这些人就在资本的追逐或工作或娱乐中找到自己的归属感。

    共同体:马克思主义打破由资本所有制产生的阶级的界限,主张全人类的平等,也就否定了特殊民族或地方共同体的存在;自由主义以资本面前的平等为程序正义,同时资本自由流通的本质也需要打破一切共同体的阻碍,所以此二者都否定特殊共同体的存在,消融了做为个体的人的差异而来的对归属感的不同要求。
    事实上,个人能力差异的现实存在,国界的现实存在,就注定了此二理论的局限性。

    依自由主义的本质而言,本不应该存在国界的限制;既然资本可以自由流动,那么资本载体的人也应该可以自由流动于世界各地,不该因国籍而被阻止,其要求资本的无国界与公民身份的有国籍是矛盾的。
    资本刺激的是人的欲望,所有的宗教共同体都要求克制、敬畏,而资本否定了这一宗教伦理,纵容欲望的不断升级。
    依此趋势下去,除了对财产权的侵犯,以后的法律走向是取消除经济犯罪以外的任何刑法条款。  

    (毋庸置疑,我站在读了几本书的穷人的立场表达上述观点)
    乍一看,暖心窝子的一句话。
    转念一想,“不是遭到打压、必然针锋相对的”,这不就跟犬儒主义是亲戚吗?
    要给我自己贴个标签的话,会是什么主义啊?不知道。

    6, 情感的正当性

    【我的研究起点是,民族归属,或者说是民族的属性以及民族主义,是一种特殊类型的人造物。想要适当地理解这些现象,我们必须审慎思考在历史上它们是怎样出现的,它们的意义怎样在漫长的时间中产生变化,以及为何今天它们能够掌握如此深刻的情感上的正当性,为什么这些特殊的文化人造物会引发人们如此深沉的依恋之情。(P4)】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如果人生果真如此实证主义,那么,也太惨淡了!
    今天,正好还看到一个词:临终关怀。这个情感需要,资本似是而非地提供了。

    “情感的正当性”,在这个时代鲜有人提及;最为广泛的是“权利的正当性”的诉求。
    权利具有确定性,可以标准化,可以通过法律的形式固定;但情感却无法量化,更不能标准。事实上,“法无禁止即许可”的流行语,就否定了道德干涉的空间,也预留了情感的活动空间。但是,何谓“情感的正当性”呢?

    伯林对“民族主义”的批判在于:形而上学的集大成者黑格尔将民族精神上升表现为国家权力意志的“绝对精神”的历史决定论的荒谬。
    同时,他认为政治哲学根本问题是一个关于服从的问题:“为什么我应该服从政府?”但是,随着神学和形而上学权威的崩溃,以及对唯理主义体系的不信任,杂乱的个人观点中的不断冲突已经让这个政治上的根本问题失去让人信服的答案。
    而政治和社会行为规则,首要的是道德行为规则,它们意在支配人们内在和外在的生活,它们需要一种比瞬间情绪更为牢固的基础。但一直沿用的客观道德与主观道德的术语和范畴是对这种生活和行为原则的不适当的描述。
    但,到底什么是合适的“生活和行为原则”的描述术语与范畴,伯林没有答案。

    到底,又何谓“情感的正当性”呢?




    7, 同质的空洞的时间


    在安德森看来,小说及报纸在读者中传阅,从而形成不同地区的人对作者所描述的故事的共同想象,这就是:“同质-共同”,“空洞-想象”。

    查特杰却举例对此同质空洞的时间概念提出批判:
    【甘地在印度农民中的权威,是通过关于他神奇力量的传说故事、关于他的追随者和反对者的命运的传言确立起来的,或者说,也是通过国大党的纲领和非暴力目标在乡村将自己转换为神话和流行宗教语言的方式而确立的。如果说,甘地和他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所领导的运动,是联系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成千上万人生活的一系列共同事件,这些事件却并不构成一种共同经验。相反,即使当他们参与历史学家描述中的同一个伟大历史事件时,他们自己对这些事件的理解也是以非常不同的语言叙述的,是位于完全不同的生活世界中的。民族即使真的通过这样的一些事件构成的,也只能存在于异质性的时间中。(《被治理者的政治》P14)】

    甘地的神话,国大党的神话,精英与底层对民族概念并非共同的想象,而存在着不同人群的现实与期待的巨大差异。
    历史上印度并没有长期的统一政权,主张“非暴力运动”的甘地创造了独立的印度,其个人也被神化;主张“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毛泽东在建国后,个人也被神化;二者都具有某种程度的因历史而来的的情感上的正当性。

    日本虽为大国,但仍有美军基地,其军队仍没有国际法上的正当性;冲绳美军基地事件引发冲绳人的抗议,也是日本做为一个大国的不满;既有近代史上的殖民经历,也有现代史上的原子弹之痛,做为一个实力如此强大的国家,处于被压制的地位是肯定心有不甘的。
    再看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美英法俄,四国全是当时的强国,70年前的中国只是一个落后的半殖民地国家;中国为什么会以这样低贱的身份晋升到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位置?在今天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但回到历史上的当时,罗斯福总统为了亚洲能有一个秩序的主导者,中国很偶然地被选中(参见牛军主编《历史的回声——二战遗产与东亚秩序》)。

    又回到当下,日本军事正常化只是时间问题。儿大不由娘,美国想钳制日本,但它也不可能一手遮天,日本完全有能力取美国而代之以东南亚秩序的主持地位。
    中国某些人有一种驼鸟心态,美国主持亚太秩序,心理上很容易接受;一旦日本成为亚太的秩序主导,这块规则将由它主导制定,在此地区的中国将受制由日本制定的规则的约束,中国人还可以那么无所谓吗?

    现代全球受制于资本的程序正义,看起来,资本没有人格性,能保持一种超越于人之上的程序正义,但事实上,资本是由人来控制操作的,凭什么华尔街及金融业那么富?这样一种规则是由人主导的,并非资本自身主导出来的这个分配原则。

    中国相对能接受美国主导的亚太秩序与资本主导的程序正义具有共通性:白种人具有不同黄种人之上的超越性,同为黄种的日本人,中国人则不甘心接受它安排的秩序,这说明中国人深层里还未消除的殖民心理。
    如果去掉人格性,日本与美国主持亚太秩序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由美国或日本来主导秩序,中国人心理上肯定是具有不同的心理感受与接受程度。

    可以说,秩序同样具有“情感的正当性”的差异,并非同质的,而是异质的。

    @投入8th: 时间:2016-05-22 11:44:30
    到底,又何谓“情感的正当性”呢?
    -------------------------------
    看态度。
    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
    我不认可。
    因为“我”评价某种“情感”是否“积极或消极”,并没有天然的正当性,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并没有普遍性。
    @xixiange1963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在自由与民主的社会中,一般都不提倡这东东。
    ------
    “民族主义的两面性”表明了安德森介于现代和后现代之间的政治立场,即尊重反压迫的民族主义的奋斗,也了解这些运动随时堕落成反动的官方民族主义或侵略扩张的帝国主义的危险。——这是第三世界民族国家的问题。

    你说:“在自由与民主的社会中,一般不提倡这东东”。那是因为在那些国家已经完成了民族国家的塑形,也就是那个国家共同体已经稳固,民族国家已经内化了。
    就象美国现在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但在20世纪三十年代是严禁共产主义言论传播的,因为它害怕这种理论对自己国家的颠覆。
    现在主流观点是现代西方国家奠定于个人自由的基础之上,但是,美国法学家伯尔曼论证西方法治社会起源于教会共同体的法律体系。台湾学者钱永祥也质疑现代西方国家到底是基于个人自由之上,他倾向于现代西方国家是基于共同体之上的。
    @投入8th:
    我跟你说的可能是两码事。我说的是共同体的情感正当性,你说的是个人的情感正当性。
    事实上,我并没有定义什么是“情感正当性”;目前看来,我对这个概念还处于相当模糊的意会阶段。
    @投入8th:
    我跟你说的可能是两码事。你说的是个人的“情感正当性”,我说的是共同本的“情感正当性”。
    而我并没有定义什么是“情感正当性”,目前而言,我对这个概念仅仅处于意地的初级阶段。
    婚外情的舆论遣责
    --------
    这里应该可以提个问题:共同体的道德是如何形成的?

    事实上不同的共同体有不同的道德要求,即“道德的多样性”。
    情感的正当性与道德的多样性有什么关系?
    是的,但“想象的”并非虚假的,而是具有情感正当性的。

    情感正当性,我来发挥一下:
    例如出发与回家,不能说两者哪个是对是错,都有正当性。

    还有,为什么犹太人会在离开耶路撒冷两千年后,还要重建以色列国?
    一大堆不成系统看似互不关联的问题……

    
    还有,吉普赛人为什么始终在路上?
    混兄,这是运筹帏幄,胸有成竹啊!
    混兄,
    我讨饭出身,哪能似林妹妹那般不经事呢?别说汰头,就是冲凉,也不算个事啊。
    再则,网络里不就是各色人等,你来我往,若不耐烦,不早走人了,是吧?
    我家大门常打开,想关也关不上的。你已经胸有成竹,我当然乐意持续受教。

    “作为价值判断的民意是可以被操纵的工具。”没办法,我已经有这个成见了。所以,对于用“民意”来说话的地方总有些敏感的。

    不似你般,我时时饥肠辘辘,上书子曰倒也写过几个字,一时半会实在没气力敲出来。等哪天我吃饱了,会奉上的。
    混兄,你这水灌得真畅快啊,爽吧!
    继续,我持续受教。

    “民科小白我又坐在了先秦思想起源研究的山顶上”
    ---
    看到这句话,让我想起街边彩票点挂的横幅——“本点彩民喜获30万大奖”。
    混兄,哪天你的观点被整个学术界认可了,别忘了到我这个小贴来报个喜啊,也别忘了学术论文上提下在这里获得的第一灵感啊,让我顺便也沾点金光啊。
    现代社会,民众的消费意愿和消费行为,愈来愈受到铺天盖地广告的强力引导甚至误导
    有没有人抵制广告,有没有人拒绝消费,有没有人不要钞票
    也就是说,没有人抵制经济契约
    ====
    无法抵制广告引导,说明民意被外来力量左右。
    无法抵制引导,跟经济契约有什么关系?

    好吧,在社会政治生活领域,每一代人签自己的契约,让我们用选票和选举,完成契约
    ===
    契约,合意;
    政治,统治;
    政治契约:统治的合意;
    选票:
    假设有2个总统候选人,选1统治我,选2统治我;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没区别。
    选票对谁有用?政客,想参与并有能力参与政权的人。
    假设1,2,我都不选,但这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会统治我,我被强迫参与进入这个游戏,类比经济契约,合同中有一个概念:霸王条款。

    若我选的是1,但最后计票,落选,少数服从多数,这叫服从——命令,不叫“契约”。
    契约,有资格有资本的人才可以相互约定,选举人的选票又是什么契约凭证呢?





    『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民意即天意”
    ===
    我与你的意思,都是民意,对吧?
    我与你的意思完全相反,天必从谁?
    民意即天意,我与你的意,哪个又是天意?

    现代文明国家,所谓的民主选举制度,其语境为“社会契约”说,理论基础是“主权在民”论
    -----
    社会契约及主权在民这个理论的逻辑问题出在哪里,等我整理一篇文字来回复。


    “民情”论是先秦所谓的“民本”思想的源头
    -----
    中国本土的政治理论,我的积累太少,只有一点点七零八落的散乱笔记,没太多话要说,先看看别人怎么说。
    《基因视角的人类分布与迁徙史》、《基因地理:人类的迁徙和分布》、《基因地理:重写中国夏商史》、《基因地理:Uyghur》、《基因地理:颠覆你的世界》、《【笑话】余英时不识「巫」》、《基因地理:沙发考古》
    ----
    这个人类学太高大上了,几乎没点击过。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混兄,二村老徐写过《天下中国》,李向平写过《信仰、革命与权力秩序》,你要立论先秦的民情民本思想,得兼及他们对中国先秦思想的否定,如此立论才更有说服力。
    混兄,我直觉你这种断语式的表达缺乏说服力。
    混兄,我哪有评审你文字的能力啊。
    古汉语,离了注解,我只认得字,不懂意思啊。
    你还是问别人吧,别为难我了。
    这篇怎么续呢?是脑袋灌水了,还是原本就是个榆木脑袋呢?
    翻过更权威的著作,盖尔纳的《民族与民族主义》,没一点感觉。
    会不会凭感觉的思维方式根本就是歧途呢?


本文原文网址:http://bbs.tianya.cn/post-books-559556-1.shtml
此内容由程序自动获取,若对本文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随笔 最新文章
[私人藏书]风行雁鸣录(续)
性欢(闪系列)
做人讲道理就那么难吗?
科学红学UFO软件精致思维老三篇
请教画石兄
说说一本易学书
钱宾四先生和龚定庵
洪荒与哀愁
彭燎:随笔《写作环境》
一曲清歌动九霄——从《梨花颂》开说京剧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入时间:2016-05-25 17:34:54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新闻资讯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三丰软件 开发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阅读网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9日历
2018-9-21 20:06:01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