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瓶邪 -> 《瓶邪之回家》(一切完结,哥追嫂,HE,轻松向) -> 正文阅读
 

[瓶邪]《瓶邪之回家》(一切完结,哥追嫂,HE,轻松向)[第1页]

作者:从天空开始流浪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一楼度娘


吴邪把小哥从青铜门接回来,居家生活被推倒的故事。
人物性格尽量还原原著,居家生活为主,小哥回来后开始一步步计划推倒嫂子(^o^)/~,保证HE。
黑花啥的写不写看心情,喜欢瓶邪的来瞄一眼。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30125
由于晋江的条约,我只能放原文的三分之一,慢更,慎入。
1.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西冷印社台后的椅子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小哥进了青铜门后,我在外面枯坐了三天,绞尽了脑汁,最终失魂落魄的回来了。
时间悉悉索索过了半年,我又恢复了吴家小三爷的悠闲日子,天天在这里看铺子,喝茶,欺负王盟,偶尔跟胖子打个电话互相打屁,这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清净日子,但是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到一年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
这一年,几乎耗尽了我一辈子的热情与精力,我现在只想整天睡大觉吃大餐,别的什么都不想,但是这不可能,因为我无法抑制的回想,回想小花,黑眼睛,失踪的三叔,潘子,还有我们倒斗铁三角,胖子和小哥。
店门被推开,王盟屁颠颠的迎了上去,进来一个年轻女人,20来岁,看上去像个大学生,清爽的马尾,利落的眉眼,秀气的鹅蛋脸。
她微笑着朝着王盟点了点头,就向我走来,王盟这个不争气的被她电的晕头转向,忙不迭的端茶倒水,比对我这个老板还殷勤。
那女子停在我的书桌前面,隐晦而礼貌的打量了我几眼,带着些童音的女孩子声音响起:“吴邪老板?”
面对客人,当然要礼貌一些,我从椅子上坐直身子,等待着她的下文,像这样直接找到我还叫出名字的人,多半是真的有事的,如果是那条道上的,就更不能以普通人的眼光看待了,但是,我已经打定主意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理会任何跟倒斗有关的事情,安安心心卖我的古董。
女孩子从背着白色小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直接递给了我,并且说了一句:“一切都完结了,这样东西归还小三爷。”
我听到这话就心中一凛,此人很明显是跟那个秘密有关的,我皱着眉头把那个黑色的盒子拉近前来,轻轻打开,三枚戒指放在绿色绒布槽里,上面刻着不同样式的鬼头,我几乎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鬼玺,恨不得立即蹦到保险柜那里把鬼玺拿出来研究研究。
但此刻还要弄清楚这个女孩子是敌是友。
我微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子还是那副清纯的模样,用纯洁的微笑对着我,我手里把玩着一个戒指,装作随意的开口问道:“你是哪位?若是道上的人,我可要好好招待。”
女孩子一愣,眨了眨大眼睛,道:“小花哥哥让我转告你,一切都完结了,不会再有人找上你了,此外就没有了,我只是来转告这样一句话而已。”
我偷偷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便,得出的结论除了清纯就是漂亮,还真的看不出一点道上的痕迹,或者老奸巨猾的迹象,我让她稍等一下,去里间打了个电话给小花。
小花立即就接了,我还没开口他就跟我说:“不用问了,事情都完结了,没有什么老九门的纷争了,也没有什么秘密了,这一件事彻底过去了,该死的都死了,没死的也差不多了,那三个戒指放我这里也没用,觉得还是给你比较合适,毕竟你是开古董店的,你是想收藏还是卖了都无所谓。”
我愣了起码一分钟,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年以来的所有事情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完结了,我也没有追问的心思,这样一个答案已经是我最想要的了。
我又问了问小花那个女孩子,小花说那女孩是他手下,但只是外围人员,涉世不深,看在她心思单纯的份上才让她拿着戒指过来送给我,这种人用着放心。
末了还嘱咐我一句:“人家女孩子好看性格又好,你好好把握把握。”
我回他:“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吧。”就把电话挂了。
回到前堂,匆匆跟女孩子道了谢,让她随便看看,就招呼王盟过来应付着,上了楼。
我铺子有两层,上一层住人下一层是店,一上到二楼,我原来装的镇定就飞到了九霄云外,一步窜到了保险柜前,迫不及待的打开柜子,拿出鬼玺,跟戒指一比,上面的凹槽刚好对上,接起来那花纹行云流水,整个鬼玺都跟活了一样。
小哥去了青铜门里的事情我只跟胖子说了,我俩都觉得小哥就这样自己进了青铜门实在是难以安心,我更是老是想着他会不会永远不出来了。
这下子有了戒指当然是立即打电话给胖子,跟他说我打算再去长白山,把小哥弄出来,咱不能让兄弟在那里受苦。
胖子当即表示组织上批准通过,我俩定下了时间,决定三天后出发,长白山下碰头。
小哥,这回你可要乖乖的跟小爷回来。
2.
三天后,我和胖子顺利会师长白山,休息了一天后就出发了,这回很顺利的直接到达了青铜门门口,我把那个鬼玺拿了出来,把戒指往里一放,在青铜门外找了一遍,找到一个凹槽,把这个鬼玺连同戒指一起放了下去。
这回不像上次那样毫无动静,很快,青铜门开始发出沉闷的轰隆声,我和胖子立即躲到了旁边的石头缝隙之间,以防有人面鸟,阴兵之流出现。
什么都没有出现,可能我们来的时间刚好赶上他们集体出去野餐,也省了我的子弹了。
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就走进了青铜门。
青铜大门缓缓的关上了,我们处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中,胖子打开了手电。
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四周墙壁都是黑的,雕刻着一些花纹。
我们很快就失去了对深处看不见的空间探索的兴趣,因为我们看见不远处靠墙坐着一个人,低垂着头。
我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脚下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窜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蹲下来看着面前的人,是小哥。
他还是那个样子,一点都没变,身旁放着原来进来的包,里面已经空了。
我心惊胆战的把手伸到他的鼻子下面,一阵很轻微的气流吹到我的手背上,我心里的大石头狠狠的落下了地。
旁边的胖子已经大嗓门的扯起来了:“我就说小哥不会有事儿,小哥怎么可能不打招呼就脱离组织呢?这不好好的呆在这儿吗?”
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下来,脱口而出:“死胖子吵什么吵,小哥还在睡觉呢。”
“吴邪。”低低的带着沙哑的嗓音响起。
我立即扭头看过去,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抬起头看着我,深不见底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深邃,看不清,也摸不透。
我心说这回你有多少秘密小爷不管,小爷先把你拖回家才行。
我立即凑近小哥问道:“小哥,怎么样?受伤了吗?还记得我吗?”
小哥没有回答,淡淡的看着我,我心说你这个闷油瓶子把对天花板的兴趣移到我的身上了?难道我进了青铜门就一下子变得貌若天仙?翘你个瓶盖真是个技术活儿,小爷又不会读心术。
正想着这些没调儿的东西,胖子那边又吆喝开了:“我说你们小两口一见面就深情对视,考虑一下广大人民群众好不好?胖爷我的眼睛都快被你们闪瞎了。”、
我回过神儿来,笑骂道:“说什么呢,就知道瞎掰,我跟小哥说两句话就闪瞎你了?你的眼睛也太不禁闪了。”
3.
说完,我就转头对闷油瓶说:“小哥,跟我回家吧?”用的是疑问句,语气是肯定句。
小哥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弄得我以为自己脸上是不是被胖子恶作剧抹了什么东西,用手背擦了擦:“怎么?我脸上有东西?”
我听见闷油瓶低低的:“嗯。”了一声。
为条件反射以为小哥说我脸上真的有东西,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我之前说的话。
不是幻听,也不是我听错了,这个闷油瓶子确确实实“嗯”了一声,对于他这么简单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实在太意外了,我还以为他会一声不吭的站起来走人,或者说什么不关你的事。
既然答应了,那就好办多了。
我和胖子架着小哥站起来,据小哥透露,他已经快半年没吃饭了,但是这个青铜门里时间流逝特别慢,所以能量消耗几乎等于没有,但是半年下来也是一个很大的量了,所以为了保存体力,很少运动,几乎不是坐着就是躺着,这么突然一下站起来还是有点脱力。
于是我和胖子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给他吃,闷油瓶也没有客气,吃了不少压缩饼干,就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样子。
于是我们几个就收拾收拾出发了。
由于闷油瓶没法坐飞机,我们几个只好坐车回去,坐了一天大巴,心神俱疲,我转头看去,闷油瓶一直靠在靠椅上睡觉,脑袋一点一点向车窗偏去。
我知道脑袋一旦靠着车窗,那震动不是一般的大,而且硬邦邦的特难受。
看着睡不醒的闷油瓶,我有些坏心的想看看他脑袋磕在车窗上然后被震醒的样子,能看到闷油瓶吃瘪千年都没有一回呀~~
心里傻乐着,看着闷油瓶的脑袋终于斜斜的碰到了车窗上,谁知这时候这破车突然特剧烈的颠簸了一下,我坐在座位上都颠了一下跟过山车似的,车窗自然震动的更剧烈了,那闷油瓶的脑袋刚好磕上车窗,顿时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我当即吓了一跳,本来只是想看到闷油瓶被车窗震醒,哪里想到会被那么厉害的撞一下。
闷油瓶立即直起脑袋,他看看车窗,又转头看看我,眼里迷迷蒙蒙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一边心说尼玛这算不算卖萌,一边把他的脑袋扒拉过来查看被磕到的地方,拨开他的刘海,左看右看貌似没什么事,就问他:“小哥,刚才磕到哪里了?疼不疼?”
闷油瓶被我拉过身来,任我摆弄他的脑袋,这会儿听我问他,就直起身来看着我,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
然后又靠着椅背坐好,身子往我这边一斜,脑袋枕在我的肩膀上就又睡了过去。
我心说这闷油瓶真是找对了地方。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闷油瓶的脸,他黑黑长长的刘海有的耷拉在我的肩膀上,有的柔顺的垂在额头上。
因为他挨着我,我的颈侧感受到了他的温度,淡淡的,温温的,却让人安心。
4.
我们几人找了个小旅馆,前台说只剩下两个大床房间,没有双人房了,我心说没有就没有吧,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介意这些,胖子必须一人一间,于是我和闷油瓶两人一间。
进了房间,我把东西放下,想到闷油瓶什么换洗衣服都没有,又在青铜门里发霉半年,太需要好好洗洗了,就对他道:“小哥,你先去洗澡吧,直接换我的衣服就行了。”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闷油瓶是个警惕心很强的人,大概不乐意穿别人的衣服,于是道:“要不你还是穿旅馆的浴袍吧,我去给你拿来。”
说着就要转身去翻旅馆的柜子,脚还没抬起来,一只手臂就被捉住了,我转过头来,小哥拉着我的手臂,淡淡的眼神看着我,道:“你的衣服就好。”
我愣了一下,随即心情变好,心说这闷油瓶总算也把我当哥们了,一般人闷王哪会穿他们的衣服,瞄一眼都稀罕。
于是乐滋滋的拿了自己的T恤裤子,又翻了一条旅馆的一次性内裤递给他:“小哥,我的衣服都比较简单,你先凑合着穿一穿,我出去给你买睡衣去。”
说着就想往外走,不料闷油瓶竟然没有撒手,还抓着我的手臂,我心说这闷大爷又咋了?
转头看向他,闷油瓶黑曜石一样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我,没说话,我被他盯得不自在,道:“小哥,怎么了?”
闷油瓶眨了一下眼,从我给他的衣服里把那个一次性内裤拿了出来,递给我:“我不穿这个。”
我看着这个一次性内裤:“小哥,我一会儿就去给你买内裤,你要不先凑合着穿一会儿吧。”
闷油瓶看着我的眼睛,缓缓摇了摇头,手中的一次性内裤又往我这里递了递,看着他这个白白净净刘海遮面的样子,想起他以前漫长而艰辛的日子,我感到一阵心酸,心说这闷油瓶难得有个挑剔的地方,自己还真挺心疼他的,只要他不自己跑掉,其他事情我就都顺着他好了。
于是我伸手接过一次性内裤,道:“那小哥一会儿我出去的时候你穿什么?”
他握着我的手紧了紧,过了一会儿,慢条斯理的开口:“你的。”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瓶邪 最新文章
[原创修文]《将夏》(学神瓶X学霸邪 校园架
《瓶邪之回家》(一切完结,哥追嫂,HE,轻
辩论式恋爱(最佳辩手邪×一针见血瓶) 这里
末路人(失忆邪)
《末日救赎》 瓶邪,微黑花
《末路穷途》特工瓶X医生邪,末世,丧尸,H
江南春早by冰糖梓
各种瓶邪设定小短文(甜虐不定,主瓶邪)
千里不留行(国师瓶x刺
给我一滴泪by casperplus 厨师瓶洋葱精邪 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2-03 04:07:09  更:2017-12-03 05:07:26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日历
2018-1-24 15:18:49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