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下载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原创 恐怖 变身 素材 文学 瓶邪 诗歌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鬼故事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下载网 -> 瓶邪 -> 给我一滴泪by casperplus 厨师瓶洋葱精邪 短萌慢更 -> 正文阅读
 

[瓶邪]给我一滴泪by casperplus 厨师瓶洋葱精邪 短萌慢更[第1页]

作者:尾狐喜欢吃土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一楼吴邪牌洋葱镇楼
二楼放casperplus原帖
三楼尾狐土豆
二楼原铁
【原创萌短】瓶邪《给我一滴泪》(厨师瓶x洋葱精邪)_新瓶邪吧_百度贴吧#60640271732#60640271732#60640271732#60640271732
http://tieba.baidu.com/p/3263024732?pid=60573785179&cid=60640271732#
@casperplus 艾特原作者
三楼尾狐土豆放上以前发的帖子的文
【原创】与你而歌(古风架空 灵师瓶x红狐邪)HE 估计周更_瓶邪吧_百度贴吧#60436215556#60436215556#60436215556#60436215556
http://tieba.baidu.com/p/3416054332?pid=60436215556&cid=0#60436215556
【授权转载】瓶邪短篇合集by KimmySA_瓶邪吧_百度贴吧
http://tieba.baidu.com/p/3406762685?pid=60206815603&cid=0#60206815603
【授权转载】《演绎》BYKimmySA(明星瓶X明星邪)欢脱逗乐你值得_瓶邪吧_百度贴吧
http://tieba.baidu.com/p/3393086860?pid=59885096884&cid=0#59885096884
【授权转载】《人类瓶X香皂精邪》欢脱逗乐风. HE妥妥的_瓶邪吧_百度贴吧#59651424272#59651424272#59651424272#59651424272
http://tieba.baidu.com/p/3383305387?pid=59651424272&cid=0#59651424272
正式放文
「物之老者,其精为人。」 -- 东汉王充?《论衡》
传说世上万事万物,上自天,下至地,万物有灵,物老成精,化形祟人,动植物都能成精成怪。
而这儿恰好就有一个成了精的……洋葱。
"骨碌骨碌"
一个圆滚滚的洋葱从老阿伯卖菜的叁轮车上往外一蹦,呼噜呼噜地沿着斜坡滚下山,轻巧地停在路旁一个松软的草堆之上。
Yes, 逃亡成功!洋葱内心得意地狂笑,人类肉眼可见的现象就是一个在路边不停抖动的洋葱。
这情景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好歹知道会引人注目,洋葱终於停止了震动模式,缓缓滚到一个小水洼旁检视一番。它很满意自己圆润的身形丝毫无损,又再次意气扬扬地抖动了一会。
它是一个洋葱精。
它很幸运地长在一个山明水秀灵气逼人的地方,禀受天地日月精华滋养,经过一段悠长的年月,慢慢拥有了灵识,出落成一个英俊挺拔有智慧能思考的洋葱精,在洋葱界的眼光来看,这个洋葱真是俊得不能再俊,是个足以迷倒众生的好洋葱!
但十分可惜的是,它是一个洋葱精的异数。
不知是什麼原因,它始终不能幻化为人形。家族里的洋葱爷爷、洋葱叔等前辈们早就修炼成功,能随意化身成人,它却连个影儿也没见着,还是保持着圆鼓鼓的身材。
哼,爷这身形才叫标准呢!它有点不甘心地扭了扭不存在的腰肢,心里却充满了失落,家族里不能化成人形的,就只有它一个了。
「唉,按道理也是时候会变身的了,为什麼还不能变呢?」爷爷吴老狗看着在桌面滚来滚去的乖孙儿,可惜地叹了口气:「我还满心欢喜给你改了个人类名字呢。」
洋葱在桌上蹦哒了两下。
「嘻嘻,叫吴小狗怎麼样?」爷爷笑逐颜开地问。
洋葱像定格似地不动,然后向后翻滚了三个圈,猛地向前一冲!
吴小狗跳起攻击吴老狗脸部!
吴老狗闪避成功!受到 0 点伤害!
吴小狗从高处堕下!扣 100 点生命值!
像躺尸般动也不动的洋葱精被它的老爹吴一穷从地上捡起来。吴一穷皱着眉跟他老爹说:「爹,你改个名字就不能正常点吗?我们三兄弟一穷、二白、三省,已经被吐槽了好几百年了。」
「我说,大侄子一定是历练不够才成不了人形!」在一旁翘起二郎腿窝在沙发上的三叔吴三省说:「把它流放出去游历一下总该成事!」
「不能化人,出去磨练还是太危险了。」二叔沈吟半响,持反对意见。
大家闭门商讨了好久,还是没有定论。倒是名字方面,各人都认为一定是邪气不够,所以小洋葱精才不能化人,所以大家很快达成了共识。
就叫吴邪好了。
植物修炼而成的精,灵性俱足,但吴邪这个乖、贱、呆的洋葱精,要炼化成人,还是稍欠火候。
套句三叔的说话,他这个大侄子太过纯良无害了。剥开外皮,里面肯定是一层层的细皮白肉,纯正清白得过了火。所谓成精化人,要的就是一份 “在美好中浸透着的邪气”。
吴邪就欠了那点点邪气去引动化形。
思量再三,吴氏家族闭门会议的结果,决定还是让吴邪在凡尘俗世打滚一下。想不到吴家小少爷初出茅庐,就立马在红尘中潇洒的滚了一回。
吴邪只好继续在路边思考他的人生。
它流连在水洼旁边顾影自怜,沉思着老子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麼就化不了形,天妒英才也不带这麼坑爹的……想着想着,水中的倒影就被一道黑影遮盖了。
生於忧患,死於安乐啊少年!
吴邪默默为自己缺席的危机意识点了个烛,屁股一摇把身子转了半个圈,终於看到遮挡住阳光的物体究竟是什麼。
那是一个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之中,双眼还蒙上黑纱布的男子。他蹲了下来,低头观察着落难的吴邪,嘴角噙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痞笑。
洋葱精吓得一个激灵,蹦了一跳。你妹的,这一身黑的家伙是谁?黑蛋?黑炭?黑古隆咚?还是黑不溜秋?眼睛包成这样还能看到路吗?
说也奇怪,这男子一出现,周遭缓慢流动的灵力便出现了强烈的扰动,吴邪的洋葱表皮绷得紧紧的,知道自己摊上麻烦事了。
这个浑身充满浓浓神秘气息的蒙眼黑衣男,他,不是人!
那人突然咧嘴一笑,好像十分开心似的:「小家伙挺敏锐,是个可造之材。」
吴邪看着他那抹意思不明的笑容,本能地感到危险,屁股大力一撅,火速往后方滚动。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撤啊!
黑蛋五指大张,左臂一伸,宛如夜鹰扑捕般飞速向吴邪一抓!
吴邪早有预备,甩了个漂亮的回旋飘移,堪堪避过泰山压顶之爪。当它洋洋得意地向相反方向逃逸时,却发觉自己中了声东击西之计!
黑炭右手闪电般在吴邪逃逸路线之上把它像棒球般抄了起来,拿到自己面前仔细研究。
……对付一个洋葱你用得着这样工於心计嘛?憋屈的吴邪呼哧呼哧喘息了起来,愤愤不平地屁股扭着花,期望可以在黑古隆咚的手底下逃脱。
「小不点,你这个乱改名字的毛病是跟谁学的?」黑不溜秋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白牙。本来就全身黑黝黝的他现在被洁白的牙齿衬得都快赶上黑人牙膏广告了。
「再不放开我,我就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改名字,跟老子姓!」吴邪喷着气咬牙道。
「哟,小家伙好大口气。」他贱笑着伸出一只手指,抠起吴邪那层光滑的洋葱皮来。
「啊哈哈哈哈哈……噗哈哈哈哈哈……好痒好痒……他娘的……别玩了……」吴邪痒得实在受不了,忍不住三百六十度的大翻滚,洋葱水都快要飙出来了。
他深深体会到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脸皮厚度得要挑战无极限才成。
「大爷饶命啊哈哈哈!!!!!!小的有眼,哈哈哈……不识泰山,得罪了哈哈……噗哈哈……英雄好汉,哈……求高抬贵手!!!!!!」吴邪一边滚一边软趴趴地求饶。别说老子没骨气,骨气是留给英雄用的,我只是个没脊梁骨的洋葱精!
黑手指停了下来。
「小生一介洋葱,生吃嫌呛辣,而且有口气,求大爷放过!」吴邪喘吁吁地继续求饶。
「说到怂的天赋,真是勇冠三军。」浑身黑的大爷摇了摇头,嘿嘿笑道:「 好,这种天赋我也欣赏。」
谁稀罕啊?吴邪轻蔑地嗤之以鼻。草你大爷的以为自己是哪颗洋葱?老子叫你一声大爷就真成了个大爷?
可是,形势比人强,他也只好鼓起腮帮忍了,从牙缝中迸出句谢大爷赏识,那洋葱皮就像发面馒头一样地膨胀起来。
「吾乃玄墨仙君。别有的没的乱安名字,要叫就叫黑爷,黑瞎子也可以,反正天庭那班家伙也就这麼叫。」
你叫黑什麼的关老子屁事?……吴邪顿了顿,他好像遗漏了刚才对话的重点。
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吴邪蹭一下跳起来,蹦得老高,一脸蛋疼的表情喊道:「 你……你就是那新上任的仙官!!!!!!」
这个一身痞子气的死瞎子,竟然就是新近才位列仙班,封号玄墨仙君的仙官!传说他在仙界出名桀傲不驯,天庭为容易管束,只好勉强录用他为低级公务员,授职管理天下尚未化为人形的精怪妖魔。
换句话说,眼前的家伙就是吴邪的直辖上司!
「爷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迟钝的精怪。」 黑瞎子‘啧’了一声,脸上却仍挂着一个轻松写意的笑容,看得吴邪胆颤心惊,不知顶头上司葫芦里卖什麼药,心里拨凉拨凉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是这麼倒楣烧到老子头上吧?
黑瞎子饶富兴味地观察着面前东扭西捏,明显惴惴不安的洋葱,气定神闲从从衣襟里掏出一份帛书展开,说道:「你叫……吴邪,对吧?」
吴邪老实地将身子作前后小幅度摆动。
「天庭念你励志修行五百年,现机缘已至,特派玄墨仙君指点迷津,渡你化人之窍门。」黑瞎子声线无半点起伏地照本宣科后,突然偷袭,一脑崩弹在了吴邪脑门上,痛得它 *嗷* 地叫了一声,滚了个屁股朝天。
「小子,行啊你,不好好待在家里,累黑爷我跑来跑去找你!」
老子想的吗?老子是被踹出家门的!你早点出现我就不用大逃亡了!腹诽完毕,它还是摆了个悉随尊便听君发落的纯良无害样子,冲黑瞎子笑得一脸狗腿。
「不用在爷面前假装很傻很天真的模样。」瞎子牵一牵嘴角:「我是用心眼看东西的,你在想什麼我全知道。」
它只好无奈地说:「那你赶紧把窍门说出来然后滚蛋去吧!」
「哎哟!」吴邪又被弹了一个脑崩,痛得他长嚎一声。
「黑爷不要再弹了!再弹我就要变成洋葱碎了!」满头包的吴邪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脑子没有那么疼过了,瘫倒在地上,痛得满地打滚。
「谁叫你老学不乖!」黑瞎子骂道。
吴邪的洋葱心碎了一地。
远处的地平线上,满天的晚霞将天地染成一片绚烂,仿如走进了琉璃之所。
在夕阳底下,一神一洋葱沐浴在瑰丽霞光之中。黑瞎子在抽烟,吴邪头上肿了一个大包,正万分无奈地望著黑瞎子在吞云吐雾。
吴邪现在的心情就像那将下的夕阳一样,没落到谷底。
「妈的,这是哪门子孽障考核啊?」洋葱精有气没力地问道。
黑瞎子没有回答,直接一个烟圈喷它脸上。
「烟熏洋葱比生洋葱好吃吧?」他笑得贼兮兮的。
被熏出两滴洋葱水,正在咳个不停的吴邪吓得狂滚至10米开外才气喘吁吁地停下。
「吃?有种你吃啊!!!」它在远处滚来滚去叫嚣著。
黑瞎子将手中的烟屁股用中指弹出一道抛物线,不偏不倚正中吴邪脑袋。
「不作死就不会死。」瞎子在吴邪的惨嚎声中摇摇头,内心暗叹这颗洋葱恁地不知天高地厚。
植物成精很难,要想在化形之前活下去更难,眼前这傻乎乎的洋葱精却完全没有自觉,它正界乎於怎样尴尬的境地。
吴邪在这五百年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将天地灵气吸纳入体内,剔除灵气杂质,然后巩固并炼化为自身灵力,从而修炼成精。
换句话说,吴邪身体里蕴含的灵力无比精纯。它数百年的修行,在很多妖魔鬼怪的心目中,是天然十全大补丹,对道行修为大有裨益。
吴邪一日不能修成人形,灵力无法外放,便施展不出术法。一个不能施法自保的洋葱精,跟一颗平凡的洋葱又有什麼分别?
还是一颗众妖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其生啖活吞了的滋补养生补品,嗯,洋葱味的。
若不是有这层考虑在里头,吴家也不会贸贸然放这与世无争的大少爷出来历练了。
看吴邪吃瘪的画面虽然是挺爽的,但它若有什麼三长两短就不好向天庭交代。黑瞎子看了看仍在远处翻滚扑灭火苗的洋葱精一眼,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要速战速决。
他嘿嘿一笑,右手五指向前虚抓,吴邪只感觉眼前一花,他竟然倒著淩空飞起,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
下一刹那它就稳稳地落在黑瞎子掌心里。
它兀自凄凄惨惨戚戚地哭诉道:「你们怎麼可以完全不著腔不著调不靠谱不理会别人感受用自己的思维强奸别人啊啊啊!」
这位被迫要接受天庭职位,受天庭管束的公务员臭著一张脸说:「你跟我装哭投诉也没用。别耽搁时间,起行了。」黑瞎子一个淩空踏虚,施展凭虚御风之术横空飞起。
「呜,黑爷,小生畏高……呀呀呀呀呀呀……」吴邪凄厉绝伦的惨叫声渐次远去。
"窸窸窣窣"
塑胶袋摩擦的声音响起。
吴邪迷迷糊糊转醒,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上下跟抹了浆糊似地难受。
黑瞎子御风没多久,它就怀着无限悲壮的心情,乾脆俐落地昏了过去。
吴邪没想过自己除了畏高,还会晕神,肯定是老黑技术太烂了!
天地在转,而脑子也跟着转,它不禁脱口而出七颠八倒大骂道:「狗日的,比云霄飞车还晕——驾大黑的司机过来,让老子捏死你!」
好不容易清醒了些,吴邪就预感自己马上要脑震荡,立时很怂包地做了一个躲避动作,然而它终於察觉自己早就不在黑瞎子手上了,却在跟随一晃、一晃的平稳节奏摆动着,还有什麼一直在硌着它的身体。
吴邪努力转了个身,把自己朝天撅着的屁股收回来,满头雾水地向四周瞅了一圈。
周围竟然满眼都是圆滚滚的,跟它长得一模一样的洋葱,根本分不出哪个是哪个!
靠,老子是进了洋葱集中营吗?!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一晃一晃的节奏就停了下来。
「放在这里。」它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这样说道。
一阵哗啦啦的响声过后,一大袋滚圆滚圆饱满鲜嫩的洋葱,咕噜噜地滚落在一个箱子里头,大有刹不住的架势。
吴邪失控似地猛然下跌,在一个接一个洋葱形成的激流里磕磕碰碰,撞得脸青鼻肿,伤痕累累,头上又肿了好几个包。
爷这张俊俏的脸孔!吴邪内心在惨叫,今趟有许多洋葱小姐要伤心了!
然而更令它胆颤心惊的事陆续有来。
惊魂甫定的吴邪,在洋葱海里一下高一下低地滚动到箱子边缘,睁大眼睛向外偷看。
一个穿深蓝色帽衫的男人,站在一个三尺见方十尺长擦得光可鉴人的金属料理台前,低着头,长长的浏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袖子卷了起来,一副正要劳动的样子。
从侧面的轮廓来看,吴邪迅速判断他是人间一个帅气的美男子,还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让洋葱精瞬间感到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拥有如此清净之气的人类,非常罕有,简直是濒临绝种动物!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好复杂,像是刚出炉的面包、奶油、芝士、乾果的混合,但在那些食物香气之间,彷佛飘散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吴邪忍不住多吸了几口,兴奋得原地打滚了两个圈。
深蓝帽衫左手好像拿着些什麼,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清楚。吴邪眯着有点近视的眼,想努力看清楚些的时候,深蓝帽衫无比迅捷地右手一伸,抓起了吴邪……旁边的那颗大洋葱,捏在掌心沾量了一下,娴熟地把洋葱放在水盆里洗个乾净。
吴邪 "靠" 了一声,这小哥出手悄然无声,快、狠、准,幸亏自己锻鍊得身手敏捷,即使头晕目眩,也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伸向自己的魔掌!
它鼻孔朝天 "哼唧" 两声,自信满满地抖动了几下,尚浸淫在志得意满的情绪中时,刀光一闪,骤变徒生!
就吴邪一走神的功夫,刃光闪动,它还没来得及看清,可怜的洋葱兄弟已经被分尸,整整齐齐躺在盘子里,变成匀称统一的碎方,每个碎粒竟然都是两毫米大小的碎丁,就像用尺比着量出来的一般。
这极致的刀功如同高深武术,只有手上功夫练到纯熟无比,运刀才能随心所欲,游刃有余。果然爷爷说得对,高手在民间啊!
吴邪感觉整颗头就快爆炸似的,全身的汁液都往脑袋冲,本就白白嫩嫩的外皮这下子吓得像脱了颜色似地惨白,它拚着老命扭着身子往下挤,直到其他洋葱完完全全把他盖住再也无处可躲为止。
深蓝帽衫眨眼间将第二颗受难洋葱送上刑台。菜刀在他手就好象拥有了生命一般,绵密如疾风骤雨般落刀,洋葱便被均匀地切成了同样大小的正方体,整齐划一。
吴邪目瞪口呆,当下愤怒、激动、害怕、恐惧、不知所措、他奶奶的,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
这个屠夫!连环杀手!说好的安静美男子呢?
它心道再留在这里大事不妙!老子可不想壮志未酬身先死!
也顾不上这变态杀手是不是黑瞎子口中说的 "目标",吴邪全副心神就在如何故技重施脱离险境。它静悄悄地扭动身体,然后往外一蹦跳出箱子,半空降落的时候却失误了,失去平衡趴着落地,砸在料理台上发出 "啪" 的一声,在这个安静空旷的厨房中显得格外清晰。
深蓝帽衫转头,一人一洋葱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互望着。
吴邪瞬间石化,僵在原地,后脊梁背嗖嗖地冒凉气,在深蓝帽衫目不转睛的瞪视下一动也不敢动,一遍一遍催眠自己只是颗不慎被同伴挤下来的洋葱,爷只是不小心掉下来了!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吴邪感觉自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登时压力山大,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往旁边滚了几个圈。
理智告诉吴邪要好好扮演一颗呆洋葱,可是身体反应又是另一回事啊……它苦著脸叹息。
当深蓝帽衫皱著眉头,伸出手来捡它的时候,吴邪立马呼噜呼噜地从料理台的一角打著转,滚呀滚的逃到台的边缘。它没打算慷慨就义,当然要立即逃离魔掌了!
可是,这料理台好高!看到那么高的悬崖,吴邪有一种正在跳楼自杀的错觉,哭丧着脸就是不敢跳下去,不幸的洋葱精此时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它扭动了一下屁股,正好看到深蓝帽衫再次向它伸出的右手,在脸前越放越大。
妈啊!前无退路,后有追兵!
它要成为第三个牺牲品了吗?
 [url]http://吴邪[/url]瞬间浇灭了斗志,瘫在地上,认命似地任由深蓝帽衫捡起,对自己打著气说 "十八年后又是一颗好[url]http://洋葱[/url]"!但当想到将会迎接自己的五马分尸极刑,它还是很没骨气地在深蓝帽衫手里哆嗦著。
  享誉国际的[url]http://米芝莲[/url]三星大厨[url]http://张起灵[/url],一直坚持要亲自挑选最好的食材,所以大清早就在店内做准备工作。
  拣选一个新鲜而甜美的好[url]http://洋葱[/url],颜色要浅,形状要圆,表皮要紧,手感要实。他用手骨分明而白皙的左手包裹著刚才差点滚走的大洋葱,带著薄薄茧子的指尖轻轻一抚摸掌心那个圆滚滚的东西,立时便体会到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味洋葱。
  而[url]http://洋葱[/url]精微微的震动,同时一丝不误地传送到[url]http://张起灵[/url]手上。他扬扬眉,望向手上的洋葱,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揉了揉眉心,直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累了, 才会出现了幻觉。
  由张大名厨领导的义大利餐馆,是以传统义大利食品店的哲学概念为蓝图的新餐厅 CIAK——In The Kitchen,刚开业不到半年。虽然[url]http://张起灵[/url]不屑做任何宣传,还拒绝了所有美食杂志的采访,然而凭藉他的精湛厨艺和坚持平民化消费的理念,生意瞬即火红得不行。
  [url]http://张起灵[/url]这位主厨兼老板,是个对美食要求非常严格的人,店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他的工作量也一天比一天吃重。
  每天起早贪黑,工作超过十六个小时,整个人是被忙碌的工作架起来的。累,但已经形成习惯了,不知晓身体极限到底是什麼样子似地工作著。
  套句胖子的形容,那是不要命的放血,就是铁人也扛不住。
  该从哪嘎儿招个人干活了。
  [url]http://张起灵[/url]寻思着,轻轻摇了摇头,随即把手中那个看来肥美多汁的大[url]http://洋葱[/url]丢进放满了水的水槽里。
  ”扑通”一下,溅起了好大的水花。
  「啊……!」[url]http://吴邪[/url]吓得大叫一声,随著清凉的水吞没了它的身体,一股水猛灌而来,吴邪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水。
  一股凉意由外至内的渗透了它每一个表皮细胞。妈啊!当了五百年的旱鸭子了,老子不会游水,一点都不会游水啊啊啊啊啊!
  它害怕得不断扑腾著,张著嘴在水里大叫,声音却咕噜咕噜的模糊不清。
  「啊……咕咕……救命……咕咕……」[url]http://张起灵[/url]忽然听到一阵断续的微弱呼救声。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却没有发现异样。
  俺听错了?[url]http://张起灵[/url]歪著脑袋出神了一会,正准备要拿起菜刀动手时,他又听到一丝模糊微弱的求救声。
  「救命……我不……会游……咕咕……」若隐若现的呼救声音伴随著水声,好像近在耳边。
  [url]http://张起灵[/url]低头往水槽一看,愣了一下,平静的脸上闪过一阵震惊的神色。
  他竟然看到那颗大[url]http://洋葱[/url]在水槽里扑腾,水面上激起一大团白色的水花。
  一颗会叫救命的[url]http://洋葱[/url]?这玩意儿咋整的?
  他伸出手,以常人无法想像的反应力和速度抓住那[url]http://洋葱[/url]。洋葱离水的刹那,他很清晰地听到那颗洋葱在念念有词:南无阿弥陀佛......差点溺死,幸好老子命大!
  先不管这傻了吧唧的[url]http://洋葱[/url]是啥玩意,[url]http://张起灵[/url]此刻脑内只有一个念头。
  他淡定著一张脸,异常冷静地对手中的[url]http://洋葱[/url]说:
  「[url]http://洋葱[/url],会浮。」
之所以转载是觉得好萌很喜欢啦
再者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啦 所以 我就来转来了
欢迎大家勾搭原作者 也可以勾搭我
食用愉快哟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瓶邪 最新文章
[原创修文]《将夏》(学神瓶X学霸邪 校园架
《瓶邪之回家》(一切完结,哥追嫂,HE,轻
辩论式恋爱(最佳辩手邪×一针见血瓶) 这里
末路人(失忆邪)
《末日救赎》 瓶邪,微黑花
《末路穷途》特工瓶X医生邪,末世,丧尸,H
江南春早by冰糖梓
各种瓶邪设定小短文(甜虐不定,主瓶邪)
千里不留行(国师瓶x刺
给我一滴泪by casperplus 厨师瓶洋葱精邪 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1-16 00:45:38  更:2017-11-16 00:53:04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舞文 煮酒 情感 鬼话 书话 散文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日历
2018-1-24 15:18:13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下载网